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國語日報說很高成數的小學老師感到不受尊敬。
我想,這其中一定有許多不明的渾沌存在。
什麼人得到尊敬?什麼行業受到尊敬?似乎沒有絕對。但一個正當行業的從業者『集體』感到不受尊敬,可能是「集體沉淪」的必然結果-不會吧!;也可能是社會正在流行「對人不敬」;或是莫名其妙成為時代產物18%的「代罪者」- 那18%是我們這年代的老賊才「部分享有」,干今日絕大部分的國中小老師何事?

退休後,因為社區事和其他私事,有機會到政府機關、鄉鎮市公所、圖書館等處所坐下來等候,而有了「短暫、片面」的觀察,我因此三番二次在早茶時間跟Wendy說「小學老師的工作量多、難度也高」;而同時也想起,昔日,跟每位在班上實習的新人說「老師這行服務的對象是人、活生生的人,所以很有趣!可以激出生命的活泉。」
換了位置就換腦袋,但兩者並不抵觸、並不矛盾。
愈用心愈辛苦,多半結果是愈有成就感。
雖然成就感,可以自己生產;但更多是來自於周邊相關人等的「肯定」;有肯定才有尊敬。阿扁總統就是最好的說明。

在這樣的氛圍中,老師們要突圍!
最佳幫手就是學生。敬他們,也教他們敬;愛他們,也教他們愛。

* 昨晚,照片中謝師卡的主人打電話來:「老師,明天是教師節…」整整一年多沒聯繫「老師你好嗎?」我也很關心她好不好,曾經,她是個不被了解的實實在在的好人「上了國中,表現的,自己滿意嗎?」……這個電話,對『老師』意義非凡;『老師』這行業處處大有可為,既來之則安之則為之!老師們加油!
* 再註:我不是逃離,我是交棒。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個富足的社會,大家很「愛拼」。男士拼戒菸戒酒;女士以非凡的毅力創造減肥文化。
好幾年前,暑假剛過,和某同事一照面,我就大吃一驚!瘦太多了!而且是抬頭挺胸容光煥發的瘦。借問之下,才知她花了兩個月薪水和不可數的毅力,在某減肥中心成就如此美事。
雖然我很羨慕那輕巧的體態,但,一年只有十二個月,二個月的薪水…,兩害取其輕,我對自己的身材也就沒什麼意見了。再說,我們「吃飯」學校畢業的,無憂無慮,水水肥肥的才應該!
平時為了對抗職業傷害,養成每天喝大量茶水的習慣。上課期間眾目睽睽,絕對純喫茶。到了寒暑假,茶水照喝,和茶相伴的不是同情,而是點心。不管酷暑酷寒,午後麵包店的精靈一出爐,一家人在陽台喝下午茶、下棋、玩牌,甜蜜又快樂!
開學後,上體育課,帶領小鬼跑操場,明定尊師重道不可越位。回頭一瞥,有人故作太空漫步狀,笑死我!但是,抱歉!我就是跑不快!
減重,我有點想,但我不想花錢。
正好,有位學生來告狀,說她的媽為了保持一家人的身材,魚是清蒸的,青菜是水煮的,她好久好久沒吃過油炸食品…。我茅塞頓開,想起那仿自餐館的綠油油的炒青菜,不禁一陣慚愧。遂以這位媽媽為師,逐步在餐飲中減油脂。這是不想付費減肥的第一步。
外子生在瘦皮猴家庭,沒有肥胖的問題。兒女也在標準內,就只有我「比較胖」,只好宣稱「喝水也會胖」。而事實上,收拾餐桌時那大無畏的節儉美德才是跑不快的罪魁禍首!因此減肥的第二招是『不要在乎剩那麼一點飯一點菜』!

免費減肥的方法真的很多:少吃多動、鑽研學問、善感多愁、疑心疑鬼(聽說懷疑配偶外遇效果最彰)…但是不管快樂法還是悲慟法,有個大前提不可不清楚:什麼東西下肚都要在心裡估算卡路里!
如此理性加上持之以恆的不平凡毅力-那,有沒有「減肥中心」這種慈善機構沒啥關係!

【後記】這是舊文,約是民國79年中國時報的<過來人800字真言>,每月一個話題徵文。回應網友Kaerine所PO的「減肥婦女一成併發多囊性卵巢」一文。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天為了託一位小四的小朋友幫我帶點東西給她的奶奶,而回到我的『母校』。
正是午休時間,輕輕走過一間又一間的教室,這些四年級的小朋友都乖乖趴著午睡呢,而且看起來是真睡了。
而我就在一旁我熟悉也確定不會開門的電梯前靜靜等候12:55的起床號響起。
這點時間剛好夠我思想起以前我「經營」的班級的「午休時間」~ ~ ~

相較之下,我很慚愧!因為我「睡不著」的學生特別多,而我都「同情」。

學生在校學習時間長,一節接一節,很辛苦的,中午小睡一下其實很重要。可是我的學生午睡狀況,隨著師生的熟稔度提高,勇於和老師溝通者愈來愈多,而睡著、得到充分休息的人愈來愈少。

甲生:「很熱,我睡不著!」「那你以前怎麼睡得著?」「以前是以前我哪知!」
乙生:「我沒有睡午覺的習慣,不信妳問我媽媽。」「那你可不可以假裝睡著?閉著眼睛不要東看西看。」「不睡覺閉眼睛很奇怪。」
丙生:「我睡醒後腳是麻的,不能走,五分鐘後要上課,廁所來不及上。」好可憐,個兒大空間小造成的。
一位小女生寫字條,說她一睡著就流口水,同學很怕她的口水,換座位時叫她帶著自己的桌子走。

個個都有理。愈來愈多骨碌碌的黑眼珠在午休時間四方溜轉,享受超級的寧靜和自己掙到的自由。
但是到了下午,哪個老師有點悶了,我就睡著給他看!
因此,『對不起,我非強制你睡午覺不可!』狀況又回到初始;但是不久請願的人又一個個來,而且大家的語言或文字都進步了!

就這樣,睡與不睡之間,好生為難;三十年如一日過去,如今親眼目睹那睡得香甜的小朋友,我不禁慚愧……

唉,我錯了,每個學生該被勸導、被規範,好好睡個午覺才是對的!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幾天前我在信箱裡拿到兩張貼紙(如照片一)。誰送的?猜給你看!
一‧送報生?不會,我訂國語日報,這報,無廣告無政黨無藍綠,她的送報生也是。
二‧社區的服務中心?不會,這社區像國語日報一樣,從不媚俗。多年來各候選人的宣傳車都沒進來過;連候選人是住在本社區的,在競選期間,他插了旗幟的車,夜裡就停在社區外,等選舉完畢,他的車才回家過夜。他自動自發這麼做。政黨選擇或傾向,是『個人』的事,社區完全中立,絕不和個人意志綁在一起。

能在我家信箱放東西的還有一種人--我的鄰居。有1.5百戶之多,這很難猜,我只有靜候謎底。


昨晚,三個國中生來上「作文課」。觀察、思考是我們師生共同培養的習慣,所以,哲,一進門見了老師馬上問:「啥!老師,妳穿綠色的,今天有出去嗎?」
「老師妳是挺扁還是倒扁?」霖,一臉認真謹慎問。他倆是我「前同事」的孩子,同事還在教育第一線上努力。
「不會吧…」暄,是那位很早起料理早餐和便當的U的小女兒,我的鄰居。
政治太口水,我們不想濡染,也就速速『言歸正傳』。

「小孩子」,有些聰慧過人如小巴,會把資訊聯結、判讀。
我還不是退休老師時,有次學生對他們剛領到的一把塑膠圓凳子有意見-本班的凳子全是綠色的。「我不喜歡綠的-我不是民進黨!」「我保證你也不是國民黨!你乳臭未乾誰理你!」「我也不要綠色的!那是興農牛--我支持兄弟象!」……一路走一路聊。突然一位女生動手拉拉我:
「老師,告訴妳喔,社會老師是『深藍』的!」--咱們當老師的不在課堂上談『政治和宗教』,這是公約。所以,我就說:「妳就知道!」「當然,我就知道!」好有信心,我抱著「算命的心情」,問:「那妳看我呢?」一片寂靜,我好得意!
『妳是淡藍的-淡淡的藍!』一個清晰的女聲隨即響起。
「我有說過什麼嗎?!我很守規矩的耶!」我為自己辯護。而精彩的、令人難忘的話語出現了---
『妳讚美過校長、訓導主任,還有隔壁2班的方老師,還有呂秀蓮縣長,妳從來沒讚美過阿扁總統!』「哇!哈哈-妳確定?!」『我確定!因為我一直在等!』
我伸手把她摟過來:『對不起,讓妳久等了。』

往事歷歷如昨。
言歸正傳,誰在我信箱放兩張倒扁貼紙,仍然是個謎。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兒子在加拿大,女兒在美國。我閒著沒事,在奇摩『知識』頁搜尋「台北到紐約的距離」,有31筆相關。但抽象的抽象,斷章的斷章,沒有我想要的。
其實,自己在飛機上可做里程記錄,加一加就算數。但過去沒這麼做,所以現在不知這路途是幾多千里。
之後寫信到航空公司請問,順便問台北到渥太華的距離-其實應該說是桃園機場到甘迺迪機場或桃園機場到渥太華某機場的距離才精確-航空公司也尚未回覆。

通訊科技發達,影音皆可瞬間傳,情感隔空交流的時間並不缺乏或不足,甚至於「距離的美感」發揮效能,提供去蕪存菁的特別服務,老父老母和兔崽子都受惠。
可是,兒女在遠方,遙不可及的遠方,這可是真實的!

上週,兒子通聯無異狀,女兒失蹤三天。
首先是Skype沒上,表示沒開電腦,你看她出門一大包包,那是帶著電腦呀。再來,部落格沒動靜,不但自己的沒更新,也不見她到親朋格友那兒留話;我在她留言版私密留言一二三四五六七,全都沒回應。最嚴重的是,打她手機馬上進入語音信箱,履試不爽;留了話,她也沒回。唉,難道她正在回家的飛機上?
阿公每天下班回家吃晚飯,端起飯碗,開口先問「今天有跟孩子們聯絡嗎?」這下可好,我非找到Stella不可,以免阿公覺得「人財兩失」;下午一點十五分,紐約凌晨一點十五分,Stella的室友易小姐回了我的電話:「伯母,我這幾天出差所以也沒見到Stella,伯母,不要緊張,我明天回去…」
當天下午二點半 , Skype 響起 : 我手機沒電我不知道……我網路不通…..

上週,我的本週大事第一條『女兒找到了』;第二條『36萬至100萬人穿紅衣到台北城』。

彷彿是安慰我,朋友送了個特別的禮物-一張包裝紙把三片瓦兜起來-好吃的煎餅-嫦娥奔月圖、千里共嬋娟!如照片。
與你分享緊張與快樂!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覆滿森林的山丘上矗立一座古老城堡,城堡中一間路易十五式的小沙龍裡,壁上繪著牧羊人追求牧羊女的畫,一張很大的靠背椅上,半躺著「紋風不動、有如木乃伊般乾瘦的手垂在靠椅兩邊,模糊的眼睛望著遙遠的原野,像是在追尋自己青春時代的幻影似的」的老婦人。
老婦人旁邊一張天鵝絨椅子上坐著一位年輕的姑娘,雙手敏捷的為祭壇的裝飾刺著繡,眼睛卻帶著夢幻般的色彩,彷彿在沉思著什麼。

老婦人「也想知道這世界又發生了些什麼事情」於是要求年輕的姑娘唸一會兒報紙。年輕的姑娘拿來報紙瀏覽了一遍:「奶奶,都是政治新聞,不唸也罷!」
「當然,不過,有關戀愛的,一點都找不到嗎?現在的法國真是再也聽不到什麼有趣的風流韻事了。我們那個時代,常有為情私奔或者爭風吃醋,現在的年輕人究竟怎麼了?」
姑娘找了好久,找到一則『愛的悲劇』,這是一則潑硫酸事件。祖母焦躁地反覆地說:「太不應該了,那太不應該了!找找看還有沒有別的?」
年輕的姑娘又找到一則裁判的報導-『陰鬱的悲劇』-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在年輕情人的甜言蜜語下失身,後來知道他是一個專門玩弄女性的薄倖郎,悲傷之餘,她想到了報復,……那個男子一生注定要殘廢了,但是少女在民眾的喝采聲中得到赦免。

這次祖母真的生氣了:「現在的人都瘋了嗎?人生中唯一的魅力就是神所賜予的戀愛,從前,人們毫不猶豫地奉獻出他們的愛情,現在的年輕人卻又是硫酸又是手槍的。簡直就像是在甜美的西班牙酒裡放進泥巴一樣。」
「可是,奶奶,她受到信任的人的欺騙,而且那男的不是好東西,……。」
「哎呀!現在的人教給妳們這些年輕的姑娘什麼思想啊!」
……………… ……………… ………………
【奶奶說了好多話,中心思想是結婚與戀愛是兩回事,結婚是相同的人找相同的金屬像鎖鏈一樣繫在一起,為了財富與孩子而共同努力,人生即使只結一次婚,但戀愛二十次也可以……。奶奶認為<革命>改變了大家,做什麼事總是誇大其辭,相信平等、永遠的熱情,詩人教人應該為愛情而死;而在她那個時代,詩人為了教人一次又一次的戀愛而作詩。】

年輕的姑娘聽了,臉色蒼白,幾乎說不出話來。年輕的姑娘發抖的手握緊了老婦人木乃伊一般的手:「奶奶,拜託妳,不要再說了!」她跪在地上,眼裡充滿淚水,向神祈求一個偉大、永恆、忠貞不二的愛情。
她那仍然相信十八世紀風流哲學家所倡導的愛情觀的老祖母在年輕姑娘的額頭上輕輕吻著說:
『妳要小心,要是相信那種傻事,妳會真的得不到幸福的!』

* **
阿嬤我,在此呼喚二十一世紀的祖父、祖母、阿桑、阿姐、阿哥……到此一遊會會十九世紀的莫泊桑後,留下你的話語談談在你腦中的『二十一世紀愛情觀』。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九月九,從天恩農莊出來,回到台 3 線,繼續向南。
在大湖南端,且稱南湖,轉接道路編號130往三義方向走。意外看到「勝興車站」「龍騰斷橋」的指標,精神為之一振。

勝興車站,號稱台鐵最高點,87年山線火車截彎取直後就役畢熄燈。之後,觀光客卻從四方公路湧進這山城來。
我想,除了山城的人文及自然景觀吸引人之外,那讓旅人從容的從月台走進軌道,沿路檢視一個火車站的設施,南下北上,走走停停,下意識還會抬頭看看遠方是否有火車的蹤影,甚至走進火車專用隧道摸黑探險,回憶「火車印象」的活動,是有吸引力的。

民國六十一年五月,嘉師游泳隊參加大專杯泳賽,我好多的「第一次」在這活動中締造,包括第一次『坐火車到台北』。
當時,國家窮學校也窮,提早出發,「慢車」坐到台北。一趟不是八小時就是十小時。辛苦嗎?才不!第一次坐火車到台北跟第一次搭飛機到瑞士一樣快樂!
附上一張意外的「第一名」獎狀。第一名就是第一名,不要問那一趟有幾人競爭,也不要管遮掩的名字是誰的?當然是我的!有人借用首飾,但有人借獎狀用嗎?34年前的獎狀也不是想借就借得到的,請各位「檢察官」明察!

話說那第一次『坐火車到台北』,一路來回,窗外的風景認真看,站名認真記。
勝興站停得特別久,又是會車,又是等快車先行,所以那個鐵路最高點的紀念碑就被我看個夠夠!難怪34年後,阿公帶阿嬤從公路,從「勝興車站入口」來到『記憶的場景』,阿嬤我,把高興升等,成為幸福。
美中不足的是相機在照完「隧道速限」後,電力不足。算了,就這樣!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南下台3線128km 再往南一些些,右轉,過橋,左轉,一直走一直走,也一直拜託土地公客串交警請對向來車且慢來相會,土地公這回有應允,感恩!這段山中小路5km不好會車。後來查看網路資料發現在台3 線131km(大湖農工旁)轉進,比較近。

這畫家李平經營的『天恩農莊』,阿公每過台3汶水段必然想起。想了好多年,今年九月九終於見到「芎蕉坑真面目」。

首先出迎的是老黑狗,15歲的「犬瑞」(資媽媽的爸爸稱人瑞),牠的吠叫讓一個女人放下手邊的工作,站在階梯上方平台對來客「阿公」說些什麼,阿嬤我已往裡頭鑽,用相機照了火龍果園裡活潑的三隻雞,雞佔好小的畫面,這怪不得我,是牠們讓自己淡出的。

我們在尋覓「山中咖啡屋」的圖文印象,不可得。阿公當機立斷:入口那就是了!我還是帶著問號,但只有那兒「有人」。

老狗再度「吠聲吠影」,那個有點「面善,彷彿哪兒見過的女人」再度出現。呀!沒錯,她就是莊主,畫家李平!

照片可看出我們的午餐-哦,該說是「他們的」,因為-今天就這個餐!
同時在另一方桌用餐的還有中年女性一位、老者二人。他們先到,而且是知道先預約的熟客。

在用餐中,忽聞母雞咯咯叫不停。主人笑稱:這隻母雞剛來不久,公雞們還沒有很喜歡她,她下了蛋只好自己叫;若是那些公雞們喜歡的老母雞下蛋,那可是很有排場的!不但公雞為她先找好場地、送食物,而且還在高處列隊引吭,滿山滿谷聽得昂揚的公雞啼聲。
她又說起母雞帶小雞。所有母雞都會帶著小雞把生活圈走幾回。接下來就不一樣了,有的母雞開始放手讓小雞自謀生計,不聽話的就『啄』!有的母雞一直把小雞帶在身邊,帶到跟自己一樣大了還在帶!

很奇怪喔,聽李莊主這麼說雞的八卦,我竟然在腦子裡搜尋:我是哪一種母雞?
我的答案是:在思想上,我服膺前者;在作法上,我實踐後者。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之前,我是那種造成孩子「五穀不分」的部分失敗母親;但,現在應該不是了!

我很愛孩子,『I do anything for you !』但是,為成年的子女個別弄個早午餐這種小事卻教我感到悲傷。孩子不知道自己長大了嗎?媽媽責任無限?雖然,孩子絕無賴著要母親為他煮食,但他不自己煮,而出去買「很好吃的大菊便當」,我總覺得「不是辦法」!

不會或不習慣「煮飯」,不但在生活中留個不方不便-肚子餓了,就得出門找飯吃,從早餐買到晚餐,颳風下雨大太陽,不得倖免;不但多付了人工處理費,衛生還不保證達到最低標準。而且,一個成年人在吃飯這事上,在家靠媽媽,出外靠餐館老闆,餐餐如是,也一定有損於做為一個人的「自尊」。--自身的事物自己處理,為自尊之本--從煮飯做菜開始。

我習慣問女兒「今天怎麼過?」如果女兒有「到法拉盛買菜」,我總特別高興。民以食為天,會煮給自己吃,才會煮給別人吃,為日後成家修個學分;愛不是空洞的口號,最少,廚房要開火。餐餐外食,真狼狽。男生女生都一樣,不必去搶「大*人的寶座」。

也許,我很節制的碎碎念,兒子聽進去了;或者他的自尊也讓他了解『與其有人為自己做這個做那個,不如自己做來得輕鬆』;在出國之前,他學做幾樣「簡單大色」菜,他下定決心在國外的早餐和晚餐自己做。

他做到了。他說:「媽媽,我應該算是會煮飯做菜了。」他不知道「遙方的母親」有多高興!

他為家人開了個部落格,把在國外生活可以訴諸文字和圖像的部分上傳給家人翻閱--其中,『食在異鄉』,他自己料理的餐飲,有照片為證!引來三個女人一再細細看,給他加油打氣。

兒子會下廚、會維持居家整潔、會開車、會縫扣子……生活中『真實的本事』會得越多,老媽媽越開心!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沈石溪的動物小說中的動物充滿『人性』。
譬如<野豬王>,描寫一隻被作者豢養的野豬,名叫「黑旋風」。當地見多識廣的老獵人和村民都勸作者儘早「處理」,否則會有後患。可是作者不以為意。結果黑旋風果真帶著村子裡一半的家豬回歸山林。不僅讓村民遭受「財產」損失,而且還時常帶著豬群回來破壞農作物,毀壞糧倉,害作者因此被抓去關。

譬如<白象家族>,大象是一種會舉行葬禮的動物,每個象群都有自己傳統的墓地—象塚。「白象家族」要為風燭殘年的阿呆送終,作者想盡辦法加入了送葬的行列。到了隱密的象塚,老阿呆跟家族成員深情的告別,最後以依依不捨的眼神一一看了大家之後,才踏入象塚,靜靜等待死亡。

譬如<牧羊豹>這一篇裡,「三點金」是一隻黑豹,作者把牠養大,牠幫作者牧羊。「三點金」後來為了妻兒,偷了羊。因此被作者趕走。一年後,牠送來四隻赤斑羚給作者,像是來還債的。

動物的『人性』,我稱為「其他動物和最高等動物的共振」。

我和三隻貓共屋簷、共一室、甚至共床,對牠們的『貓格』與我們的『人格』相似處,條列梗概,野人獻曝於貓奴或「貓奴候選人」。

* 白樂樂,我翻看圖鑑,歸牠為「土耳其貓」。
牠來自動物保護協會,從幼貓開始豢養,像養嬰兒一樣,跟牠說話。
樂樂小時候會回應「早安、晚安」和「來」,清清楚楚的「北京話」;成貓之後,貓性茁長,不道早安晚安,就只叫『來』-(起來、開門給我出去樓頂玩、餵我食物、看虎克搞什麼鬼…);總之,『來』-服務,再服務!『不來』,樂樂我就打虎克,打得虎克像狗一樣哀哀叫,滿場飛。
你看,這既像打弟弟喚娘的頑童行徑,又像太保找人出氣的流氓行為。像不像人?牠造成的損害清單如下:兩把宜興紫砂經典茶壺,一為僧帽,一為裙衣;一個鶯歌仿的故宮五彩茶葉罐(與之配對的另一青花蘭草倖存,如照片);而最嚴重的影響是「阿公」不得仰著睡,因為虎克總是飛奔去向阿公尋求保護,5.3公斤配上「貓速」,那重力加速度,阿公哇哇大叫。 【待續】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新社區,一張白紙,大家急著讓她彰顯色彩,於是聯誼活動一年推出兩次。

這對夫妻把拉胚機搬到會場,由太太上場操作拉胚。一塊濕泥,瞬間長高,可圓可方,方方圓圓,還可帶荷葉邊,魔術一般,現場一片驚嘆,尤其在她把轉盤上那個白胖可愛的胚壓下還原時傳出一片惋惜聲。

因為社區聯誼會我才知道他們是陶藝家,工作室在鶯歌。

那年代,大陸宜興紫砂器和鶯歌手拉胚相互輝映,喝茶文化深入社會各階層,鶯歌的陶瓷新市和老街同樣吸引人潮,茶器在傳統中狠狠地創新,個別化的手拉胚,成套的茶具,成為熱銷的藝術品。


別人的日子怎麼過?別人是不能全然感受清楚的。而且也不必有『知的權力』。


有一天,在社區聯外道路上,一部黑色福特新車靠近走路的我,停下。陌生的車,引我狐疑。當車窗搖下,竟是「那個失散的我」。因為好久不見,我非常高興的喊她的名字,躬身去聽她說話,我聽到的話又是一時難懂:「我現在在台北…」

回想她的眼神,一如往常,清澈專注。我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以往幾次走過她家,路上相遇的寒暄,讓我感受這一對夫妻個性溫和寡言詞,這不是比較容易相處的人格特質嗎?

我上班時間和小學生的上學時間同,好幾次看到小易由爸爸陪伴上學。走路或父子共乘一部越野腳踏車,後來是各自騎車,因為小易長高了。
小易的爸爸留長髮綁馬尾,有陣子小易也有個髮辮。父子一起出現,見人總是笑臉招呼,很少開口寒暄,歸為靦腆的人。

有一回,我和小易在回家的路上相遇。我們有「六百公尺長的交談」。
「今天爸爸沒接你?」
「我已經長大了,我要畢業了。」
「長大,是的!小易,我看過你好小好小的時候在媽媽懷中的模樣。」
「還像嗎?」
「不像-你要讀哪個國中?」
「好像還沒決定。」聽他這麼說,我以為是國中和私中的差別。沒想到卻是搬家。

有鄰居要賣房子大家都關切,其中一個原因是趕快找親友來遠親變近鄰。不勞信義房屋。所以,那是我最近一次見到小易,也是談最多話的一次。在那次談話中,我一直隱忍『媽媽好嗎?』,不讓它脫口而出。

想來,小易該是高一了。


紫薇,讓我想起他媽媽。附帶他後來的新媽媽。聽說很早就補位,聽說不太出門,聽說搬家是為了她。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