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10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首同名的歌:在那遙遠的地方

 

網路為我帶來不可思議的友誼,凱洛就是其一。

我痞客邦的格友和凱洛有交集的不少,

凱洛的格子久未更新,多麼叫人思念,

於是,我用我的資源家婆一番。

 

前提,我含蓄發問,

她甚麼話也沒有說,馬上比個大拇指加一撮紅火。

我對表情的解讀只有一個方向,

所以,各位老格友,

看吧

 

IMG_6328.JPG

 

跑去La Jolla 踩海水

 

IMG_6336.JPG

 

一整個心曠神怡

 

IMG_6330.JPG

 

現在很喜歡一個人幹這種事

 

IMG_6331.JPG

 

很多人在浮潛,好羨慕

 

 

 

 

IMG_6332.JPG

 

● 星期六,學校海邊私人校區,

   想報名學立槳

 

IMG_6338.JPG

 

 

 

● 2016 8月下旬

 IMG_6339.JPG

↑ 上星期的事,還沒來得及撒嬌就出院了,

現已沒事,拍照留念罷了。

生平頭一遭 救護車送急診。

在學校開會發燒到103度。

打完點滴就出院,在家喝粥翹腳看電視,兩天沒上班。

 

 

 

 

● 立槳的第一堂課會泡水

IMG_6325.JPG

 

呵呵呵,落水二次,超好玩。

 

IMG_6455.JPG

 

 

 

 

● 只是想告訴你這裡有多漂亮,星期天早上還沒甚麼人

IMG_6326.JPG

 

 

 

 

● 水上Yoga

IMG_6333.JPG

 

IMG_6334.JPG

 

看見我了嗎?

 

IMG_6335.JPG

 

( 看見了,最平衡最挺立的那一位 )

 

 

新版在那遙遠的地方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0月26,小龐生日。

 

PhotoWindow_20161025195428.jpg

 

讀一讀寫在臉上的

 

PhotoWindow_20161025195457.jpg

 

PhotoWindow_20161025195530.jpg

 

PhotoWindow_20161025195600.jpg

 

PhotoWindow_20161025195632.jpg

 

生日快樂,生活快樂。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 Oct 25 Tue 2016 20:24
  • 模樣

 

 

● 韶安也愛針線活兒

 

PhotoWindow_20161025195234.jpg

 

PhotoWindow_20161025195305.jpg

 

自己全工, 又裁又縫。

 

一件一片裙,一條小圍脖,穿上身。

 

PhotoWindow_20161025195355.jpg

 

 

● 桂葱姨嬤加炫了韶安的

IMG_9559.JPG

 

IMG_9560.JPG

 

IMG_9561.JPG

 

IMG_9562.JPG

 

感謝有你們。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兒子開口,說想到苗栗「向天湖」一遊,請爸爸帶路。

這成行之日,10月23,星期天。

「阿公」竟然在4 點起床。

大家約好8點出門,在寶山休息站首度會合,

從國道3,98K寶山出口下高速公路,「兒子」跟著「爸爸」的車前行,

竹43縣道,一路到「峨眉湖」。

 

PhotoWindow_20161023215945.jpg

 

峨嵋湖上「細茅埔吊橋」,標示為「無菸吊橋」。

PhotoWindow_20161023204947.jpg

 

遊覽地區,有神奇寶貝可以抓。

前方的「彌勒佛大自然文化園區」則標示「全區禁止抓寶」。

走到彌勒大道側園,阿公也許考慮媳婦的信仰有別於台灣民間信仰,就此迴轉,往南庄前進。

 

車過依然人潮車潮的南庄市區,直上向天湖。

向天湖,不是第一次或第二次來,但這一回最是車多人多。

 

PhotoWindow_20161023205527.jpg

 

目測湖水面,也是最滿的一回。

但是,小龐問:「這是向天湖?」

我說:「第一次來到,我也是這麼想。」

照片看起來是還不錯的景觀,

 

PhotoWindow_20161023205705.jpg

 

PhotoWindow_20161023205740.jpg

 ↑ 環湖步道兩旁的苦茶樹,開花中。

 

↓ 阿公在兒子建議地點照下的 。

PhotoWindow_20161023210211.jpg

 

↓ 也是阿公照的

PhotoWindow_20161023211720.jpg

 

PhotoWindow_20161023210438.jpg

 

↓ 湖畔高處,有家「向天湖咖啡民宿」與「賽夏文化館」高低相看,這兒有不錯的個人套餐。

PhotoWindow_20161023211013.jpg

 

↓ 等待餐飲之前

PhotoWindow_20161023210840.jpg

 

PhotoWindow_20161023213053.jpg

 

這日下午一點,向天湖起霧。

回頭下山過南庄往「獅頭山」。

先在獅頭「勸化堂」停留。

 

PhotoWindow_20161023212305.jpg

 

PhotoWindow_20161023212343.jpg

 

PhotoWindow_20161023212642.jpg

 

在勸化堂,可以望遠。但遠山灰灰,獨近處這座山頭最清楚 ↓

PhotoWindow_20161023212539.jpg

 

 

↓ 水濂洞停車場。剛好台灣好行旅遊公車進站。

PhotoWindow_20161023213556.jpg

 

對「獅頭山」,我充滿迷惑。

早年,多早?民國七十年前後,在被「六福村」取代之前,我們帶學生的畢業旅行地點是這裡。

在獅頭或獅尾下了遊覽車,走向另一端。

記憶中走過水濂洞走上勸化堂,

全程用走的,遇到雨後不久的日子,感覺有點難度。

後來,都是阿公開車,

心裡想著當年那步行的路線到底藏在哪裡?

 

帶小朋友下去「水濂洞」路上,先說「水濂洞」並沒有水的簾幕,也沒有孫猴子等等,但臨溪的步道很不錯。

水濂洞之後,步行到「獅山遊客中心」。

 

PhotoWindow_20161023213216.jpg

↑ 叫不出名的漂亮的花。  (紫色的是大鄧伯花 ~ 謝台媽和大魚 )

 

曾經從紫薇樹下移植來三株小苗,

其一就像下圖這樣橫向開枝慢慢長。 

(「別人」是向上快長,還年年有花開,得以正名。)

PhotoWindow_20161023213318.jpg

 

PhotoWindow_20161023214045.jpg

 

發現兒子很熱心為家人留下影像記憶。

 

PhotoWindow_20161023214121.jpg

 

在向天湖的豐盛午餐,我飽足到連「冰」都吃不下。

PhotoWindow_20161023214156.jpg

 

PhotoWindow_20161023213249.jpg

↑ 有蘭花的樣,長在路邊,跟鬼針草一起。

( 閉鞘薑,它的葉子是成螺旋梯狀長的。 謝謝大魚老師!)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10月24,清曉弦月

PhotoWindow_20161024120125.jpg

 

天未亮,

坐在門口穿鞋,

聽到阿公漱洗的聲音。

難得的早起,問是否願意跟我去看晨曦。

 

今早,晨曦灰白無型,

好在,有隻自由貓,道個早。

 

PhotoWindow_20161024120158.jpg

 

 

● 台4線,向東,石門水庫。

PhotoWindow_20161024120227.jpg

 

距離最近的遠山和高樹就在這裡。

 

PhotoWindow_20161024120302.jpg

 

PhotoWindow_20161024120333.jpg

 

PhotoWindow_20161024120408.jpg

 

大壩與「中層」的連接道路,有著視覺上的險。

 

兼具美感考量的提醒設施接近完工 ↓

 

PhotoWindow_20161024120436.jpg

 

PhotoWindow_20161024120511.jpg

 

PhotoWindow_20161024120546.jpg

 

PhotoWindow_20161024120618.jpg

 

水上工作船,人員晨間會報中。

 

而我們要回家了。

 

PhotoWindow_20161024120650.jpg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韶安問:

「我長大以後,你還在嗎?」

 

PhotoWindow_20161022194003.jpg

 

「不知道,沒有人知道。」

 

PhotoWindow_20161022194031.jpg

 

「 這也沒關係 ~

 

PhotoWindow_20161022194133.jpg

 

我老了以後,會去找你。」韶安這麼說。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2016 10月18 午後三點,我的小阿姨放下人世間。

PhotoWindow_20161019102240.jpg

 

PhotoWindow_20161019102315.jpg

 

PhotoWindow_20161019102353.jpg

 

PhotoWindow_20161019102426.jpg

 

PhotoWindow_20161019102501.jpg

 

PhotoWindow_20161019102535.jpg

 

PhotoWindow_20161019102617.jpg

 

我以當日和一隻蜻蜓為印記記憶這一日。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0月17 星期一,

小龐韶安這天補前一日運動會的假。

 

在運動會之前,韶安跟阿嬤說起她今年的跑步項目可能是「第二名」,跟她同組的謝玉心跑得超級快。

阿嬤說:盡力跑,但不要跌倒。

一旁的小龐,沒有議論,看來一如過去,勝券在握。

 

那天黃昏,我從台北回家,在門口就被韶安問:

「你猜,我得甚麼牌?」

「金牌。」

「你怎麼知道?」

「小個子像子彈一樣飛,」

「不是,我是後來才追過的。」

 

 

 

PhotoWindow_20161018091102.jpg

 

社區中庭邊緣有一管水管破裂,水聲嘹亮,很快被「我」發現。

服務中心找來水電師,研判是「外管」,只有自來水公司才能修。

第三天台水來了工程人員,是外包商,研判會挖到社區中庭的地樑,得有回復的泥水工程,這又得往上報,等待真正台水的員工來看過情況,外包商才請領得到足夠款項。

這天,周一,正式施工。

這樣,噴了七天的水。

水聲不斷提醒,我沒有瘋掉,因為水庫滿水位。

 

PhotoWindow_20161020101151.jpg

 

 

PhotoWindow_20161018091326.jpg

 

在全民跑步運動項目小龐得了銀牌,小龐把它放在家裡沒帶過來。

阿嬤很想看看「銀色的獎牌」,於是小龐說他回家去拿。

陪他走到樓下,

他自己上樓,我在中庭賞賞花木等他。

他辦到了。

我說:「你不怕鬼了。」

他笑了。

 

PhotoWindow_20161018091244.jpg

 

 

韶安跟阿嬤一起在臥房看書,這兒光線非常好。

PhotoWindow_20161018091407.jpg

 

中場休息,

幫阿嬤裝扮一番,借用阿公有電的手機一一照相。

↓ 這是開始,我還可以接受,以下張張驚人,我LINE給兒子和女兒之後刪除。

PhotoWindow_20161018091508.jpg

 

 

晚上,和女兒跟Audrey 視訊,分享「異國」新聞。

PhotoWindow_20161018091955.jpg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不是我,

PhotoWindow_20161016190734.jpg

↑  不過這種事我也做得出來。我們是同學。

 

 

 

去年初,

「好不容易其實也很容易」,把小六同班的芝樺同學找到了。

通過電話之後,經過大約半年,

加上「花花」,

三人既高興又忐忑的在五十年後見到了老了太多的彼此。

這「第一次」,按下不表,因為不容易。

 

PhotoWindow_20161016190819.jpg

 

一年又過了,

芝樺同學邀約。

天仁「喫茶趣」士林店 向來深諳待客之道,

加上一旁福林公園,

我們有了一個吹著風的很愉悅的半日時光。

 

PhotoWindow_20161016190858.jpg

 

PhotoWindow_20161016190936.jpg

 

↑ 請一對路過的,來士林官邸觀光的,大陸年輕人幫我們攝的影。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小兔,老師給戴「高帽子」回家

安靜閱讀之星!

 

IMG_5358.JPG

 

可是,晨間上學,

小兔每每以「我不想離開你」向媽媽示愛兼撒賴。

「我實在搞不懂,美國小孩怎會不想上學?」

媽媽說得沒錯,

放學時候,小兔又說了:

「我可以在學校多待一下嗎?」

媽媽歸納,小兔可能是患了牛頓定律的症頭:動者恆動,靜者恆靜。

而且,他現在有空就擔心「隕石」掉下來。

「有考慮送他去做資賦優異鑑定。」

 

( 韶安小時候每在要回家洗澡睡覺的時刻,遲遲不出門,到了門口再切切道再見,說一次二次三次四次,數不清的再見,最後拔高聲調轉為淒厲暴哭,每天上演的戲碼,很誇張,令人難以消受期望趕快過去。現在是,一聲再見囉,咻,舞出去了,瀟灑到令人錯愕與激賞。)

 

 

● 小龐,被媽媽投訴怕鬼指數爆表,

在家裡緊跟著人,絆手絆腳令人受不了,

是不是住到阿公阿嬤這裡好?

 

PhotoWindow_20161013075522.jpg

 

韶安說哥哥會怕鬼,是聽了爸爸說爸爸有一位同事常常見鬼。

小龐太老實,那一聽,這一想:

博士都會遇到鬼,

那「我」呢?

謙卑的我,就此崩潰了。

 

 

男女有別,

● 韶安愛裝神弄鬼

PhotoWindow_20161005092019.jpg

 

 

● Audrey ,

IMG_5499.PNG

 

頭枕著貓背,眼睛看著視頻上的阿嬤,她在說:

 

PhotoWindow_20161013055703.jpg

 

我有貓!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0月13日,太陽露臉,出門走走。

大溪頭寮,台7線5K,「經國紀念館」,

也稱「大溪遊客中心」。

館前有免費的停車場。

館旁有寬敞的洗手間。

館內有字正腔圓的導覽。

也可以在這裡搭乘「台灣好行」風景線公車。

 

PhotoWindow_20161013152419.jpg

 

從頭寮陵寢旁的「門」走下去,

臨溪的步道,可以走到「慈湖」,

在地人稱為「兩蔣父子步道」。

步道示意圖,這回從缺,以文字簡述:

臨溪而建,行走方便。

抬頭見山,低頭溪谷菜園花田,

自然美景,向來幽靜。

 

 

PhotoWindow_20161013152846.jpg

 

↑ 幾株「蓪草」,長在靠台7道路那側的谷地,

站在步道上俯看,可以看得很仔細。

在此看過它頂上開花,但是照的相「不翼而飛」,就連結推廣一下

「網路上的佳作」

 

PhotoWindow_20161013152918.jpg

以下二圖,原株開的花 (2016 11 28)

IMG_8276.JPG

 

IMG_8279.JPG

 

再補二張,12月29下午拍的

IMG_9930.JPG

 

IMG_9932.JPG

 

以下二張蓪草初花,攝於東眼山,(2016 11 13)

IMG_7217.JPG

 

IMG_7218.JPG

 

↓ 一株「全新的樹」  雀榕

PhotoWindow_20161013152525.jpg

 

PhotoWindow_20161013152558.jpg

 

PhotoWindow_20161013152634.jpg

↓ 將來是這樣   (它會變綠,也會變黃)

PhotoWindow_20161013152710.jpg

 

PhotoWindow_20161013153201.jpg

 

步道盡頭,穿過新光集團「花海」的出入道路,進入「銅像公園」。

這時,在此的遊客數量比銅像少很多。

 

PhotoWindow_20161013153235.jpg

 

PhotoWindow_20161013153308.jpg

 

將黃的落羽松和新花的台灣欒樹框在一起

 

PhotoWindow_20161013153339.jpg

 

PhotoWindow_20161013153413.jpg

↑ 國旗飄揚

 

PhotoWindow_20161013153521.jpg

三棵高大的竹柏

PhotoWindow_20161013153449.jpg

 

PhotoWindow_20161013153557.jpg

 

在銅像公園對岸坐下來專心被風吹。

 

PhotoWindow_20161013153642.jpg

 

↓ 對面山頭鐵塔之間,打鐵寮古道的一個出入口在那兒。

PhotoWindow_20161013153716.jpg

 

陽光明媚,秋風涼爽,值得記憶。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喜歡走路,沒事就把路走長一點,

 

PhotoWindow_20161013080954.jpg

 

以至於今早看到這位於社區西側,也算是在主道邊的蒜香藤,特別開心。

好險,再過幾天就錯過。

蒜香藤,10月有它美麗的花期,短短的。

 

PhotoWindow_20161013081322.jpg

 

PhotoWindow_20161015094532.jpg

 

PhotoWindow_20161015094413.jpg

 

PhotoWindow_20161015094601.jpg

 

 

還有小院子裡的「煮飯花」,

再次原地重新生長,

生氣蓬勃,

它,會長成「它們」,

它們似乎不計較天氣 ↓

 

PhotoWindow_20161013081358.jpg

 

 

還有,石蓮花,它們都好好的,

PhotoWindow_20161015153655.jpg

 

PhotoWindow_20161015094236.jpg

 

有請笑咪咪的小烏龜出列 ↓

PhotoWindow_20161013081433.jpg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0月11日, 石門水庫薄霧

 

PhotoWindow_20161011121511.jpg

 

PhotoWindow_20161011121542.jpg

 

PhotoWindow_20161011121615.jpg

↑ 精算調節水位

 

↓ 244公尺,滿水位。

PhotoWindow_20161011121647.jpg

 

PhotoWindow_20161011121724.jpg

 

PhotoWindow_20161011121756.jpg

 

PhotoWindow_20161011121828.jpg

 

PhotoWindow_20161011121912.jpg

 

PhotoWindow_20161011121948.jpg

 

PhotoWindow_20161011122118.jpg

↑ 公車專用停車格。停車位實在很多,何必大意侵犯公權?

 

↓ 禁止攀爬,警語與救生圈同在。

PhotoWindow_20161011122220.jpg

 

PhotoWindow_20161011122252.jpg

 

↑ 大壩開放時間 06:00 ~ 21:30

大溪端的「坪林入口」牌告:早上4點開放,晚上11點關閉。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今天,中華民國105年國慶日。

 

DSCF9065

 

 

抄書慶國慶,特別艾利絲‧孟若 《愛的進程 THE PROGRESS OF LOVE》一書壓軸的篇章〈白丘〉裡的一小段。

 艾利絲‧孟若說故事,常常是大家都有分,人人是個角色,都有專屬的筆墨,誰是主角誰是配角,沒有明顯分際。是固守「愛和自由」這城池。

故事中,一家三代,從各自的居處來到「老家」的狩獵木屋度假,特別為中生代的「勞倫斯」慶祝四十歲生日。

故事的開頭和結尾是倫斯和伊莎貝爾這對中年夫妻及他們的兒女在此次度假的「後遺症」發作後的「後來」──各自重組了家庭。中間主幹是度假當時內外總總,加上祖母的「以前總總」。

穿插,倒敘,鋪陳,細描,實在是不小的陣仗。所以,孟若的每一篇作品,我最少讀二遍,才能略懂。

 

 本文相關的前提要

索菲,在大學二年級時懷了孕,對方是有婦之夫,為了自尊,也為了家族的自尊,她沒有任何要求,她相信孩子的爸爸會來探望。是來了,總共二回。

(索菲的父親放棄在德國相對稍好的生活環境,移居到此,期望更寬廣的自由。他如願創下更有規模的事業,成為此地知名的家族。)

 

以下抄錄的這一段落,占全文53頁中的2頁,以3.8趴的篇幅說祖母「索菲」在老家的湖裡游泳,遭遇小意外,裸身回來。

● 他們(勞倫斯夫妻和二個小孩)剛剛踏進走廊,索菲就從湖岸冒出,一絲不掛。她穿過修剪過的草坪,直朝他們走來。

「我遇到一樁小事故。」她說,「生日快樂,勞倫斯。」

這是伊莎貝爾(媳婦)頭一次看到一個赤裸的老太婆。有好幾點是她以前不知道的。與索菲的臉、脖子、手臂和手上皺巴巴的皮膚相比,她身體其餘部分的皮膚出奇地光滑,乳房很小,它們像小小的口袋………。

索菲當然不打算拿手臂擋住胸前,或是用手謙遜地摀住私處。她也沒有快步地從家人面前走過。她站在陽光中,一隻腳踩上走廊最低的一級台階 把暴露在他們眼皮底下的隱私範圍又稍稍擴大了一些些 平靜地解釋「在湖邊有人搶走我的浴袍。我的香菸和打火機也沒了。打火機掉到湖底去啦。」

「天啊,媽媽!」勞倫斯驚呼。

他匆忙拿取覆蓋食物的桌布巾。

「接著!」他說,把桌布朝她扔去。

索菲沒有伸手接。桌布掉在她腳下。

「勞倫斯,那是桌布!」

「別管了,」勞倫斯說,「把它披上!」

索菲彎腰撿起桌布,打量一番,隨手把它圍在身上,而且裹得鬆鬆垮垮。

「謝謝你,勞倫斯。希望這樣能讓你開心點。」接著講她的故事。

不,伊莎貝爾想,她(婆婆)不可能渾然不覺。這肯定是故意的。是場遊戲。狡猾地故作天真。這個誇張的老賣弄者。賣弄她的無邪,她的高潔,她的單純。怪異的老騙子。

目的就是 索菲的目的始終是讓兒子出洋相。要他在老婆和孩子面前出洋相。而他果然上當了。他站在走廊上,索菲的上方,羞愧的熱血湧到他的脖子,刺灼著他的耳朵,他費勁壓低聲音,卻按捺不住顫抖。

「那些壞小子多麼放肆,」伊莎貝爾回應索菲的描述,「我還以為他們都該可愛、快樂、上進之類的才對。」

「要是妳記得穿件泳衣,就甚麼事都不會發生了。」勞倫斯說。

 

 

● 我小小的感言

讀孟若筆下的那些生活,那些大事那些小節,我體會古老的東方和遙遠的西方,除了季節溫度有所不同、景觀有所不同、居住空間有所不同,屬於人的「基因」範疇,是非常非常地不時出現相同之處展現相同之舉。

前兩天,剛好看到公視轉播的「金鐘獎頒獎典禮」,也剛好看到頒獎人藍心湄穿著無敵創意禮服上台。  在那開懷縱情哈哈笑的瞬間,把索菲和藍心湄連結了。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Oct 09 Sun 2016 18:48
  • 某日

 

 

某日,

桃園大圳一隧道口,

保麗龍箱子在此轉圈轉圈轉圈,

六個面隨勢翻一翻。

 

PhotoWindow_20161008073835.jpg

 

 

隔日,箱上蹲了一隻鼠,

鼠也轉圈轉圈轉圈,

轉牠自己的圈。

 

牠和它在此遭遇,一起脫不了身。

 

箱子不可憐。

小鼠可憐。

 

牠為什麼要來?

‧ ‧ ‧

‧ ‧ ‧

 

凡動物,得以,為自己負責,

小小鼠也不例外。

這一想,得以轉身調頭,脫身了。

 

 

 

IMG_5431.JPG

 

這段大圳,

在桃園縣劉邦友縣長時代,

有人提議加蓋,

成為到內壢中壢,,,的快道。

 

 等一下!這條大路是要給誰走?

誰需要沿著灌溉渠道穿越良田開車到海邊?

 有路,就有受用人,,,

 小民咕,學者專家評估,,,

‧ ‧ ‧
‧ ‧ ‧

 

 

PhotoWindow_20161015095702.jpg

 

劉邦友縣長之後,呂秀蓮縣長,

新的規畫。

工程的主要含括,如上圖標示

隨即動工,

開挖伴隨大圳蜿蜒的水利地,

鑿設汙水排放道,

其上加蓋,

貼上磚,

成為休閒步道。

( 約3公尺寬,700公尺長 )

灌溉水道的兩壁也一併美化,

磚壁貼,形與色,都美。

 

 

下圖,二年前所見,

分隔汙水道並鞏固圳岸的階梯長條地,計畫的植栽是變葉木、馬纓丹、炮竹紅等

IMG_0915

日久,原生厲草崢嶸奪位。

 

 

天造良機,機不可失,

位種植達人牽手,

翻上翻下,

 

PhotoWindow_20161008073907.jpg

 

種野薑花 ↓

PhotoWindow_20161008073800.jpg

 

↓ 種芋

PhotoWindow_20161008073655.jpg

 

↓ 種南瓜

PhotoWindow_20161008073726.jpg

 

PhotoWindow_20161015095549.jpg

↑ 落花生

 

PhotoWindow_20161008073938.jpg

 

爬上爬下 這邊那邊,

十足自信 純粹快樂。

路人啞口吞話,風大危險也說不出口。

 

 

● 2016 10 15 補幾張大圳壁照

 

PhotoWindow_20161015095627.jpg

 

PhotoWindow_20161015095734.jpg

 

PhotoWindow_20161015095807.jpg

 

PhotoWindow_20161015095838.jpg

 

PhotoWindow_20161015095914.jpg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最近讀孟若的書,連帶想起美洲另一端的馬奎斯。

賈西亞‧馬奎斯,出生在1927,南美的作家,198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連結 維基百科

艾莉絲 ‧孟若,生於1931,北美的作家,2013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美洲的二位大家,一是男性一是女性,一在南美一在北美,出生年代,前後四年。他們都以家鄉為寫作源頭。那時的生活,受到二十世紀三零年代經濟大蕭條與第二次世界大戰、南美內戰的影響。

奮發在前的賈西亞‧馬奎斯寫的是二十世紀的「雄性生活」;隨後崢嶸的艾莉絲 ‧孟若寫的是跨二十、二十一世紀的「雌性生活」。

( 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1945。從歷史看,1914~1918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也才過去不久。兩次世界大戰和沒完沒了的內戰、內耗,在作家心靈沉潛,細水長流,匯聚成江河。)

 

 

 

 

《沒有人寫信給上校》,馬奎斯的中篇小說。

 

主角是位為共和國,為執政者打過仗的上校。上校沒有名,大家都叫他上校。而他的太太,以「女人」替名指名,她飽受哮喘折磨,卻有著無比的耐受性。

上校,是優秀的軍人,退役後,國家還是內戰未了,政權還是在更替,軍人的退伍金,懸宕、積欠。新的政府是允諾了,但是繼續懸宕積欠。

這對老夫妻過著極其貧困的生活,女人直指他們是「被兒子拋棄的孤兒」。

( 兒子在鬥雞場上被槍殺,兒子的朋友把鬥雞抱回來交給上校。鬥雞成了上校家賺錢養家的寄望,卻也是最後必須賣掉換取生和活的最後家產。 )

 

 

 

以下摘錄由楊耐冬教授翻譯的《沒有人寫信給上校》:

 

〇上校揭掉咖啡罐的頂蓋,看見裡面只剩下一小匙咖啡了。(這是開文第一句)

 

〇大概六十年了─自從上次內戰結束以來─上校除了等待以外別無他事可幹。

 

〇上校剛去送葬回來。

關於死者,她說:「他是1922年出生的,在我們兒子出生後一個月,四月七日。」

「這次送葬是一件特殊的事,」上校說,「這是我們多年來第一個自然死亡者。」

 

〇他不能忘記那隻綁在床角的公雞,那是一隻鬥雞。

 

〇出門前,下起,他在箱子裡找到一把大的舊雨傘。這是他的妻子在一次摸彩中抽到的,那次摸彩是為上校的政黨募集基金而舉行的集會。

 

〇不許送葬行列經過警察管制地區。我們不解,因為我們常常忘了我們是在軍法管制下的。

 

〇上校去照料那隻公雞。每個人都積下錢來賭這隻公雞。(他們的兒子已於九個月前在鬥雞場散發秘密文件而被槍殺。)

 

〇每個星期五,在船的汽笛響起之前上校走向碼頭去。最後一艘是郵件船。十五年來的等待,使他的直覺變得敏銳。他跟著郵政局長走,每次體驗一種不同的焦慮。醫生則在郵局裡等報紙。最後,郵政局長並未抬起頭來,說:「上校沒有信件。」

醫生和上校一起離開郵局,醫生一邊讀著報紙,在檢察制度下的新聞難得讀出甚麼消息,第一版幾乎全是訃聞,國際新聞是有關蘇彝士運河的報導。醫生把報紙交給上校回家繼續讀,上校的妻子問:「有沒有關於在鄉軍人的消息?」大約五年前就沒有再刊出發放養老金的名單了。

「如果妳想唱歌,妳就唱吧,」上校說,「發洩妳的愁悶是有好處的。」

 

〇醫生來探視上校太太的健康情況。給了上校一個信封,三張油印出來的有關國內軍事反抗的情形,秘密散發。

上校太太告訴醫生,上校發燒了:「昨天晚上他講了二小時有關內戰胡說八道的話。」

 

〇「當我自己健康的時候,我就想起我死去的兒子。」女人說。

「不要愁,郵件明天就會到。」上校說。

 

〇第二天,上校在醫生的診所前等著郵船到。

郵政局長把醫生的報紙和郵件交給醫生。

「仍是蘇彝士運河的問題。西方喪失立場。」醫生大聲念出大標題,他說:「對歐洲人而言,南美只是一個留著八字鬚,背上背著一把吉他,和一把槍的人。」

當郵政局長把郵袋甩到肩上去,他說:「沒有人寫信給上校。」

 

〇下個星期五他又去汽船那邊。那個晚上,他的妻子說:「我們等信等得夠久了,等上個十五年。」

上校說:「我們必須等到輪到我們的份兒。我們的號碼是一八二三。」

「自從我們開始等,那個號碼彩券都出現過兩次了。」他的妻子回答。

她建議換律師。以那筆退休金到來的其中一部份付律師費。

 

〇上校去見他的律師。

「我提醒過你,這事很費時日。」

「已經十五年了,這事看來已開始像個騙局了。」

「十五年前的事比較容易辦,後來又有個退伍軍人機構成立,有兩黨的人員在內。」

「所有我的同志,都在等待郵件中死去。」

「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那麼幸運,二十歲就當上了上校。尤其,沒有甚麼特別預算,因此政府必須調整預算。」

上校說:「這不是慈善救濟,我們是背負著重擔在拯救我們的共和國。」

律師說:「事實就是這樣,人的忘恩負義是說不完的。」

 

 

PhotoWindow_20161008073622.jpg

 

 

 

〇上校想到沒有得到公平的對待而感到非常痛苦。

律師花了許多時間才找到上校的「代理人委託文件」:

「你自己把它撕掉吧。」

「不,這是二十年的回憶。」上校還說他需要那些「政府的文件」,那是他要求賠償的證據。

律師攤開雙手,不可能的任務,律師說:

「那些證件經過許多的辦公室,經過數不清的人的手,天知道現在在哪裡。總統都換了七個,每個總統內閣起碼換十次,每個部長更換他的官員起碼百次。」

上校大為吃驚。

當他做馬康多革命軍區的軍需官時,走了六天的艱苦路程,運送兩箱黃金作為內戰時期的基金。他拖著驢子抵達尼倫迪亞營區的時候,是條約簽訂前的半小時。

那匹驢子因缺少飲食餓死了。

上校邦迪亞 ─ 大西洋革命軍的總指揮,簽收了那筆基金,包括他投降清單上的兩箱黃金。

那些文件是價值連城的。

「沒有人可以把文件帶回家呀。」上校說

「那也要花幾百年的時間才能查證。」律師說

「那沒關係,等得了大事,就得等繁瑣的小事。」

 

〇 上校回家,鋪好了紙筆,問起他的妻子:

「我是甚麼時候列上名冊的?」

「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妻子說,「這件事應該在很久以前就辦好的,親自處理總是較好。」

「我已厭煩靠人幫忙。事情永遠不會太晚的,等房子抵押到期那時候,也許就辦成功了。」上校說

「如果在元月之前解決這事,我們可以省下抵押的利息錢。到時,我們的兒子奧古斯丁已逝世一年,我們可以去看電影。」上校又說

 

〇 在寒冷潮濕的夜裡,上校忍受舊病復發的痛苦。他覺得自己像要鏽蝕了,生命的脈絡就要瓦解了。他忍耐穩住自己,相信雨停了一切就會好起來,更相信那封信到達,他就會活起來。

 

〇 他已經不能顧及那隻鬥雞的飼料了。距離鬥雞上場的時間還有三個月。家裡有一只鐘,以及自己只穿過二次的新鞋,上校在朋友之間尋求可以變成現金的可能。

兒子的朋友號召幾位小孩子帶著玉蜀黍來餵雞。

多了的玉蜀黍,上校的妻子煮成玉米粥。

「在這個家裡,我已準備放棄虛假的體面」,這是女人發出的憤怒的聲音。

 

〇上校還是每周五緊挨著郵局局長等待他的信,他相信這封重要的信「一定」會來到。郵政局長聳聳肩,他說:「一定會來到的事情只有死亡。」

 

〇 上校三番二次賣家裡的鐘,但是這個掛鐘沒有新的夜光指針,沒有人有興趣。

上校打算把結婚戒指抵押,向神父借錢。神父說用神聖之物押換錢財是一種罪過。

 

〇 上校有錢的富人朋友沙巴,即使明白有利可圖,也不願乾脆行事,聲稱一隻好鬥雞有可能一出場就遭到射殺,富人開出一半不到的價,幫上校賣公雞。

這隻鬥雞的賣(賤賣)與不賣(面對賭局的未必贏及偶發的風險),傷透了上校的腦筋。

 

〇 似乎是,整個城裡的低階層人,都跟著上校的鬥雞走,也都在聽賣藥的人大吹法螺。

 

〇 在一個又是沒有信的下午,

上校記起另一個年代,他與妻子、兒子在一把太陽傘下看表演。

他記起黨的領導人,處於哀愁,在他家的院子沉醉在音樂裡。

他也記起他體內的痛苦與鼓舞共鳴。

 

〇 有個下午,他把公雞帶到鬥雞場去,回家來發現他的妻子哮喘就要發作,嘴裡唸著禱告詞,直到宵禁號吹響,上校準備把燈熄掉,妻子說:「我不想死在黑暗中。」她不是抱怨的抱怨:「我們忍受飢餓都四十年了。每個人都可以用這隻公雞獲勝,我們不能,我們沒有錢下注。」

上校說:「擁有這隻公雞的人有權抽取百分之二十。」那是明年一月二十日公雞正式上場才有可能的事。

「如果牠敗了呢?」妻子說,「難道你都不想牠也有可能戰敗。」

「牠是隻唯一不會輸的公雞。」上校說

「那麼,這段時間我們吃甚麼?」女人問

 

這件事已耗去上校二十五年的光陰 ─ 他生命中的二十五年,一分一秒的過去 ─ 而到達了這個時刻。

這個時刻,他覺得已經是單純而明顯地,無法可想了,於是他回答說:「狗屎。」

 

 

 

 

 

 

●2016 10月8日補充 「沒有人寫信給上校」的背景國,南美哥倫比亞,現今的國際關心

 

據諾貝爾獎官網最新消息,瑞典斯德哥爾摩當地時間年107日上午11:45,諾貝爾委員會宣布2016年度諾貝爾和平獎得獎者是哥倫比亞總統桑托士(Juan Manuel Santos)

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說,哥倫比亞總統桑托士得獎是因為他秉持個人堅強意志,為爭取哥倫比亞和平努力不懈,同時即將與反叛武裝「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領導人希門內斯簽署一項歷史性的和平協議,對推動哥倫比亞和平貢獻至鉅。

委員會說,桑托士「致力結束哥倫比亞超過50年的內戰,而這場戰爭至少導致22萬名哥倫比亞人喪生,並使近600萬人流離失所。」

 

最新的數字:690萬人流離失所;26.7萬人死亡;4.6萬人下落不明

 

 IMG_5406.JPG

 ↑  ( 翻拍自聯合報 )

 

 

 

● 2016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給南美洲哥倫比亞總統桑托士,

   但是哥倫比亞國內公投卻已經否決此項和平協議。

   ( 投票率三成七;百分之50.2對百分之49.8的微差距。

      當天許多地區下著傾盆大雨。

        馬奎斯的《百年孤寂》,那個城,正是在一場大雨中崩毀。)

 

 

 

 

 

文章標籤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小兔,莫測高深高深莫測

紐約地鐵的點與線,

他略懂。

 

PhotoWindow_20160924102917.jpg

 

↓ 在布魯克林威廉斯堡

PhotoWindow_20160924102953.jpg

 

↓ 在布魯克林圖書館,Audrey也在。

IMG_5075.JPG

 

假日,在紐約州長島的農園

IMG_5267.JPG

 

採蘋果,

 

IMG_5268.JPG

 

古老氛圍,感覺可新奇。

 

IMG_5269.JPG

 

Audrey 很開心

 

IMG_5071.JPG

 

在家推學步車一樣很開心

 

IMG_5070.JPG

 

開心探索

 

IMG_5072.JPG

 

 

↓ 今晚在視頻截的圖,第一張呢

IMG_5334.PNG

 

問了,

就有人教了,

還好。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