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遺忘,因為沒有作為能力
前天跟老友「在現在與小時候之間來來回回」的深度廣度兼具的談話之後,今天跟阿公回遊阿公童年就在如今還是在的「十八尖山」。
阿公說:「迎面走來的可能是小學同學,只是互不能相認」。
我說,讓我常常想起思念最久的小學同學是『李*純』。然後沉默。
阿公說:「國語日報曾經幫妳轉來她的信 ~ 信上說她的丈夫不可靠,但是她考上了清潔隊員。妳忘記了嗎?」
我最想念的人,在二三十年後懇求報社編輯幫她轉一封信。這事在當時是如何叫我的情感翻浪飛舞? 但是,我忘了,完全忘了,想來是忘了很久了!
「我為什麼會忘 ~ 我怎麼沒有繼續保持聯絡 ~ 」
換阿公沉默 ~
「我想因為我是個沒有行為能力的人 ~ 」
想起一首名為『遺忘』的歌:
若我不能遺忘 ~
這纖小軀體怎載得起如許沉重憂傷?

今非昔比,換我搜尋妳!就從網路開始 ~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湖口

得知今日二孫將回外婆家度個小假,我跟著放假 ~ 有勞老友南下到桃園,一起吃個飯。
風雨無阻 ~ 老友如是說。
聽老友如是說,我想了一下 ~ 沒有颱風,只是下著雨,出門在外有點小麻煩,但是石門水庫得救,利大大大於弊。何況我一向樂於走在雨中,看到下雨就想出門。
跟老友喫茶吃飯,在現在與小時候之間來來回回,「活到老 學到老」的張力在其中,是心靈一等一的調劑。
翻看跟阿公的假日遊蹤,看到上方這張在湖口天主堂內攝取的照片,突然頓悟,其實和老友談話是平等的告解,而人有告解之必要!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