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第一個孩子時,請婆婆在街坊中找一位在「月內」清洗產婦和嬰兒衣物的人。婆婆的一位「同年」欣然應徵。我有些不好意思,一是她年長(當時六十歲),另一是他的兒子是大公司幹部,在街坊中是富足家庭,老母親來幫產婦洗滌,會不會有意見。看出我意,她說:「阮子有孝,是我不愛閒仙仙。」後來,有機會聆聽已七十三歲的她細說從前,我非常感動也非常佩服:她二十七歲那年當了戰爭寡婦,堅強面對,把握任何工作機會,以扶養一對兒女。兒子還大學畢業呢,在那時空,這是了不起的成就,由一位家無恆產的寡婦來成就,就更令人敬佩了。

我的大舅媽,自稱「青瞑牛」,卻生養六個有學問的孩子,我想,那是舅媽的聰明與勇敢的傳承。以前,水牛時代,為了讓工作調度更靈活,她什麼都學,趕牛犁田整地、插秧、巡水路、施肥施藥,這些比較男性化的工作她照做,不受限制;後來機械化了,她年紀也漸大,但是她不肯被淘汰,她會駕駛「鐵牛、鐵耙」。我小時候常跟著表兄弟姐妹一起聽她這樣說:人有手有腳就有『氣、力』!

我的三舅,農漁牧經營得法,榮獲「傑出農家」的肯定;我的三舅媽比舅舅還忙,一百四的小號身材,孫子背在背上,騎著腳踏車穿梭鄉間小路,或去「巡水路」,或去「看電腦」(控制豬隻的飲食與沖洗)。家族親朋間的人情來往,她很周到,熱情誠懇,言詞卻不多。

以上三位「阿嬤」,吃苦耐勞、堅韌內斂、不自我設限的生命力,使得平淡窮白的家庭,有恃無恐的欣欣向榮。「台灣奇蹟」,她們相與共。

【註:這也是舊文,79年11月中時的話題徵文】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