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母「起身」時已近黃昏,老少三人都沒事,可以繼續晃。Wendy問Alex「還有哪裡好去」;Alex向他媽媽提出到關渡「藝術大學」看台北夜景最就近。

「藝術大學」?我在心裡想著,是昔日的『藝專』改制後搬來關渡嗎?
在我讀「師專」的時候,『藝專』在我心目中像個「傳說中」的學校,對我來講,那是超乎自己能力只能羨慕的「文明」學校 - 而且,它獨一無二,不像工專、商專或師專各地有。而現今滿街的大學是專科升格來的;所以,合理懷疑這藝術大學是昔日的『藝專』。

在書店,我順便問:「這兒校長是黃光男嗎?」
「不是。是朱宗慶。」
「這兒是以前的藝專嗎?」
「不是,以前的藝專叫台灣藝術大學;這兒叫台北藝術大學。」原來是新設校,我太孤陋寡聞。

在書店八點半打烊之前,我們又埋首好一陣子。
Wendy挑了二片音樂;我買了雲門舞集的DVD和表演工作坊的「那一夜,我們說相聲」VCD。由於之前的「請問」以及在店裡待滿久的,所以服務人員勇於對我發問:「妳是要寄到國外去的嗎?」他不相信我這年紀這氣質,沒看過雲門舞集沒聽過相聲。可事實就是如此。

在今天的「車行」中,我發現Alex相當『聰明』- 不但對行過的路況很清楚,對媽媽更是瞭解。譬如Wendy在右後座即興發問:咦,那建築好有風格,是哪裡?如果Alex不知媽媽何所指,那是合理的,因為車行快又不同邊,但Alex馬上回答:「那是慈濟!」「怪不得,好了不起喔!」「那是人民的力量!」……很有默契的母子!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