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5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死的時候是某個高等法院的院長他是個光明正大的裁判官他那挑不出一絲毛病的生涯在法國所有的裁判所都成為了話題律師年輕的檢察官和裁判官都把頭低低地垂下去表示深深的敬意向他那骨架粗大的臉問候。那張臉雖然蒼白、瘦削,不過卻被晶瑩燦爛、眼眶深陷的眼睛照亮了。

他把一生都獻給了追究罪惡,保護弱者。對騙子和殺人犯來說,再也沒有比他更可怕的敵人了。這是因為他們認為他可以看出隱藏在心底的念頭,一眼就可以看穿他們意圖中的一切秘密的關係。

所以在他八十二歲逝世時,舉世都為他哀悼,給予他無比的光榮。一列穿著紅色長褲的士兵,守護著他的遺體向墓地前進,繫著白色領帶的人們則在棺木上訴說悲嘆的話語,灑下看起來是真實的眼淚。

但是公證人在他總是鎖著重大犯罪者訴訟紀錄的辦公桌中,發現如下一份奇特的文件,不禁一陣錯愕。

文件標題是這樣的 ─ ─

 

為什麼會這樣?

 

一八五一年六月一日 ─ 我現在剛從法庭出來。我給布隆戴爾下了死刑的宣告。為什麼他要殺掉自己的五個孩子呢?我們經常會遇到在斷絕生命中感受到快感的人。是的,那確實是快感,或許也一定是最大的快感。因為殺害跟製造是非常類似的。製造,然後殺害!這兩個字將宇宙的歷史、將一切的存在、將一切的萬象全都包容在內。殺害為什麼會讓人陶醉呢?

 

六月二十五日 ── 一想到有一個人在旁邊活著、走著、跑著……有一個人?人是甚麼呢?就是體內擁有動作的原理,具有調整那動作的一個活的東西。這東西不依存任何事物。這東西的腳並沒有跟大地相連。人是在地上蠢動的一粒生命。雖然不知道這生命粒來自何處,不過卻可以隨心所欲地予以殺害。於是就甚麼也沒留下來。腐爛,消失。

 

六月二十六日 ── 既然這樣,為什麼殺人是犯罪呢?是的,為什麼呢?事實上正好相反,那是自然的定律。所有的人都負有殺害的使命。他為活而殺,為殺而殺。 

── 殺害就存在於我們的體質中。非殺害不可!動物在其生涯中,每天在所有的瞬間,都不斷地殺害。── 人也不斷為了養活自身而殺害。但是由於他也有為快樂而殺的慾望,所以發明了狩獵。

孩子們殺害所看到的昆蟲,以及手摸到的小鳥和小動物。然而要滿足存在於我們心中那難以壓抑的殺戮慾望,光是那樣做並不夠。只是殺害動物並不能充分滿足。我們熱切期望殺人。

古人為了滿足這個熱切的期望,將人當成祭品。但是現在出於社會生活的必要,殺人成為罪惡,殺人犯要被判刑,處決!

然而由於我們若不委身給叫做殺人的這個絕對自然的本能就無法活下去,所以不時發動戰爭來滿足這個本能,並且全國國民一起去屠殺別國國民。這樣一來,血就不斷奔流,其淫蕩性讓軍隊狂亂,讓市民陶醉。甚至連女人和小孩,夜裡也在油燈下讀著殺戮的殘酷故事而陶然沉醉。

所以如果問具有進行屠殺人類使命者是否受到輕視,絕對不是那樣的,世人給予他們多得幾乎背負不完的榮譽。讓他們穿上金光閃閃的衣服,艷麗的長褲。讓他們頭上插著羽毛,胸前綴滿飾物。給予他們勳章、嘉獎和一切總類的尊稱。

他們擺起臭架子,受到尊敬,受到女人愛慕、受到民眾喝采。但這也只不過是他們負有讓人血四濺的使命而已。他們拖著殺人的道具,在街上昂首闊步,而後路上經過穿著黑衣的人們則用艷羨的眼光看著他們。因為殺人是經由自然投注在人心的巨大戒律。再也沒有比殺人更美、更光榮的了!

 

六月三十日 ── 殺人是戒律。因為自然熱愛永恆的年輕。看起來就像是以一切無意識的行為在叫著「快點!快點!快點!」似的。自然是愈殺人就變得愈年輕。

 

七月二日 ── 人,人是什麼呢?人是一切,人是無。人經由思考,反映出一切的事物。人經由記憶和學問,將自己成為世界的縮圖,將其歷史收容在自己體內。每一個個人作為事物與事實的鏡子,成為宇宙中的小宇宙!

但是去旅行,去看看各民族的蠢動吧!這樣一來,你就會發現人已經是什麼也不是!是無,是零!坐著船,到遠離群眾熙攘擁擠的水邊看看吧!這樣不久你就會除了海岸外甚麼也都看不到了。人變得無法辨認出來地消失了。人就是這樣渺小,這樣沒有意義。

去搭快車旅行歐洲,從升降口向外邊看看吧!人、人,經常是無數未知的人。人在田野間蠢動,在街道上蠢動。那都是些只知道掘地的愚鈍農民,只知道為男人做湯、生小孩的醜惡女人。

到印度,到中國去看看吧!在那裏你也會看到有如在路上被踩死的螞蟻那樣,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地被生下來、活著、死去的數千萬的人在四處動來動去。

並且也住到泥土小屋的黑人國度,以及在被風吹揚的褐色帳幕下過著日子的白色阿拉伯人的國度去看看吧!這樣你就會知道絕對沒有擁有自己獨特思考的孤獨的人。民族就是一切!人,在沙漠中流浪的部族的人究竟是什麼呢?

那樣的人就是所謂的賢者,不怕死。在他們之間,人根本不值得一提,所以將那敵人殺死。這就是戰爭。以前在宅邸和宅邸、鄉土和鄉土之間,就這樣進行著戰爭。

是的,去旅行世界,去看看無數未知的人的蠢動吧!未知?啊,那正是解決問題的所在。殺人之所以會成為罪惡,是因為人受到登記的緣故。

人一生下來,就登記在冊子裡,被命名、被施以洗禮。而法律則予以保護!就是這樣!沒有被登記的人,並不算數。所以在荒野或沙漠中去殺吧!根本不必在意!自然熱愛死。自然不會懲罰。自然!

神聖的,實際上只有戶籍!是的!是戶籍在保護人。人正因為登記在戶籍簿裡,所以是神聖的!要尊敬戶籍,也就是叫做法律的神!可以跪拜!

但是國家可以殺人。因為國家擁有變更戶籍的權力。戰爭殺掉二十萬人時,就把死者的名字從戶籍簿抹消掉。用書記官的手把那削除掉。那樣做一切就都結束了。

可是因為我們無法改變市政府的紀錄,所以必須尊重生命。在叫做市政府的寺院中君臨的光榮的神啊!戶籍啊!我向你表示敬意。因為你比自然還要強大。哈、哈、哈……

 

七月三日 ── 殺人一定是奇妙的,並且充滿無窮滋味的快樂。思考著活東西的人在眼前,然後在那身體上開出一個小洞、唯一的小洞。接著看著成為生命的紅色東西,也就是血流出來。這樣一來,眼前就只是一塊柔軟的、冰冷的、動也不動的、失去思考的肉體而已!

 

八月五日 ── 我經由審判、定罪、判決的殺人過了一生。用斷頭台殺掉要用刀子殺死的你們。這個我,我!如果我做了我所殺掉的殺人犯做的事情,又有誰能夠看穿呢?

 

八月十日 ── 誰能夠看穿我呢?誰會懷疑我呢?特別是如果我挑選了跟我的殺人沒有任何利害關係的人的話?

 

八月十五日 ── 誘惑,誘惑宛如蛆蟲般鑽進我的體內。蛆蟲慢吞吞地爬著鑽了進來。然後在我的身體和精神的每一個角落走來走去,使我的念頭中只有一件事,也就是殺人這件事而已。

蛆蟲更鑽進了我的眼睛裡,讓我的眼睛渴望看到流血,看到死亡。蛆蟲又進入我的耳朵裡,在那裏,不斷地響著有如要被殺的人那斷氣慘叫般的未知的、可怕的、會把人胸膛撕裂,會讓人腦筋發狂的某種聲響。

隨後蛆蟲爬到我的腳上,我的腳被煽起想到進行殺人的場所去的慾望。並且蛆蟲也爬到我的手上,手被殺人的期望激動得哆嗦了。做為比別人還要優秀、自己的心的主人,對追求洗鍊感覺的自由男人來說,殺人一定是非常快樂、稀奇、合適的事情的!

 

八月二十二日 ── 我已經無法忍受了。於是作為初次的嘗試,先殺小動物看看!

我的男僕尚在鳥籠裡養著一隻五色的金翅雀,吊在僕人餐廳的窗前。我支使他出去處理事情,然後將小鳥抓在手中。手中可以感受小小心臟的鼓動。小鳥全身濕熱。

我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不時試著用力掐緊看看。於是小鳥的心臟跳得更快了。那真是幾乎令人難忍的快感。我差點就把小鳥掐死了。不過即使掐死,也應該是看不到血的。

於是我拿來剪刀,那是剪指甲用的小剪刀。然後在小鳥的喉嚨上輕輕剪了三下。小鳥張開喙嘴,掙扎著想要逃走。不過我並沒有放鬆。啊,我抓得緊緊的。即使那是瘋狂了的狗,我也不會放鬆的。

隨後我看著血流了下來。血紅而透明,閃閃發光。這是多麼美啊!我非常想喝那血,於是就用唇端沾了一下!可口極了。可是小鳥的血只有一丁點兒。所以觀賞的時間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久。要是可以看到公牛流血的話,那不知道有多美好呢!

隨後我像殺人犯那樣,像真正的殺人犯那樣做了。首先將剪刀洗乾淨,接著洗手,把水倒掉,把小鳥的身體拿到院子裡去,準備埋掉。然後埋在無花果樹下。不必擔心會被誰發現。以後我要每天吃一粒這棵無花果樹的果實。一點也沒錯,只要我們知道方法,是可以充分享受人生的。

僕人哭了。他相信小鳥逃走了,作夢也沒想到來懷疑我。哈、哈、哈……

 

八月二十五日 ── 我無論如何非殺人不可,無論如何!

 

八月三十日 ── 終於實行了。那是多麼簡單呀!

今天我到維努森林去散步。當時我甚麼也沒有想。是真的,我沒有一點邪念。可是路上有一個小孩,一個小男孩在吃著奶油麵包。他一看到我,立刻就停止吃麵包,說:

「裁判長先生,你好。」

就在那一瞬間,我想到:

「殺掉這個孩子如何?」

於是我問他:

「孩子,你一個人玩嗎?」

「是的。」

「這個森林裡沒有別的人嗎?」

「是的。」

想要殺掉那個孩子的念頭,宛如酒精般讓我陶醉了。我認為那個孩子一定會逃跑的,就裝出若無其事的神情,靜靜地靠近過去。然後突然抓住他的脖子,使出全身的力氣,用力掐下去。

那個孩子用驚恐的眼睛凝視著我。那是怎樣的眼睛啊?又圓又深,透明清澈,真是一雙驚人的眼睛。我從來沒有那樣粗暴地感動過……但那也只是一瞬間而已。他用小小的雙手握住我的手腕,全身有如被燒焦的羽毛般扭動著,不過不一會兒就動也不動了。

我的心臟怦跳起來。啊!我想起了那隻小鳥的心臟!我將屍體扔進水溝裡,上面用草蓋好。

隨後回到家裡去,飽飽地吃了一頓晚餐。啊!殺人實在太簡單了。那天晚上,我感到非常快活,身心都舒暢極了,覺得就像是恢復了年輕似的。我在省長的宅邸裡度過了夜晚,大家都稱讚我才華洋溢。

但是我沒有看到血!我的心情極為平靜。

 

八月三十日 ── 屍體被發現了,開始搜尋犯人。哈、哈、哈……

 

九月一日 ── 逮捕了二名流浪漢,不過沒有證據。

 

九月二日 ── 那個孩子的父母親來見我,哭得非常傷心!哈、哈、哈……

 

十月六日 ── 完全找不到線索。人們議論紛紛,說一定是哪個流氓下的毒手。哈、哈、哈……要是能看到流血的話,我現在的心情一定會非常平靜的。

 

十月十日 ── 想要殺人的熱切渴望,在我的骨髓中跑來跑去。那就跟二十歲時折磨我的愛的熱情沒有兩樣。

 

十月二十日 ── 又殺了一個。午飯過後,我到河邊去散步,看到一個釣客在柳樹下睡著了。那是中午十二點。旁邊的馬鈴薯田裡,插著一把最合適不過的鋤頭。

我抓起那把鋤頭,取了回來。然後有如棍棒般高高揮起,用鋤尖只一剮,釣客的腦袋就裂成了兩半。

噢!那個人的血汨汨流了出來!跟著腦漿一起,粉紅色的血滿溢而出!靜靜地流進河裡。之後我踩著沉重的腳步走了起來。要是被人看到了,哈、哈、哈……我一定會成為偉大的殺人犯轟動世界的。

 

十月二十五日 ── 釣客的命案引起了巨大的迴響。一般人都說是跟被害人一起釣魚的外甥所下的毒手。

 

十月二十六日 ── 預審法官斷定那外甥是真正的犯人。鎮上的人也都相信。

 

 十月二十七日 ── 那外甥非常不會反駁。他堅決地說他到村子裡買麵包和乾酪去了,聲稱一定是在他不在的時候,有人把他的舅舅給殺了!但是誰也不相信他所說的!

   

十月二十八日 ── 那外甥被拷打得思緒亂成一團,快要招供認罪了!哈、哈、哈……審判本來就是這樣的!

 

 十一月十五日 ── 對那外甥鐵證如山的證據,不斷搜集過來。他有資格繼承舅舅的遺產。在這場重罪審判中,我擔任的是審判長。

   

一月二十五日 ── 死刑!死刑!死刑!我宣判他死刑!哈、哈、哈……檢察長有如天使般地說了出來!哈、哈、哈……還有一件事。我要去看他被處死!

   

三月十日  ─ 結束了。今天早上那外甥被送上斷頭台。他死得可真漂亮!真漂亮!我感到非常愈快!

 

人的頭被斬斷時,看起來實在太美了!血像波浪般,完全像波浪般噴湧出來。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把身體泡在那血中。要是可以躺在那血的下面,讓頭髮和臉浴著血,變成鮮紅,變成鮮紅再起來,那應該正是羽化登仙的喜悅!啊!要是被人知道的話!

 

從現在起要稍微等一下。現在已經可以等了。因為要是弄不好,即使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很有可能會露出馬腳來的。

 

 

 

 

 

這部日記又滿滿地寫了很多頁。不過完全沒有記述新的罪惡。

 

這部日記交給了精神科醫師去分析,據他們說,跟這個瘋狂的怪物同樣巧妙、可怕的狂人,還有很多存在於這個人世間,只是我們都沒有覺察出來。

 

 

 

                        ( 莫泊桑   一八八五年九月十日 )

 

 

 

 

 

以上,抄錄自志文出版社蕭逢年翻譯的《莫泊桑短篇全集 8 》

 

 

4972個字,讓我忙了幾個小時。

 

 

告訴兒孫我正忙著在抄莫泊桑的一篇小說。

 

 

兒子說人家抄心經你抄莫泊桑。

 

 

我說這很重要。

 

 

我想藉十九世紀的這一篇小說來提醒朋友,從古至今

 

『跟這個瘋狂的怪物同樣巧妙、可怕的狂人,還有很多存在於這個人世間,只是我們都沒有覺察出來。』

 

 

 

 

最近發生的驚悚事件:

 

 

 

五子命案模仿洪若潭滅門案

 

 

 

 

                  

龔重安割八歲女童咽喉

 

 

 

2014鄭捷在捷運車廂隨機殺人事件

 

 

 

鄭捷殺人事件民間版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我的兒子,帶著他的妻子兒女,開車南下,到朴子帶他的外婆我的媽媽出門走走。

 

我不免忖思,天氣好熱,能帶外婆到哪裡走走呢?

 

  DSC_2639  

 

在臉書上看媳婦上傳的照片〜 有驚喜!

 

怎麼知道帶外婆到「朴子藝術公園」? 真是很理想的地點!

 

我媽媽可能很久沒有走到這兒。也有可能是第一次走到裡面去。

 

讚嘆否?

 

DSC_2644  

1432979591238

 

孫媳婦很好呢,來探望外婆好幾回,外婆很感謝,也盛讚「有嘴有水」,是很難得的少年人。

 

1432979611003  

 

也來到朴子火車頭小廣場。↓

 

不運甘蔗了,改為紀念車站,沿線鐵軌拆除,改成帶狀綠地公園。

 

這兒離家近,但是我媽媽通常只走到前面一些些的「大市」買菜。

 

DSC_2671  

外婆身高只到孫肩頭,我呢?

DSC_2673   

 

我的兒子在電話中告訴我,從帶外婆出來吃午餐到各個點的遊走,五六個小時,外婆體力不錯。

 

我的媳婦在臉書上寫:「孩子們的阿祖很開心。」

 

我也很開心,真的很開心。

 

 

                               連結某次的回家剪影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 May 30 Sat 2015 00:01
  • 牽掛

 

那日黃昏,我在朴子,習慣性的出門走走路,繞一圈

在路上見到對面廊下二個人,一坐一站,面向馬路坐著的一位老人家,我覺得我認識她,橫過馬路,向站在一旁的「年輕女士」問起這位老人家是否為某某。年輕女士笑著點頭:「媽,你認得這位是誰嗎?」

 

老人家早年與我們是「菜市場鄰居」。她與丈夫有個賣青菜的「格子」,她家賣的青菜先束成一把一把,有好幾樣,每樣少少幾把、幾包。

那年我是小學生,也許剛到朴子也不算久。有個下午,她低聲對我說:「阿娜,我帶你去你八姑家。」我毫不遲疑跟她走。記憶是沿著「鹽水大路」走,走到「鴨母寮」,現今道路編號台19線。

 

我見到姑媽,姑媽見到我,姑媽剎時哭出聲。

雖然她很快止住,轉悲為喜地說我腳長,剛好有很多好東西吃。

但是,也在瞬間,我的情感也有了畫地為牢的部分,之後奇妙地在空冥中和一首歌連結:

 

原汁原味的 郭金發 太悲情,還不到七十歲不要聽。

 

聽聽 ,也許還可以。

 

    

 

 

 

 

可愛的馬

 

作陣也已經五年 今日也著愛分開
手摸著心愛的馬呦 不覺珠淚滴 啊~ 啊~
可愛的馬呀 乖乖聽人嘴 可愛的馬呀 不通流珠淚啊
啊~不通流珠淚 阮也猶原不甘離開 心頭像針塊威

彼日也伴阮跑過 對面彼平小山崙
想起來像在面前 引人心憂悶 啊~ 啊~
可愛的馬呀 時常卡溫順 可愛的馬呀 時常思念阮
啊~時常思念阮 原諒阮也為著生活 賣你來換飯吞

日頭也將近落西 不甘也著放伊去
依賴著新的主人 不通心傷悲 啊~ 啊~
可愛的馬啊 忍耐過日子 可愛的馬啊 不通心稀微
啊~不通心稀微 你若有聽人教示 人總會疼惜你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 May 29 Fri 2015 08:06
  • 小犬

 

PhotoWindow_20150502130526  

 

 

小犬」是以前的人對別人謙稱自己的兒子。也就是說,兒子是白話文,小犬是文言文,雖然字數一樣多。

 

有一回在餐桌上,小龐的爸爸反掌介紹小龐,說:「這位是小犬

 

這有奇怪,在座的除了韶安,誰不知道他是他的小犬

 

一定有下文

 

 

「在外面吃飯,連盤子都端起來舔。」

 

 

 

 

 

 

小龐胃口好,一向都好,有圖為證。↓

 

.6_lx3qNCSgYpDrHNoqvfw[1]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PhotoWindow_20150528123157  

PhotoWindow_20150528123124  

PhotoWindow_20150528123319  

PhotoWindow_20150528124513  

PhotoWindow_20150528124526  

PhotoWindow_20150528124553    

PhotoWindow_20150528124611  

PhotoWindow_20150528130035  

PhotoWindow_20150528130521  

PhotoWindow_20150528130050  

PhotoWindow_20150528130102  

PhotoWindow_20150528124624  

PhotoWindow_20150528124843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早舖了無題」不是故意無題而是想不到切題

承蒙大魚老師也是一早,悄悄地送來一些養分,包括說我聰明

於是我又帶著相機來到菩提樹下

 

PhotoWindow_20150527103510  

 

↑ 從東邊的這棵菩提樹看得到西邊的那棵菩提樹 ↓

  

PhotoWindow_20150527103552  

 

PhotoWindow_20150527103535

 

PhotoWindow_20150527110114  

 

PhotoWindow_20150527110129  

 

PhotoWindow_20150527110146  

 

PhotoWindow_20150527110211  

 

 

以下是水黃皮

 

PhotoWindow_20150527110229  

 

PhotoWindow_20150527110256  

 

PhotoWindow_20150527110317  

 

PhotoWindow_20150527110338  

 

謝謝大魚老師!

 

 

 

另外附帶補記小人兒可愛言語

 

昨晚餐備好上桌,韶安展示她自理的髮型。

阿公阿嬤要出門,但先去拿相機幫韶安照二張

韶安說:「我就知道!」

 

PhotoWindow_20150527113710  

 

小龐則是發問:「你是甚麼病,有必要到那麼大的醫院去看病?」

「小龐言重了,阿嬤只是去拿個高血壓藥。」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May 27 Wed 2015 07:42
  • 無題

 

二三月間菩提樹還在落葉

五月,新枝新葉張揚,長高。

於今,整樹穿戴好了。

新葉透光含光色彩好豐富

 

在地面找個位置攝影 ─ 和眼睛看到的差很大!↓ 

 

PhotoWindow_20150526084724  

 

找另一株,比較空曠的,遠遠照它,還是暗黑沒顏色。

 

於是爬高,聰明模式〈相機〉,新菩提如下。↓

 

PhotoWindow_20150526084741    

 

好久沒爬這麼高,心臟蹦蹦跳。

 下地之前,照了張垂在眼前的水黃皮。↓

 

PhotoWindow_20150526084757  

  

半年不見的阿婆,滿面春風好典範。↓

 

PhotoWindow_20150526084838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午後三四點雨停了出門走走

 

 PhotoWindow_20150525181951 

PhotoWindow_20150525182004  

 

穿過公園看看大圳。

 

農田休耕中,圳裡流動的水位低,灌溉用的分支渠道沒有足夠的水流。

〈此刻查看石門水庫水位是228.12公尺,比最困窘時的217多了10公尺。〉

 

PhotoWindow_20150525182232  

PhotoWindow_20150626163350  

PhotoWindow_20150525195157  

↑水車的底沾不到水(329日)

 

↓這個圳中的設施,離大圳介壽隧道口數十米遠。有水浸潤,顏色較深的部分可視為大圳的「水位」。(423日)

 

PhotoWindow_20150525194940  

 

↓看到在大圳邊新蓋給老土地公安座的廟,一時以為「終於換了個合理的來了」。 

 

PhotoWindow_20150525182047

 

  

新建置的土地公廟是「組合屋」。

三個階梯,得小心移動;平台狹小,善男信女太高或太胖都不便。所以我就一直抱怨,說這樣不對,比例看起來更是不對。

當下我以為主事者聽到我的話也有同感,進而從善如流重新組合。

    

IMG_3971 (2)  

翻出照片,仔細比對。

 

笑了。

 

土地公廟的主體並沒有更換,只是搭的棚架拆除了。

 

想起漢聲中國童話取自列子的「太陽問答」:太陽的大小千古不變,認為太陽剛出來時離我們比較近,中午比較遠的是一種眼睛的「錯覺」。早晨太陽多半有山或「高樓」與它對比,看起來比較大。中午獨掛高空,無有東西比較,看起來比較小。

 

IMG_3972 (2)

 

↓原來的土地公廟。土地公可有比較喜歡哪個? 

IMG_0909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1432448116664  

1432448150330  

IMG_0527  

敬請期待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讓你猜猜這是寶島的哪一站?

PhotoWindow_20150522205218

 

路燈是這樣 ↓

PhotoWindow_20150522205253  

 

遊人是這樣 ↓

PhotoWindow_20150522231900    

 

還有這樣 ↓

PhotoWindow_20150522205710  

 

落葉停步道別 ↓

PhotoWindow_20150522205607  

 

山嵐又湧又飄

PhotoWindow_20150522211333  

 

山嵐總讓我詞窮

PhotoWindow_20150522211350  

詞窮

PhotoWindow_20150522211405  

 詞窮沒有字

PhotoWindow_20150522211443    

 沒有字

 

 

PhotoWindow_20150522205349  

PhotoWindow_20150523134131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夜裡下著涼爽的雨

清早,鳥叫鳥跳鳥拍翅, 雨停了麼? 

 

豪雨預報,一直報,社區各車道出入口備好機具,以防據說比「颱風雨」更豪大的「梅雨」造成不便!

PhotoWindow_20150521175801  

 

這日,清晨五點多,間歇的小雨,撐傘在社區繞圈子漫步將近一個小時,之後到兒孫住處。

大約有一個月沒有來。

樓頂一棵老紫薇乾枯了一枝,這二天的新雨是來晚了。

PhotoWindow_20150521175818  

仔細清理落葉,確保樓頂洩水無礙。

順便剪幾支紅色系五彩千年木組個植物拼盤。

PhotoWindow_20150521175833  

稍晚又回兒孫住處等待黃小姐來打掃。

不想再度上樓,就在中庭等。

發現中庭也有沙漠玫瑰。

PhotoWindow_20150521175848  

和彩葉草共同一盆

PhotoWindow_20150521175923

葉片上雨水成珠

PhotoWindow_20150521175904  

 牆邊有一株花朵量比較多的。 ↓

PhotoWindow_20150521175944  

 

多年以來,一直為這中庭補上季節的豐富的植栽,是一位鄰居,周先生。

而之前負責園藝的陳先生,總是把場所維持得整潔。

 

PhotoWindow_20150521180410  

IMG_0511  

PhotoWindow_20150521180457  

PhotoWindow_20150521180509  

PhotoWindow_20150521180525  

PhotoWindow_20150521180424  

PhotoWindow_20150521180443  

 

補充一張韶安的<熊熊湊熱鬧>

PhotoWindow_20150522140906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PhotoWindow_20150511112205  

PhotoWindow_20150512155030  

PhotoWindow_20150512155051  

 

在老父親的治喪事宜中需要一位封釘」的人平輩中若無適宜的人就在晚輩中找,由晚輩腳踏矮凳來勝任

為此,跑一趟布袋。

在阿姨家旁邊見到一棵火紅全開的鳳凰木。久違之感油然而生。

在我服務的學校在我居住的社區都有大棵的鳳凰木,花開的季節到了,等他艷紅等他茂盛,但是總等不到心中預期的,季節就過去了。

 

 

去年五月阿姨在大林慈濟醫院動了個不算小的手術,手術成功,術後修養也得宜,我去探望,阿姨要表妹載我回朴子順便看看父母。就在東石國中與朴子國小圍牆邊看到盛開的阿勃勒。阿勃勒花開之美,近年在網路見識,去年是第一次眼見第一次置身在這種真實的美之中。

倏忽,又見到阿勃勒優美大方的花串。時間過得很快。

 

PhotoWindow_20150520113621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一開始母親的菜園」為題

想想,加果」字成為母親的果菜園」因為有桑葚(收成甚豐)木瓜土芭樂甘蔗還有〝諾麗果〞

再想想,又加了「花」。茉莉花玫瑰花萬壽花還有絲瓜花

最後,就以「母親的果菜花園」為題

 

PhotoWindow_20150517195718  

↑ 如果我的八十歲有到來 應該就是這個模樣

 

 PhotoWindow_20150512160525  

這個門是二位老人家合力建構的,最高點的目的是為了防止狗兒進入

 

PhotoWindow_20150512160628  

↑產果量很大的一棵桑

 

↓番薯葉

PhotoWindow_20150512160645  

PhotoWindow_20150512160610  

上圖的果,叫「諾麗果」。

我初在鏡頭裡看它以為是葉子長得太大果子又變形的不幸的「釋迦」。大魚老師看到照片的指名回應讓我回去細看一番,原來久仰大名的富含酵素之果長這個樣,媽媽轉述誰誰摘去燉雞都說味道像餿水並不美味。

 

補二張有葉有果有花的<釋迦>的今照 ↓

PhotoWindow_20150520113635  

PhotoWindow_20150520113649  

 

PhotoWindow_20150512160755  

玫瑰

IMG_5632  

紅花美  白花香  茄子嫩

PhotoWindow_20150517195731  

PhotoWindow_20150512160705  

芭樂那麼多顆!

矮木瓜

PhotoWindow_20150517195815  

PhotoWindow_20150517195801  

↑ 香椿

↓ 特別一提的 "甘蔗 "

我小時候幾乎一整年都有紅甘蔗吃,挖地坑大量保存的,吃到後來,有部分發酵發芽。

PhotoWindow_20150517195745  

PhotoWindow_20150517195659  

↑ 我媽媽偏愛仙人掌與玫瑰

↓ 媽媽正在挑選她自己種自己曬的紅蔥頭,要給我帶回家的。

PhotoWindow_20150518133227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PhotoWindow_20150519085350  

 上圖這株的花在去年秋天初綻神氣美美的過了整個冬天,而在今年三月初全盛過後,漸漸以枯萎的姿勢牢牢地垂掛在枝頭葉片一日一日枯乾掉落,到一片不留的地步。四月百花開,唯獨它沉潛有若長眠。五月,乾枝上新芽處處發。看來樹形將比去年豐滿。

 

下圖 我在去年初秋移植上面那棵煙火樹樹下的苗到甕裡的第一株。已經發出九處新芽。

 

PhotoWindow_20150519085337

 

 

把一棵〝樹〞種在六十公升的甕裡,這棵樹將如何生長?

 

你的疑問也是我的疑問,讓時間給出答案吧。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PhotoWindow_20150509200007  

PhotoWindow_20150509200023  

PhotoWindow_20150509200036  

PhotoWindow_20150517134556  

PhotoWindow_20150517134610  

 以上,是朴子娘家巷子口、巷子內鄰居種在盆子裡的「沙漠玫瑰」。

 下圖,社區一鄰居,二十多年來就以二盆沙漠玫瑰在門口造景。 

PhotoWindow_20150517133643  

 

PhotoWindow_20150518063835  

  

南嘉義北桃園的沙漠玫瑰,南方顯然優勝許多。

因此,按下擁有它在自家小院的念頭。

 

但這回在朴子見識到家家有沙漠玫瑰。

我被感染,有點動心。

 

而靈異的是,是,它自動上門了。

 

14日那天,一位鄰居打算棄養一些植物,說她種煩了,問我可願意領養二盆「開得很漂亮的花」(我懷疑她忘了它叫沙漠玫瑰)。

 

我願意,我非常願意! 

 

PhotoWindow_20150517134541  

↑ 隨即來到我家,還附帶二株鮮活的,以前叫日日春,現在叫長春花的幼株。

 

PhotoWindow_20150517133607  

  我把它們換盆,一是現成的舊盆。 ↑

 

一是特別到「天御花園」挑一下的新盆。 ↓ 

PhotoWindow_20150517133628  

 

 

而今而後,可以身體力行去了解玫瑰

 

 

 ↓ 移到後院  北邊 夏季陽光充足

 

PhotoWindow_20150518104241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  2018,4月16日  

IMG_8008.jpg

石蓮花在一起,牆

 

IMG_8010.jpg

 

IMG_8009.jpg

 

IMG_8011.jpg

↑ 怎能忘記小烏龜

 

↓ 許阿伯的彩盆

IMG_8012.jpg

 

IMG_8017.jpg

 

↓ 掛在院子外面的石蓮

IMG_8013.jpg

 

IMG_8041.jpg

 

 

 

● 2015,石蓮初種時

  PhotoWindow_20150514203026  

 

PhotoWindow_20150515090140  

 

PhotoWindow_20150515090159  

 

PhotoWindow_20150515090212

 

PhotoWindow_20150515090224  

 

PhotoWindow_20150515090236  

 

PhotoWindow_20150515090249  

 

PhotoWindow_20150515090302  

 

PhotoWindow_20150515090316  

 

石蓮花拾人聰慧方便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老父親以九十五高齡辭世

 

父親出生在大陸湖南澧縣,投身軍旅歷程我們並不詳細知曉,我憑小時候翻看他一本畢業紀念冊,記憶他是「陸軍官校21期」畢業生。可能抗日、國共內戰都有參與。來到台灣,因為肺結核長期療養而在少校階段退伍。與我母親結緣在他退伍之後,那時我讀小學四年級。我結婚成家之初,我先生曾陪伴父親北上開同學會。政府開放老兵回大陸探親,老父親也速速帶我母親一起回鄉一趟。而在今年的五月二日,他像所有老兵一樣吞下生逢戰爭時代的所有生命況味,不再有聲息。

 

生前交代,大陸老家已無兄弟姊妹,待後事辦好後再告知晚輩稟告先翁即可。在台灣寥寥無幾的朋友也凋零殆盡。所以,我們為父親送終,只向母親的娘家報喪。

 

阿姨姨丈們隨即來靈前致意,並告知他們也老了就此辭別不再送上山頭。

 

我二舅(其實是大舅,我們叫大舅的是外公的兄嫂唯一的兒子)的小兒子和三舅的小兒子連袂到。記憶中他們才剛會走路,於今再見,已是五十幾了。二舅剛走不久(九十歲,和他的父親大人我的外公一樣走得敏捷俐落〉,像極二舅的這位表弟特地來為他的姑丈的告別式當日預先核對總項,希望流程周延順暢,讓古人今人都安適。一旁三舅的小兒子就像他的父他的母一樣,眉眼微笑傾聽。

 

四舅、五舅家的兒媳和孫媳帶來一車舅家的總牲禮,新時代的鮮果鮮花,靈堂隨即亮起來,美麗了。二對婆媳,我第一次聽她們說話,說舅家還在的老人家都算不能視事了,說我的四舅媽忘了每個人但記得這個大家庭,若問:「認不認得我是誰?」 她一定說:「我知道你是誰,你是咱裡面的人。」

 

三舅的女兒和她的先生白天忙著收成池塘裡的魚走不開,而以二個夜晚陪著守靈,並供上一對鮮花柱,以「孝侄」之名。我想這對孑然一身來台的老父親而言一定有感。

 

三舅的長子也來二趟,剛滿六十五的初老之人,四年前交棒給下一代,自己在山上一處私人建的寺當「廟公」,早課晚課和讀經,說讀一本經,一回一回感受有所不同。三舅的次子,離鄉從公,定居新北,也回來跟這位家族中唯一的「外省」親戚告別。

 

另有值得一提的一位,早年的隔壁鄰居嬸,現今是已有曾孫數名的福氣人,她來靈前行跪拜禮,也入內瞻仰遺容。說當年嚴厲,從早忙到晚不得歇,晚上在三樓燒洗澡水常在灶前打瞌睡,又讓婆婆高聲幹噍,住在隔壁的我的父母親欲以自家的熱水器燒熱水供應給她,她雖不敢接受,但心中非常感謝。

 

 

蓋棺論定了。

老父親「關山奪路」的一生,何其慘烈何其辛苦,這天上掉下來地上長出來的一切一切他承受了,晚年充滿迷惘,但不忘規律不棄自律,悠悠長長的一生終於就此縱身烈火化成灰。

 

在骨灰入塔位的那時刻,我修改道士的提詞,我說的是我最想說的:

「爸爸,我是阿娜,謝謝你照顧我這麼多年!」

我本家的姑姑說得對:生的請一邊,養的喀大天!

 

 

DSCF3833  

 

     已經很老的父親用腳踏車幫我載<重物> , 送我到體育館旁等高鐵接駁車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人生的第一場殤逝記憶,因為一個小小的生命埋頭溺斃在中間有一條橫木的鉛桶裡,她是我妹妹

 

我本家祖父的喪禮舉行時,那時我讀初中,離開本家的我不知道該怎麼回去加入,缺席了。知道祖父葬在嘉義市的彌陀寺,師專時期的「打靶練習」路過彌陀寺,癡心希望能看到祖父的墳。

 

民國七十年的暑假,奔我生父的喪。為等待至親,尚未入棺,頭枕冥紙,停身在一塊板上,小我四歲的弟弟跪在一旁哭得很傷心。當時我大腹便便,姑媽說「顧生無顧死」,看過就好了,以後的治喪我不用再奔波參與,我毫不遲疑地照辦,「我身上流著涼涼的血」,就是當時的省思。

 

高壽又健康的外祖父在某年(記不得,收藏的訃聞也一時找不著)的大年初二清早因心肌梗塞突然過世。老人家的女兒加上我這外孫女共五人,在告別式前一晚的法事之後的深夜一起在我三舅家一間大通鋪休息,我嘉義阿姨說她沒辦法忍受「二邊都有人」的睡法她要睡在窗邊,然後叫我來睡「中間」,免得落下眠床,這話一出引起爆笑,那是我小時候生活在外婆家就睡在二位尚未出嫁的阿姨之間,這也打開「以前」和「以後」的話匣子,一說說到天亮也笑到天亮,和她們奔喪時從「路頭」跪著哭進廳堂的規矩實在差很大。(主事的舅舅很了解時代在轉變,文化民俗也可以變,他讓下一輩等在路頭,待奔喪的姑姑一跪下即攙扶起)

在外公的喪禮中我體會喪禮無可避免地成為另一種家族聚會,有太多人有太多事要說。

 

外公過世不到一年,外婆也逝世。遺體安詳在廳堂,多位表兄弟在一旁陪伴,四舅家的文發表哥看到螞蟻爬在阿嬤身上,伸手一隻一隻清除,這舉動讓我非常感動,也記憶深刻。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離家幾日包含網路

 

登入痞客邦管理頁面誰來我家」欄上,「台媽」「台北姨婆」的註冊圖像成列

是呀,以我三天兩頭鋪文的慣例這些天的空白算是異常狀態關心互動如台媽、姨婆者不免費心猜再三探頭來看看

 

溫情在虛擬空間一樣感受得到。

 

 

PhotoWindow_20150509131536  

 

韶安說她只有在家裡才想到阿嬤不在家在學校很快樂就忘記了

 

這樣很正確

 

 

阿公說帶我出去走走。

 

既然是為我,那麼就「石門水庫」吧。

 

PhotoWindow_20150509131348  

PhotoWindow_20150509131414  

PhotoWindow_20150509131433  

PhotoWindow_20150509132201  

 

石門水庫,四季都美。

 

 

 

水情有改善。

 

下圖在槭林步道中一座小橋,橋下有水流。

 

PhotoWindow_20150509131451  

 

 

下圖,左上格,擺在石頭上的落果只是滿地落果的一小分。

駐足一下,就聽得幾聲果落的聲音。

抬頭但見槭樹葉新簇簇(右上格),但肯定不是它。

 

尋到左下格那棵照得不夠清楚,又是不知名的樹,它的果子布滿枝幹,葉子是心形。

我認為葉子和右下格那棵小樹苗的葉子「如出一轍」。 

 

PhotoWindow_20150509131301  

 

 

 

石門水庫遊罷,順道「百吉古道」。 ↓ 

 

PhotoWindow_20150509132218  

PhotoWindow_20150509131235  

 

 

我回來了,繼續我的言語。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