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連八槓的樂透絕對值得投資!何況連九槓,連十槓、射十一槓!

□ 欣聞『此時次』的『發財地』,本縣包含在內!-電視記者轉述命理師的掐指一算。雖然他挑選的台北市、縣,桃園縣,高雄市、縣,是台灣人山人海處,人多氣盛,好像「有理」;而把『中間』縣市同胞排除在外,馬上超越一切,大搞「南北發財連線」,此,大融大快南極北極人心是也!但是,誰的中獎機率增加嘞?沒有!中頭彩的機率,是以那49個數的組合來算,,以個人來說是零和百分百,『多少人下多少注』和個人有沒有中獎沒有關係,有關係的部分在於「多少幸運注分享不變的頭彩金」。所以,也許命理師的『靈感』可信。加碼!


□ 又聞『此時次』的財星,屬龍、41年次。快速搜尋(比奇摩、估夠還快!)親友中有疑似者,一一電話告之,善盡友朋通財之義。其中有人這輩子還沒買過樂透,義正詞嚴告訴他『保持那種紀錄無意義』,只不過昭示『你』沒有融入社會,一肚子『不合時宜』罷了!

□ 昨夜開獎前,恆春百年大震,以為獎落其中。今早得知以上三項全化為烏有!第一項,是機率沒組合到,找不到具體的人可理論。第二、三項,有人要負責的!我的意思是,所有公然「大眾傳播」的播報記者和「狗掀門簾全靠一張嘴」進行「小眾傳播」毀人清廉的小民都要面壁思過,把古聖先賢和自家清高祖先想一回,燒香默禱:我錯了!!!

□ 話說回來,沒人中頭彩,高額獎金還在,那之前的加碼投資算『放水流』嗎?
事實是!但感覺不是!

□ 我急著PO文,不能『想太多』。歡迎你來回應,接續『樂透碎碎念』。祝你中頭獎!20億的。如果不知怎麼處理那一屋子千元大鈔,請聯絡我!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今早雨歇,上樓頂把自家的、他家的空中花木一併看一看。一盆自家的紅玫瑰露了五個花苞,各占一枝頭,合著照是取不到恰當鏡頭的,就單以帶頭大姐的花容饗網友,願她使你生意盎然!

今日上市場,除了人多,湯圓更是多。到三妯娌那兒買一斤麵粉,看到不輕易出場的第三代在最前線稱斤兩,不禁要問「今天是什麼日子」,得到的回答是「冬至」,就買他半斤湯圓應景一下,心裡想著「才過立冬又到冬至」,日子真是飛快。

從大馬路轉進社區道路,見前方三部卡車車上共12座流動廁所。再一想,根據經驗法則,桃園大圳年年在「歲修」-石門水庫攔住水、清除掉落大圳垃圾、修補漏洞等等之後,水利會就辦活動,其中之一是走大圳隧道。一群人,穿雨衣雨鞋帶手電筒,從照片中的隧道口進入,往大溪、石門方向溯行。參加這活動的人在社區旁的大空地集合、出發。每次我用眼睛看人家忙,用腦子揣摩隧道大圳場景,但尚未親身經歷。

接著看到萬媽媽把走路去買菜的更老的蔡伯伯提在手上的一大袋菜(今天多了一包湯圓)放上她的摩托車,幫蔡伯伯運送到屋旁。蔡伯伯年紀很大了,也許以前擔任海防警察,勞動慣了,即使如今已老邁,但他每天走路上市場買菜,來回三公里。有時遇到,伸手要幫他,但他看你一樣是走路或是腳踏車已掛滿,他還不肯給你幫呢。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恭喜各位網友登上時代週刊2006的年度風雲人物!
鍵盤、電腦螢幕、以及螢幕上映照出的臉,就是你!

也許我也半遮面潛行而來。從一個偶一為之的閱聽者變成參與者再類聚成交流群。這進化算得是很快速的。
這一切,對我來說,像夢一般。

最初始,也忘了是民國幾年,只記得自己還是青壯年代的在職教師,利用寒暑假到縣內「電腦重點學校」,學PE2;學了PE2,PE2不久就被Windows取代,我開始恨電腦!

我哪有那種美國時間與你跳快板曼波!
因而每次「資訊組長」在教師朝會上宣揚電腦政策,我就開始賭爛!
你可知道我班上的「小明」,他爸服煙毒犯的刑,她媽抽猛菸,他時刻不得安康,他弄得我班雞犬不寧…我沒空!

在電腦雷厲風行的時代,最可憐的不是我,是我的二位姨丈。
他們一在嘉義縣一在嘉義市任教職,其中又以嘉義市那位姨丈最可憐。當年姨丈六十幾,老忠實的性格使他在電腦時代受盡折磨。
『電腦不是一切,不要管它!我們還有許多電腦無法取代的優勢。』我總是這樣勸他。而我自己真是ㄍ一ㄥ到退休後才認同電腦。之所以ㄍ一ㄥ得過,感謝歷任「實習老師」!

過去是逝水,逝水就是逝水。管它呢。

真實情境叫我改變思維,不得不說說電腦的好話!

2005年,女兒赴美,兒子幫我裝了SKYPE。
我太太感謝了!天涯若比鄰!即使前天在啟動視訊後聽女兒說:「媽,妳怎麼變這麼老!?」我還是滿懷感謝這視訊科技。
我有個小學同班、初中同校、長大同行的有夠老同學『花花』,她一馬當先在無名小站寫網誌,內容扣人心扉,文字動人心魄。
在我心深處,一顆種子被她偷偷埋下,埋在不知不覺的深處。
接著,最關心母親心靈的女兒Stella「強勢代理」,開個網誌在無名小站。她管形式,我填充內容。阿嬤的新時代-『以網會友的時代』來臨!

「為誰費心思、為誰整裝」-我選擇『網友』作為主要主體標的。雖然網友存在於虛擬空間,但卻是「無比真實的存在」。
一個退休的人,是一個危險的人;他面臨人生險灘--說來話會很長,而篇幅盡了--
總之,各位網友,你們是阿嬷的貴人,提供阿嬷美麗的『心的方向』。向你深深一鞠躬,謝謝你這位有POWER的2006世界風雲人物!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請問妳是○○○老師嗎?』帶點沙啞、並不熟悉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
『我是﹫﹫﹫,請問妳元旦有空嗎?』啊,我的師專同學!畢業後各自努力,埋頭苦幹,這還是我第一次在電話中聽到她的聲音-從熟悉放到陌生的聲音。

『有空!有空!』同窗、同居五年,這位同學的人格令我敬,對她,我採取開放態度,有求必應!『一定有空!妳請說!』
『我女兒要結婚了,元旦那天女方請客…』
『恭喜!帖子寄來,台北我熟,一定自己準時到!』看,我連人數都報了。我想這時日她很忙,簡潔準確的好。
『妳退休了嗎?』她再忙也希望了解。

『退了。』不敢用驚嘆號。我這位同學,實實在在、低低調調,得【師鐸獎】的人,到現在還在最前線帶班級當級任。在她面前,我有點『心虛』。
『上次同學會,聽妳說不想退的呀…』
『是呀,後來毫不遲疑跟學生一起畢業…』
『那妳退休後有做點什麼嗎?』老同學深知你的人格特質,相信你必有「未盡事宜」,不會閒置自己。

放下電話,心情高漲。
老同學,最佳催情人,多少往事隨她滾滾而來;老同學,也是最佳移情對象,她嫁女兒,我也不遠了!

德不孤,必有鄰;而她家必有匹配的好女婿。

她慈愛、不茍的性格,教養出來的女兒,就是有教養,不會隨便任性。覓得的配偶終究是適當的好對象。再說,那樣深情和信實的母親,不是好子婿,她也不會奉上心肝女。我深信。

因為我信,所以我為這樁喜事慶幸又慶幸。

中華民國九十六年的元旦,我沒空,我要去幫老同學嫁女兒!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三十年以教師身份到縣政府的總次數,被一年半載退休後以人民身份到縣政府的次數超越了。
到縣政府,閱覽都市計畫分區圖、參與會議、了解細部計畫;到縣政府,表達社區觀點。
來來回回,就這兩方事。

我們的社區有著以社區為重、鉅細靡遺、付出奉獻的主委和深諳法規與社區整體發展的副主委,如此雙團隊投入社區未來發展,使老社區不老。

一進府門一左轉就有咖啡香飄來。「好香!」脫口而出。
主委聽聞,快步直奔『縣府小站』。每次、每次都她個人請客;阿嬤非常、非常習慣。
咖啡甜點當前,大家坐下,邊啜飲邊溫熱此行「任務」。

幾次逗留,我發現這是個好地方。
它在縣府一樓左側的中庭位置,不但提供來洽公的人寬闊視野,還有無線網路可用。它由輔導就業的身心障礙人士搭配靈魂人物共同經營,經營出一個咖啡很香、場所潔淨的給人休憩或彼此交流的理想空間。
同行的老鄰居「陳媽媽」,她擔任本縣特教協會義工多年,了解本縣對有障礙同胞的扶持措施,所以看到這『十字路口』在此生意盎然,她頗為欣慰。

想起昨日回「母校」,巧遇從特教班、資源班退休的「阿珠姐」-會開車的她,退休後即轉任為療養院的「定期訪視志工」,為在職場工作的精神病患做定期訪視或密切訪談。
「這工作,讓我用大量的淚水洗滌心靈。」她說過的話深深刻在我心版上。
遇到她,再忙也要跟她說說話。
她順便向我探問我的鄰居也是我們共同的朋友S和女兒的近況。
又聽她說,為了迎接與送返農曆年節從『花蓮玉里療養院』返家過年的本縣病友,她已開始「準備」- 那些「老病患」多已是無父無母在家等他;或有兄弟,卻也多貧弱。兩頭要連繫、要關懷、要幫忙之處忒多。
這是她「第三次」出這份任務,她期許自己「要進步,不要在現場淚眼模糊」。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慈湖有個『後山、後池』,聽人說起:本縣少數地方團體申請進入走過。
這「風聲」就在耳畔吹得人心癢癢。今日報上說,慈湖後山從此有條件開放,每日接受團體報名,限額二百名。

今早到慈湖,看看可不可以得其門而入。見停車場車滿,廁所大排長龍。
大溪農會搭篷辦活動-慈湖後山行走。參與的人真是多!阿公阿嬤不計名分自動加入。

行到蔣公靈寢,見右邊一個小門打開;人很多,排隊緩緩進入。

一進此門,阿嬤的「第一次」又添了記錄。

『靈寢左廂背面』,那張照片,依揣摩,以靈寢為正向,這廂在左。
謁靈幾次,以自己的面向,右進左出,只走左右廂房的廊道,廂房門面窗櫺掩上,視線不曾穿透,就別說瞧他背面了。今日繞到背面見那建築,雖老舊但風度昂藏,舉相機照他一張,心滿意足。
一旁,有位路人出聲:攝影機就在那兒,妳還敢照-這裡一旦遭到破壞就找妳!妳還敢照…

我聽清楚了,但好意恕難採信!
我從沒遭受政府官方「無端破害」;迫害我的來自「民間」,我心確定!!!

步道二人並肩同步寬。人多依序緩行。
前方一位年輕的母親帶三幼童和幼童的「阿公」健行。這位母親真會帶孩子,教得孩子腳步穩當,嘴巴不聒不噪。一幼童走脫了一隻鞋,母子默契良好的馬上穿回去。這位媽媽還向後方停下腳步的人致歉致謝。良好身教,看得出來。

路邊見一張蛇蛻的皮。照下來,給誰當教材是那一瞬間的念頭。

其他照片是些個『點景』。依序由停車場邊的蔣公銅像公園起始、步道上人群、慈湖、靈寢前、後山、後池,而殿後的那一張是過了慈湖橋,走出慈湖後山,進入百吉步道,在步道旁邊就地自銷自產的農婦和買山上菜的登山客。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2006年12月9日,

一對夫妻檔老同事的長子娶親,在故宮博物院斜對面巷子內一教堂、食尚會館舉行婚禮、宴客。
男方姓『梁』,女方姓『陳』,喜帖上印著『梁陳吉日』。
我欣然赴宴,退休後這喜宴兼「同學會」。

預計要觀下午五點的婚禮,說好接駁車三點半開。卻誤點一小時。大夥兒就在後校門邊照照相、邊談談正在進行投票的「北高選舉」。

上車坐定,先了解有沒有電視新聞可看,在確定是部沒有即時視訊設備的老爺車後,有人開始Call Out問開票統計數字。

「可不可以報一下台北、高雄市長選情。」
「不知道喔?你在家嗎?打開電視看新聞台就知道啦。」
「陳菊領先—你看的是哪一台?—三立喔,好,待會兒再問。」
有人接到自行開車同事的來電確認彼此所在位置,就聽到這樣的附加請求:
「你有在車上聽廣播嗎?有聽到選情,請來電告知。」
對方是忠誠的人,果真在後來來電。但聽得接電話的人說:
「陳菊六千多、黃俊英五千多,中選會——;那你就不用再打電話了,我們已經聽到十五、六萬票了…」車上再爆出一片笑聲。
有人的手機在頻頻往返中沒電了。
隔壁的接力下去。
「是你喔—你有在看電視嗎?我叫你不要看電視,是啦—,姐姐在嗎?——那你打開電視…」又引起一陣笑聲。
這一車人沒一個有投票參與權,卻關切極了。

是來參加喜宴的,該言歸正傳。
新人是研究所同學。一切的一切都美好。這從「準婆婆」之前的言談可感受到『門當戶對、非常融通』。賓客感染那二家親,盡是帶笑看。
可是宴席尚未開,就傳來新郎手上婚戒掉落的消息。
「有可能被踩進濕泥土裡也不知道。」有位老前輩這麼判斷可能性。想想這「花園廣場」還保有泥土地和木地板建構的高低空間,加上細雨霏霏,的確一時還真不容易找。
好在新郎寬心看待,在台上調侃自己『是最快搞丟婚戒的新郎』。

新娘滿眼帶著笑意說『雖然我老公當場搞丟婚戒,我還是很愛他,請大家不要擔心!』

一對開朗的男女開開心心結連理,人情暖菜色好,這喜宴吃得歡喜有味!

祝福這雙可人兒,快快順利融入新身分,做好丈夫好女婿,做好妻子好媳婦,相親相愛過一生!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今午,我到本地郵局劃撥、領200元發票獎,共三件事,一次辦,覺得無比的「划算」。本地郵局跟菜市場一樣,人擠人,得排很久的隊。非它的獨占事業,我絕對退避三舍即使過門也不入。

我正在辦理中,有位中年婦女同胞在我身旁無特定對象的發問:「那一個窗口在哪裡呀?」我懂她的意思,就盡我社會人的義務回話:「現在人不夠擠,沒開那個快速窗口。快去抽號碼牌排隊吧。」
「阿我等一下上班遲到會被扣五百塊。」
「這樣喔,請這位先生幫忙,看可不可以接在我後面。」慷他人之慨,我不敢大聲。
那位郵政先生靜靜地聽,給我收據之後,伸手向她。我因此捨不得馬上離開,算是陪那位太太,當我們是作夥的。
「是三千。」聽到郵政先生這麼說。
「噶,三千…」那位太太馬上一邊低頭翻皮包,先前她可能『瞄』成三百。
「是交通罰單嗎?」我湊近見識一下。
「我先生的。」
「妳要跟他講一下,這樣很危險…」我是老師,即使退休,這也是我的職責範圍內,我還按月領納稅人的錢,有社會責任。
「我不敢,他會幹醮我。」
「還是要講啦,我們開了這麼多年的車都沒接過罰單…」幫腔的是窗口內的那位郵政先生。感謝啦!
「對嘛,勇敢一點,大家的安全要顧…錢也不好賺,守法規才不會漏財。」
… … … …
這事,這位太太沒辦成,因為翻遍皮包、口袋,幾張紅色鈔票終究湊不足金額。

這樣也好,大費周章,比較不會忘。 【2006 12 07】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一件背心,壞了「拉鍊頭」,心想如果能夠只換這零件,是一件如意的事。
想到在市場邊有一家賣衣什貨的店兼修改衣服、換拉鍊等救援服務。
早上八點半,店就「完全開好了」,有老闆也有顧客。先排個隊。
「周仔睏嘎七晚八晚…」說話的花甲老翁,站在櫃台內。看來老闆與顧客有共同的朋友。
「是安內,睏多沒好,」-以下用國語翻譯比較不會累人。「睡多了不好,我們隨太陽起床,中午累了打個盹,這樣就好啦。人啊,不必怕沒得睡,後日啊,睡到叫不起來…」
我一旁偷聽又偷笑。接下來另一位更有趣。
「明阿ㄗㄞ‧給你。」老闆收件後對顧客說。
「明阿ㄗㄞ‧是哪一天?」顧客這樣問。
老闆沉默一會兒:「明阿ㄗㄞ‧那一天。」

輪到我了。老闆找了零件,用了鑷子,一下子就好了。30元救一件背心。心情愉快,順便鑽進菜市場。心想兒子快回來了,要用什麼『阿母的菜』孝敬他。
苦瓜鹹蛋,好像沒看到苦瓜…,香菇雞湯加蛤蜊、炒蚵仔…菜市場什麼都有…
『到此莫愁』!

在市場的外圍,跟一位中年婦女同胞買了顆高麗菜。她看我扶拉著腳踏車有所不便,服務週到幫我放進車籃,隨手拿起我早一步買的桂竹筍幫我聞一聞。「還好吧?我不知道要聞一聞…」我這樣調侃,她不回答。自顧自的說她家在復興鄉一座山的最高點,完全沒污染,空氣好得不得了,水就直接喝:「你看我這麼健康!」
真的,她一點都不胖,神清氣爽…
這也是今天的好聽聞。
車籃擺滿。搖搖擺擺往回家的路走。半路上見到我老學生的媽和比較小的學生的阿嬷一起在門口聊天。當時,我心中剛好有疑問,自認遇對人了,問:「今天初幾?」
「十六,可以去拜土地公!」
「我就是問這項!」婆婆媽媽一陣笑

回到社區抬頭看到鄰居家種的豔紫荊有點花開了,上樓(我住上疊)拿了相機,照二張補版面。奇怪,PO沒照片的文章還不習慣呢!【2006 12 06】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