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11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1月30,11月只有30天。

 

IMG_8343.JPG

虎克借用「姑姑」的臥鋪作為牠今年冬季的窩

 

IMG_8364.JPG

 

剛換床鋪,沒睡好?

呵欠連連。

 

IMG_8368.JPG

 

脾氣也不好,照牠兩張就起身走人。

IMG_8370.JPG

 

 

●  今早上市場買菜,帶手機 ~

 

IMG_8360.JPG

孤挺花,花期 3~6月。卻開在今年的 11月。

( 白勒孤挺和別人都不一樣,就是秋天開,它沒開錯喔。

    ~ 大魚老師補充 )

 

 

蜀葵,花期 6~8月。也開。

IMG_8361.JPG

 

IMG_8270.JPG

 

上,下,這二種花,不認得、不確定,所以,沒有花開時節的疑問。

 

IMG_8273.JPG

 

一早,天氣還好,

外國幫手已經帶著輪椅老人家到公園來。

IMG_8362.JPG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沒有把芒花當花看。

直到有人採集開爆了的芒花,噴上五彩顏色,給我插在甕裡。

看了看,是有花樣。但是,

接下來幾天,乾燥的芒花在家裡飄啊飄。

掃也掃不完。

 

花花送我一個小小的,45倍顯微放大鏡,

教我看花心的豔麗,

這回在桃源谷看芒花的晶亮。

桃源谷回來之後,發現桃園新竹苗栗一帶芒花長得有模有樣。

所以,這日在「兩蔣臨溪步道」上特別注目芒花。

 

 

IMG_8276.JPG

 

頭寮端的蓪草花先入鏡

 

IMG_8279.JPG

 

補二張 12月29照的

IMG_9930.JPG

 

IMG_9932.JPG

 

 

 

IMG_8287.JPG

 

PhotoWindow_20161128163757.jpg

 

IMG_8297.JPG

 

IMG_8304.JPG

 

IMG_8292.JPG

 

IMG_8305.JPG

阿公快步,自然入了鏡。

 

IMG_8307.JPG

 

來到慈湖端,芒草成行伍

IMG_8309.JPG

 

IMG_8311.JPG

 

IMG_8314.JPG

 

IMG_8316.JPG

 

IMG_8317.JPG

 

↓ 阿公眼尖發現來自武漢國小的蔣公銅像

IMG_8333.JPG

 

↓ 高雄市送來的「藝術品」,臨場,感覺很強烈。

PhotoWindow_20161128172657.jpg

 

IMG_8320.JPG

 

一隻狗,埋頭仰躺在長草叢裡,扭動身子哭泣或哭訴,

聞聲循來,二位園區清潔人員也到,

其一蹲下來安撫牠,問牠你怎麼了。

我亂入:「是不是要生了?肚子好大了。」

「牠是公的。」白我一眼,嘴角還有忍不住的笑意。

那,今天可是「公狗日」?

稍早,我在大圳步道,蹲著照花,

二隻大狗來舔我的左手右手。

別這樣,我說。

黑狗聽話走開,

黃金獵犬換位到我背後,

改用牠的背招呼我向我撒嬌。

 

 

↓ 小龐照的,剛剛。

IMG_8339.JPG

 

日日不忘鋪陳部落格,

當作是認真過日子。

 

 

 

 

 

文章標籤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1月26,台3線,向南。

方向盤在阿公手上,環境越熟路就越多,任他行。

 

IMG_8123.JPG

 

經過八德行政區,習慣說的「老八德」

迎面來的隊伍,穿著宮廟服裝的年輕學生,

靦腆拘謹的氣質,清新感覺。

 

IMG_8126.JPG

 

走過八德走過大溪來到龍潭。

陸橋上的路名標示指向「武漢路」。

記憶中是一條鄉野小路,

可能已經拓寬又延長。

昔日,軍營與學校斜斜在路的兩邊。

上圖右,路橋下那家豆漿店,小龐爸嬰兒時期的保母家,

那時是一間陳列簡單物資的雜貨店。

 

65年結婚,

66年調桃園縣。特別一提,發派令的當時縣長許信良。

67年小龐爸出生。

那時,「阿公」在夜間部進修,靠火車通學。

租住在中壢延平路上一間套房,

早上一起出門搭客運車到各自的學校,上班,

一個往東,一個往西。

我以「揹」的方式把孩子帶到學校附近,

託給隔壁班的一位家長「袁媽媽」,

不得不如此,

離鄉背井的人,把孩子帶在身邊才心安。

 

那時期,武漢分校學生多為外省子弟,老師多為龍潭在地客家子弟。

那時期,學生被中華文化教導尊敬老師,而他們自己延伸愛老師。

那時期,分校是從龍潭國小分出,只有五、六 二個年級,各二班。

我擔任六甲級任,

六乙級任葉老師好巧是阿公美勞組的同學,

而兼任「總務」的馮老師負責這二個班的「科任」。

馮輝岳老師是知名的童詩作家,

葉老師現任桃園美術協會理事長或總幹事,

下圖樂玲小朋友抱著當年的小龐爸,葉老師照的。

 

IMG_4667.jpg

 

哇,這麼長串,別讀到昏喔。

以下,回到現下,加快節奏,

 

IMG_8128.JPG

 

來到新竹縣,在橫山火車站 停車休息一下

 

IMG_8132.JPG

 

IMG_8138.JPG

↑ 竹東市區一多線路口,數棵非常高的老椰子樹。

 

繼續向南,來到苗栗三灣。

↓ 那家「燒仙草」晚上才有,白天在仙山。

IMG_8140.JPG

 

↓ 翻出一張老照片,溫暖的記憶

A9qnaFUn7KP44NEaD2rrhw[1]

 

↓ 帶著三灣路邊早餐車最後的蔥油餅當午餐,省事,也好久沒吃蔥油餅了。

IMG_8141.JPG

 

過了三灣是獅潭

 

IMG_8142.JPG

 

離開台3線,1.2公里,到達山中林下的小屋

 

IMG_8181.JPG

落葉在地

IMG_8187.JPG

 

蜘蛛把門

IMG_8211.JPG

 

無人看顧久矣

 

 

IMG_8162.JPG

 

終究是個好地方的好所在,無須否認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11月25,正午時分,

久違了的百吉林蔭

 

IMG_8092.JPG

 

冬天也有蝶

IMG_8069.JPG

 

也有花

PhotoWindow_20161125175132.jpg

 

IMG_8105.JPG

 

山壁上也有綠也有力

 

PhotoWindow_20161125175347.jpg

 

IMG_8074.JPG

以自然拼盤

 

IMG_8094.JPG

 

蟲兒吃不完的葉菜

 

IMG_8101.JPG

 

 

 「阿公」偶遇他的學長們,

一一介紹。

為著我多年來的耳聞,

不免有感,

 

IMG_8102.JPG

 

歲月啊。

 

 

 

 

文章標籤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日陰雨,

天一開就出來走走晃晃。

 

IMG_8053.JPG

 

周邊最後的建案完工。

為鄰的,

蒙受多年噪音與灰塵之苦,

現在開始享受新的空間美感。

 

IMG_8055.JPG

 

翅果鐵刀木

 

IMG_8040.JPG

 

IMG_8034.JPG

↑ 五彩千年木

 

↓ 射干,橘色系的蝶

IMG_8031.JPG

 

IMG_7801.JPG

↑ 這個季節最後的野薑花

 

 

  >"<  這不是馬纓丹   >"<

IMG_7888.JPG

 ↑ 繁星花                                                     ↓青葙

IMG_7893.JPG

 

IMG_8018.JPG

 

 

● 社區裡

IMG_6946.JPG

↑ 新栽的繽紛色彩

 

IMG_7814.JPG

↑ 軟枝黃蟬

 

IMG_7868.JPG

 

龍舌蘭開花

 

IMG_7869.JPG

 

↓ 大字形矮仙丹?

IMG_8354.JPG

 

IMG_8058.JPG

↑ 紅樓

 

↓ 龍吐珠

IMG_7881.JPG

 

↓ 我家九重葛漸開,

IMG_8059.JPG

 

期待它開滿。

↓ 1203

IMG_8509.JPG

 

彩葉草加進來

IMG_8119.JPG

 

IMG_8121.JPG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週三,小龐上書法課的日子。

我在門外等候他推門出來,

靜靜閱讀他的表情。

這是阿嬤的專利,

當媽媽的時候還沒有這份從容。

 

 

● 昨日黃昏,

現在住在社區外新住宅的老鄰居王先生王太太來訪。

小龐靜靜地玩「照相」,

作品有三:

 

IMG_7923.JPG

 

IMG_7927.JPG

 

IMG_7926.JPG

 

↑ 手機自拍,藉「勢」(地形) 藉「端」(方法) 辦到了。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下著雨的夜晚,說點輕的。

 

IMG_7914.JPG

 

上圖,一樓二樓三樓半再加蓋上去,算是第四層樓,

請看那個白色的「門」,

那是周星馳送客的門,

踏出一步,就墜落。

 

指給小朋友看,

真的有這種門。

 

 

 

● 公園生態池

 

IMG_7890.JPG

 

有一群鴨

 

IMG_7897.JPG

 

跟著曾經餵食的人移動

快速移動

 

IMG_7899.JPG

 

沒有食物,馬上回頭,

 

IMG_7900.JPG

 

一聽到呼喚,馬上再回頭

 

IMG_7901.JPG

 

集體一致的快速行動,

沒有待會兒。

 

IMG_7904.JPG

 

人類教導幼小孩子學習「等待」,

人類從小就會了等待,

等待再等待,

等待整個人生。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1月19,

好多年前的這天,吾家女兒出生。

於今,她是兩個孩子的媽,擔起人生的重責大任。

 

6bsLk0GK7E2WQq1E928hsg[1]

 

 

● 2016的這一天,四師專同學北上南下,相聚在「東眼山」。

IMG_7786.JPG

 

別來無恙,

 

IMG_7756.JPG

 

開懷相聚,

 

IMG_7865.JPG

 

還有溫馨接送的二位「老暖男」↓

IMG_7757.JPG

 

還有還有,從柳杉落葉覆蓋中鑽出來的蛇,完全的保護色 ↓

IMG_7763.JPG

 

 

● 一周前,阿公帶我來「勘場」,

主要的是「計時」,

以確保同學照規劃順利回到家。

 

↓ 走到這休息的「老地方」,特別立著照張示意照

IMG_7254.JPG

 

↓ 也試吃東眼山餐廳的「合菜」

IMG_7197.JPG

 

然後悠晃到預定回程的時間,

好觀察「週六」的交通實況

 

IMG_7202.JPG

 

發現自己取景的地點,

每次一樣。

 

IMG_7205.JPG

 

構圖也差不多,

 

IMG_7206.JPG

 

腦子裡有種無人知曉的頑固。

 

IMG_7207.JPG

 

↓ 老朽腹中新胎

IMG_7208.JPG

 

IMG_7210.JPG

 

IMG_7217.JPG

↑ 蓪草開花

 

↓ 筆筒樹也長「板根」

IMG_7766.JPG

 

雲是豪景

IMG_7776.JPG

 

IMG_7790.JPG

 

 生態解說人員提到的遊客中心門口二棵「肖楠」,

以及來時路上接近遊樂區大門口有一段路的兩旁遍植肖楠。

 

IMG_7794.JPG

 

 

● 此時耳邊雨聲滴滴答答,

將連雨多日,

那天是個夾縫中的一日晴天,

不知道要感謝誰,就謝天吧。

而我們的同學會,持續。

 

 

 

 

 

 

文章標籤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11月20,午後

貓在窗裡深思不

IMG_7821.JPG

 

IMG_7822.JPG

 

IMG_7826.JPG

 

 

鵲兒窗外鳴鳴不止

IMG_7829.JPG

 

IMG_7844.JPG

 

IMG_7848.JPG

 

IMG_7860.JPG

 

IMG_7864.JPG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花花規劃的「桃源谷」行程,從內寮步道上來,

一番悠哉遊哉在青青草原,再走往「土亞 口 / 草嶺古道」方向,最後在大里搭火車回家。

沿途視野,青山迤邐左右,踏步行進之路,眼前為稜,抬頭是谷。

龜山島不時出現,

海水灰濛,有若仙山漂浮雲間

當日,既無東北季風狂,也無烈陽暴,

下午二點鐘,霧從海上來,

一行人坐在高崗上看大自然流動,

如夢似幻。

 

 

IMG_7486.JPG

 

IMG_7495.JPG

 

IMG_7505.JPG

 

IMG_7506.JPG

 

IMG_7513.JPG

 

IMG_7522.JPG

 

IMG_7523.JPG

 

IMG_7526.JPG

↑ 小黃大哥車上口頭導覽,提到去年台灣下雪,雪壓垮了的山巔亭。

 

IMG_7533.JPG

 

IMG_7542.JPG

 

IMG_7546.JPG

 

IMG_7547.JPG

 

IMG_7564.JPG

 

IMG_7566.JPG

 

IMG_7571.JPG

 

IMG_7591.JPG

 

IMG_7600.JPG

 

IMG_7609.JPG

 

IMG_7631.JPG

 

IMG_7634.JPG

↑ 險峻的捷徑,老山羊專用,一般人不宜。

 

IMG_7653.JPG

 

IMG_7645.JPG

 

↓ 福隆沙灘金色一線


IMG_7650.JPG

 

IMG_7670.JPG

 

IMG_7677.JPG

 

IMG_7699.JPG

 

IMG_7709.JPG

 

從大里「土亞  口」到草嶺古道虎字碑,100公尺。

 

IMG_7708.JPG

 

江山如畫

連連驚嘆,照個不停,總有限度。上二張是阿公支援的。

 

「冒險」照下這張,「七堵」,第一月台。

IMG_7706.JPG

 

回程,在大里搭乘下午5點20分到樹林的區間車。

( 在哪個月台候車、上車,是機動調配的。)

為了避開人潮,提前轉乘回桃園

在七堵不在八堵轉乘,因為在七堵南下不必轉換月台,
 

這資訊是「問」來的。

眼前所見的「七堵站」,

不折不扣是個大站,縱貫線的對號車停靠,好便捷。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小龐,「又來了」,

玩手機之前先為阿嬤照張相。

這人厚道可見。

 

IMG_7715.JPG

 

就說個「冷笑話」給他聽,也算「母語教學」。

今早在魚攤子前,我要一斤文蛤。

接著來的一位年輕媽媽,也要文蛤。

是熟人,就站著說兩句。

聽到有人說:「阿嬤真肥。」

嚇我一跳,這人見過我瘦巴巴?

(最近膨風,二公斤,正心虛著。)

轉頭看,她,努努嘴,再說一次:

「蛤阿 足肥ㄟ。」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11月17日,早出晚歸。

花花,我最資深的同學,

帶了個四人迷你團,走東北角的一段山脊,

勘山望海,

2萬2776步履,

足下石板長城14.7公里長。

 

IMG_7432.JPG

 

搭台鐵1120區間車,宜蘭線,

07:14到桃園站,乘客已滿。

有位長髮小姐欲讓座,我還可以,感謝她。她在鶯歌站下車,我坐下了 。

花花和大姊在台北站上車。

花花功課做足,在貢寮站下車,預約小黃接駁12公里到「蕭家莊」。

阿公的大哥,當年師範畢業後在貢寮國小服務,

阿公把貢寮車站的影像LINE給現年82的大哥,

並懷疑開計程車的先生會不會認識當年的某老師,

沒有交集,

司機大哥,76,只是看起來年輕。

他說此地80、90歲的老人家不少,

上面蕭家莊有位110歲的人瑞,不久前才離開。

 

 

IMG_7434.JPG

 

↑ 我們從這戶人家門前走過,

黑狗輕吠兩聲相迎,居屋感覺相似陽明山的「八煙」。

從這裡走「內寮線步道」,

要到「桃源谷」那片青青草原。

 

IMG_7435.JPG

 

說是1公里長,1200階。

 

IMG_7436.JPG

 

IMG_7443.JPG

↑ 「阿公」要不要跟我來,傷透了他腦筋。

 

IMG_7442.JPG

↑ 青青草原在望,迤邐重重山也在望。

 

↓ 位於草原入口也是邊緣的公共廁所

IMG_7447.JPG

 

IMG_7456.JPG

 

見到亭子,

坐一坐,

各路人馬在此停步,

讓我想起那「鎖麟囊」裡的牡丹亭。

 

IMG_7454.JPG

 

IMG_7458.JPG

 

IMG_7455.JPG

 

IMG_7472.JPG

 

草原的稜上,

我們將轉身,

走到另一端更高位置的亭

 

IMG_7483.JPG

 

在第二座亭子裡,

已有數位男性老人家在此喝茶,一人招待數人。

萍水相逢,泡茶給你喝,

你喝不?

謝謝,我吃素。

 

IMG_7491.JPG

↑ 這亭,是從「大溪線步道」上桃源谷的首亭。

(想起一位鄰居,小時住在龜山島,遷村到海岸上的大溪。人生幾經轉轉,現在她也住大溪,桃園的大溪。)

 

↓ 此行的三角點,地標「草嶺 灣坑頭山」,

幫我們合影的人,很會逗人開心,

 

IMG_7623.JPG

 

大姊 ,師範時期的大學姐,上上下下,翻山越嶺,沒有難色。

 

花花,

 

IMG_7629.JPG

 

自由的女神,

滿滿的能量。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1月16日,

清晨六點,公園一角。

IMG_7370.JPG

 

 特別的是早起獨自在沙坑玩耍的小孩。

( 韶安告訴我,這裡的沙比較細比較好玩。社區裡的「白沙」比較粗。)

 

 

IMG_7373.JPG

今日大圳水影

 

 

IMG_7379.JPG

 

新種下的,那麼高的椰子樹,颱風來了怎麼辦?

除了有大半年的非颱風季節可以「深根」,

還加上人為的預設措施,

底盤多方支撐,

腰身相連,

連接到四棵元老椰子樹,

請求護持。

 

IMG_7386.JPG

 

IMG_7394.JPG

 

 

IMG_7391.JPG

 

市場,洛神花上市。

今年社區的洛神花缺席了,

昔日種花人,心有餘力未逮了。

 

 

IMG_7392.JPG

 

IMG_7396.JPG

 

當年,從建構公園的公司廠區移植30多棵榕樹,建置在公園3個角落,

其中公園入口區 19棵榕樹在這一年枯死了四棵。

榕樹綠意視覺覆蓋面積比較大,

我想這也是「公園設計師」再度進場的原因。

這個公園,動線與美感,向來多所堅持與維護。

 

 

● 下午,接小龐下課,途中

PhotoWindow_20161116162112.jpg

 

 

在大圳步道,小龐要了手機,首拍阿嬤的背影,這似乎是我家正流行的。

背影相對有景深地好看,

PhotoWindow_20161116162235.jpg

 

小龐二個小時的琢磨 ↓

IMG_7414.JPG

 

韶安回來了,一起閱讀

IMG_7416.JPG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1月14,

公園的總監說公園新任設計師來自日本,

在一塊島型的綠草坡植上16棵椰子樹,

和原來的四棵,

轉折交會成一片椰子林。

 

IMG_7262.JPG

 

IMG_7263.JPG

 

IMG_7307.JPG

 

IMG_7310.JPG

 

IMG_7180.JPG

椰子樹的長影,就在白牆上,在每個有陽光的早上。

 

而今夜的月光,特別明亮。

IMG_7293.JPG

 

椰子樹的長影加上明媚的月光,

 

綠島小夜曲

 

另一版本 (施主席的轟趴)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1月12日,國父誕辰紀念日。

在桃園市台4線台7線車程往返65公里一直看著車窗外的我,

見到一面國旗飄揚

很是驚艷。

 

國父紀念歌  (附歌詞)

 

 

 

IMG_7163.JPG

 

● 一早出門看看朝霞,

霞光 黑、白、金、紅、黃,色色隆重,

但越來越難以窺看全面。

(這時就羨慕老友那,高高雄踞東、南二方,無遮的、日常的,霞光雲彩。)

 

IMG_7170.JPG

 

IMG_7174.JPG

 

 

● 再次出門 是去買菜。

買菜回來,

在大門口看見「海霞」,

一個十多年不見的人。

海霞靠邊停車在大門口,

等候的婆婆笑咪咪地打開車門接孫子下車。

 

IMG_6470.JPG

 

 

和海霞「面熟」在每日晚餐之後的社區球場,

即使燈光昏暗,

也知道這位年輕的媽媽是「一整個的美麗」。

海霞邊走路邊講手機,

(那時手機只有聲音,影像還沒加進來)

靠近的時候海霞抬頭對你一笑,繼續講,

低而緩,不暴不躁,大陸來的腔調。

 

IMG_6479.JPG

 

 

海霞初來那時,台灣是了不起的,

一如她的美麗,是一整個的了不起。

那廂一位官拜上校的年輕男子,更是假不了的了不起。

這廂美麗的海霞轉成了台灣親友的傳奇,

親戚的親戚的朋友的朋友,都來看她。

她與年輕校官一面見,

即引發一場狂戀。

走不了 回不去了。

軍人不能與大陸人士結婚,

親友團中站出個合法的結婚人選,假的,

海霞可泣可歌的故事於焉開始,真實的。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Nov 11 Fri 2016 21:05
  • 1111

 

 

11月11日,

樹間,白頭翁消失一陣子了,

來了一對長尾鳥,

疑似「烏秋」,

晨間在樟樹上吃果子,叫聲宏亮,引人探看。

 

IMG_7056.JPG

 

韶安和爸爸,今日有個特別的假,

午飯後,阿公推薦「龜山綠隧道」,

它的入口在「虎頭山環保公園」的斜對面,

車子停在環保公園,很方便。

 

↓ 特別的假,特別的開心

IMG_7104.JPG

 

PhotoWindow_20161111175409.jpg

 

IMG_7105.JPG

 

在山中咖啡屋歇腳。多喝了一杯,今晚可以通霄。

 

IMG_7108.JPG

 

IMG_7111.JPG

 

IMG_7139.JPG

 

遇到不少狗兒。

 

走到這榕樹群下,韶安指路,說那邊有個「操場」。

 

IMG_7143.JPG

 

IMG_7149.JPG

 

這片紅土地叫「停機坪」

 

IMG_7150.JPG

 

其他人是第一次來到,

在周邊樹蔭下看風景。

 

IMG_7145.JPG

 

許多的平路和幾座長階梯,

在這「虎頭山系」可以遊走許久。

 

IMG_7153.JPG

 

美好的一天

 

IMG_7177.JPG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Nov 10 Thu 2016 11:35
  • 讀報

 

 

2016,11月10日,

從昨夜下過來的小雨,慢慢滋潤秋老虎籠罩的土地。

這一日,報紙頭版「川普總統來了」。

前一日,美國友人「明朝散髮弄扁舟」,

也有人懷疑天亮後會有多少紐約人無法走出來。

政治一時,

幽默永

 

● 圖說從昨天起,

小龐書法回來,

照慣例,去探看大圳水流,再穿過榕樹下,

 

IMG_7031.JPG

 

公園旁的「新天地」正在收拾尾場。

不久,藩籬拆除,視覺將較寬闊。

 

IMG_7033.JPG

 

迫不及待,

小龐把作品攤在公園椅子上,照相,LINE給爸爸媽媽。

 

IMG_7037.JPG

 

 

回家來,裡外各一,自拍,

 

IMG_7039.JPG

 

寫些字 一起LINE出去,

討媽媽罵二句,

人生不是以不挨罵為目的。

 

IMG_7052.JPG

 

 

晚上,Audrey 出現了。

走得好快喔。很開心。

 

IMG_7041.PNG

 

 

然後,又是新的一天,

就是今天。

 

IMG_7046.JPG

                                       雨中彩葉

 

買菜回來,坐在門前階上讀報。

在聯副繽紛版讀到一篇「生命中的貴人」。

 我們有共同的師專導師,但不是同班同學。

作者前我三屆,或者後我五屆。

 

IMG_7051.JPG

 

這使我想起,好多年前,

盧富美老師打電話來,

我很開心,在雅虎部落格寫下〈我老師找我〉。

當時盧老師說要開同學會,大家談起我們的「班名」,「恬園」,老師問我當初為班命名時抱持甚麼想法,,,

 

我在讀這篇短文的當下明白了當年老師的用心。

我太久沒參加同學會了。

( 我只是太顧家了,孩子永遠不夠大,不敢須臾離開。你看,我根本就不是寫詩的料。)

 

讀到這樣的懷舊篇章,很開心。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親愛的人生》,2012年出版,

孟若時年82,也在此書出版後封筆。

 

我在 ynn 的格子讀到 ynn 分享「孟若」作品,跟著讀讀孟若。

從「年少友人」一書起,

接下來依照出版時間,

1968年的「幸福陰影之舞」、1971年的「雌性生活」……

我樂於閱讀孟若。

作家高齡,高齡作家,與「人生」已經熟識,非常熟識。

「看看孟若怎麼說人生」, 閱讀時心裡的一條絲路。

 

閱讀期間,老友鳳蓮來訪,我把尚未讀的《親愛的人生》相贈。

老友說他們夫妻倆善用圖書館,家中奉行「無書政策」,

看完之後又還給我了。

我問:「好看嗎?」

笑而不答。

等到我讀完這《親愛的人生》,

我對老友的笑有點懂了。

 

啊,這哪是「親愛的」人生?

 

親情友情愛情各種情感齟齬背叛,

婚姻瓦解家庭重組好像隨機在進行,

平凡的生命平凡的人生,滿是坑坑洞洞,

明明是個「瑕疵的人生」,,,,

 

瑕疵的人生,何嘗不是你我親愛的人生?

 

 

 

以下是《親愛的人生》首篇抵達日本」的梗概

 

一位寫詩的女人在一次文藝聚會中,孤獨地喝得有點醉,醉眼朦朧中對扶她一把送她回家卻沒有吻她的一位專欄作家,經冬歷春,沒有一天不想到他。

女詩人的友人要在歐洲待上一個月,希望她能去住一段時間別讓房子空太久。她帶著女兒搭火車去。行前,給思慕的人寫了封信:

 

給你寫這封信就像在寫瓶中信一樣,

希望它

能抵達日本。

 

 

在火車上,有個暴發的豔遇。睡醒的女兒尋找媽媽呆坐在兩車廂之間不斷發出噪音的金屬門板那裏。這事讓她痛悔,找回她的真實世界身為母親不肯注意自己的孩子,是罪惡。她在火車上給丈夫寫了封長信。

火車到站。有人等候著她,那位專欄作家。她先是感到驚嚇,胃裡一陣翻攪。最後一股安穩感油然而生。她沒有半點閃躲。只是站在那裡,靜靜等待無論將發生的任何事。

 

 

 

IMG_6964.JPG

 

 

 

 

 

 

文章標籤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是十月中旬。

阿姨在醫院病床上「睡覺」。

我不時感到「頭皮發麻」,

拿本書昏睡在沙發上。

 

阿公說出門走走,我就跟隨。

第一次來到基隆「潮境公園」。

 

PhotoWindow_20161108092316.jpg

 

那日,此地的天氣,

有晴時,有陰時,

下雨的時間最長。

 

PhotoWindow_20161108092414.jpg

 

PhotoWindow_20161108092450.jpg

 

PhotoWindow_20161108092523.jpg

↑ 路向海的邊緣延伸

 

↓ 停車場旁邊,走上「101高地」的步道

PhotoWindow_20161108092613.jpg

 

PhotoWindow_20161108092652.jpg

 

PhotoWindow_20161108092732.jpg

 

↓ 在半途迴轉向下,同時回頭向上照一張

PhotoWindow_20161108092800.jpg

 

也是遊蹤。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發作」,摘自孟若《 愛的進程》一書

 

梗概:

一對老夫婦死了。 他們的死法引發好奇窺探的車潮以及鄰里間廣漫的猜測。

發現死者的是「佩格」。她和丈夫羅伯特經營當地一家商場。因為社區生活互動的網絡,使她成為第一個進到命案現場目睹陳屍狀況的人。

佩格與前夫所生的二個兒子克萊頓以及凱文,和羅伯特一起生活。

以上六人在本文第一段即有描述。

 

 

以下是按照原文順序的節錄

 

死的兩個人都是六十出頭,身材高大,體格健壯。

12月的節禮日,他們順路過來與佩格和羅伯特喝幾杯。他倆剛從墨西哥旅行回來。他嘗試了降落傘飛行,但她不愛此道。他們一起參觀了猶加敦半島的一個景點,看起來像一口井,據說人們曾把處女拋進去,乞求豐收。她說:「不過,那只是十九世紀崇尚處女的老觀念罷了。說不定他們拋人下去時根本不分辨,隨便他們能抓到的人就行。所以不是處子之身也並非安全保障。」

在房間那頭,佩格的兩個兒子,大一點的克萊頓還是處男,小一點的凱文已經不是 板著臉打量著這個談笑風生的女人。這女人說她從前是高中英文教師。克萊頓事後評論,說他知道這種人。

 

羅伯特和佩格結婚近五年。羅伯特之前沒有結過婚,佩格十八歲時結過一回。兩個兒子都是她與前夫和公婆住在農場時生的。前夫找到一份開卡車的工作,運送家禽到多倫多的加拿大屠宰包裝公司。工作接踵而至,走得越來越遠。佩格和二個兒子搬到吉爾默,在商場找份工作。她前夫最後到了北極,穿越冰凍的波弗特海,把卡車開到鑽探平台。她離婚了。

羅伯特家擁有吉爾默商場,的父親雇用當地人當經理,一年幾次從多倫多開車過來查看。羅伯特對父親的各種生意都興味索然,他盤算父親去世後就到北方教印地安人,過上徹頭徹尾的新生活。他那時年近四十,正經歷著有生以來第三段與有夫之婦的風流韻事。

父親去世了,羅伯特確實過上了新生活,他到吉爾默親自管理商店,他娶了佩格。

 

居然是佩格發現了他們(死者韋伯夫婦),這實屬偶然。

星期天晚上,送雞蛋的農場女人為了隔天一早陪媳婦去做產前檢查而提早把雞蛋送來,並把當時沒有開燈的韋伯家的雞蛋留下來請佩格明天早上代送。

佩格接過女人拎來的雞蛋。向來熱情友好的羅伯特也在一旁保證一定送到。

就吉爾默人而言,佩格相當安靜。佩格舉止優雅,很少發出聲音。羅伯特有次告訴她,他從沒遇過像她這樣自成一體的人。

(他的女人們通常都饒舌、精幹,儘管在一些細節上毛毛躁躁的,但她們精力十足,活潑又「有趣」。)

 

星期一一早羅伯特在廚房喝咖啡,他注意到桌上韋伯家的雞蛋,他想親自送過去,但現在時間還太早,他不想吵醒他們,留個字條提醒佩格別忘了韋伯家的雞蛋。他開車時,以積雪來判斷,韋伯家的車昨晚沒有開出去過。

大約八點二十分,佩格走出家門,沒有忘記雞蛋。她踩過韋伯家門口沒掃的雪地,沿著車道走到門邊。

和佩格家一樣,邊門通往一個雜物間。她輕輕敲了門,以為他們會在離雜物間只有幾步的廚房裡。她試著推門,門沒鎖。為了避寒,她進屋,一邊大聲打招呼。她把雞蛋擱在烘衣機上便打算離開。旋即想,最好送進廚房。廚房格局和她家幾乎一模一樣,她注意到幾個碟子疊著泡在水裡還沒洗。看來他們上床前吃了點東西。

她站在起居室門口又招呼了一聲。她在雜物間跺跺腳弄掉靴上的雪。猶豫著不願踩上起居室乾淨的米色地毯。她又招呼了一聲,喊著韋伯夫婦的名字,感覺有點陌生,他們去年四月才搬來,之後兩度出門旅行。

沒有人回答。

這會兒,佩格走過乾淨的米色地毯,來到樓梯底下,她爬上樓梯,沒再出聲。

她想必那時就心裡有數,否則就會繼續招呼。

說不定他們喝醉了,根據人們的了解,那不是韋伯夫婦的習慣。不過沒人真正了解他們。夫婦早早退休,以前他是個會計,她是個老師。他們退休後到此居住,因為韋伯小時候來過住在此地的姑姑、姑丈家,雖然姑姑、姑丈都去世了,但這地方想必給他留下美好回憶,此外這裡物價便宜。他們沒有孩子,餘錢用來旅行。

她不再招呼了,也不再遲疑。她在樓梯頂端轉向韋伯夫婦的臥室。

房門開著。

 

 

IMG_6831.JPG

    新北石門老梅石槽

 

 

佩格走下樓,穿過廚房、雜物間和邊門。走了出去。她的車從來的時候就一直發動著。她鑽進汽車,倒車,開向市政大廳的警察局。

 

佩格是最早到吉爾默商場的人。她煮了咖啡和另一位十點上班的卡倫邊喝著咖啡邊工作著。過了一會兒,來了個客人……。卡倫衝到後頭嚷道:「佩格,佩格,發生一件可怕的事,是妳隔壁鄰居!」

佩格回答:「我知道。」

「韋伯夫婦被槍殺了,妳知道嗎?」

佩格說:「是我發現他們的。」

「他們被殺了!」卡倫很震驚。

「是被殺和自殺。」佩格說,「他槍殺了她,然後自殺。事情就是這樣。」

 

當佩格出門去買三明治的時候,羅伯特來到商場。卡倫對於羅伯特的打聽,有以下的轉述:

「聽佩格說的時候,我渾身抖個不停。我問佩格發現他們之後做甚麼。她說報警。問她有沒有尖叫,她說不記得了。也不記得怎麼出去的,但是記得關上了門,免得狗溜進去……。」

那是中午時分,羅伯特忙完柯尼利商店的事,決定不吃午飯就開回吉爾默。他並不擔心會看到一個陷入崩潰的佩格,他對她已有足夠的了解。但他以為佩格會想回家,讓他為她調杯酒、花點時間和他聊聊這件事。

但她不這麼想。她,想上街去,買平時的午餐,三明治。

 

下午,到處顯得很忙碌。街頭、糕餅店和咖啡館、銀行與郵局,到處都是聚在一起議論的人。人們想面對面聊聊,不得不冒著嚴寒出門。

從早上的事件往前追溯。韋伯夫婦在哪裡露過面?他們是如何心平氣和、與世無爭?當時距離變故發生的時刻有多遠?

然後話題轉到原因。自然而然,沒人知道原因,也沒有人想像得出原因。不過,下午將近時,已經湧現出太多的揣測。

經濟問題。他在漢彌頓捲入某種糟糕的投資,某項瘋狂的交易,結果失敗。

病了。一個病了,或二個都病了,癌症、導致癱瘓的關節炎、難以治癒的精神疾病……。

對此猜測,男人和女人的想法明顯分歧。

相信問題在於錢的是男人或者因為要坐牢的也是男人。

討論疾病的是女人。提出婚姻不幸說的也是女人,是有甚麼不忠的行為露餡,或是對於過去的某次出軌耿耿於懷。

所有這些說法羅伯特都聽到了,但一個也不信。應該說每種說法都讓他信不到五分鐘。要是能相信其中哪種,一直信下去,那他就覺得能喘過氣來了,就像有甚麼東西終於把爪子從他胸口挪開那樣。

 

有人到商場買東西,藉機跟佩格搭話。

「你們那兒發生的事夠可怕的吧。」

「是的,確實。」

「跟他們熟吧,鄰居嘛。」

「我們跟他們完全不熟。」

「妳從沒注意到甚麼跡象讓人料到會出事嗎?」

「我們根本甚麼都沒注意到。」

 

羅伯特回想韋伯夫婦從停在車道的車子進出的樣子。回憶著他們節禮日來訪,她穿灰襪的腿讓他聯想到修女。她提起處子之身的話題讓佩格和二個孩子有點尷尬。她丈夫話少些,但並不害羞,他說起自己不喜歡在飯店吃飯。當時佩格回答:「噢,男人都這樣。」這話讓羅伯特有點意外,事後問佩格是否希望多出門吃幾次飯。佩格說:

「我只是在聲援韋伯太太,因為我覺得她丈夫好像在瞪她。」

他在瞪她嗎?韋伯先生看起來很有自制力,不至於當眾瞪自己的妻子吧。

但是佩格又不是誇大的人。

 

各種瑣碎的資訊紛紛匯集。

有人認識一位韋伯太太以前的同事,說她是位備受歡迎的老師,衣著入時,不太善於維持秩序。喜歡法式烹飪,也有興趣組圖書俱樂部。

韋伯先生在漢彌頓比在這裡活躍。扶輪社,雄獅俱樂部。或許是出於工作需要。

他們不上教堂,在兩地都一 樣。

 

在吉爾默,人們構成一個大網路。

甚麼投資計畫,沒甚麼所得調查,也沒甚麼癌症或高血壓心臟病等等。

這件令人震驚的事,沒有水落石出,沒有真相大白

 

 

IMG_6838.JPG

            新北石門老梅石槽

 

 

星期四的喪禮上,接手宗教歸屬不明者的聯合教會的牧師,談及現代生活的壓力和緊張,並未提及人脫離信仰和教會組織的危險,也沒有給出更詳細的答案。

 

佩格的二個兒子對這件事的好奇咄咄問向佩格來。

羅伯特信守讓佩格自己對付兒子的信條,除非她向他求助。

但佩格始終心平氣和聽男孩子們說話。她對兒子說話聲調嚴肅,骨子裡卻是驚人的平靜。

當她的兩個兒子都有自己的事暫時走開,佩格對羅伯特開口說了她那部份的故事。

她告訴他,她知道出事了,在上樓梯之前。

他問她,害怕嗎?

她說她沒想到那個 害怕。她知道房子裡除了她沒有別的活人了。

「然後,我看到他的腿伸進大廳裡,那時就明白了,但得過去確認一下。」

「伸在外面的不是他脫掉鞋的那隻腳。他用另一邊脫掉鞋的腳扣下扳機,射死自己。」

 

從外面進來的大兒子告訴他們:「這條路上爬滿愚蠢的汽車。到了盡頭又掉頭爬回來。」

羅伯特說:「他們沒辦法相信,所以想辦法親眼看看現場。」

克萊頓說:「媽媽就沒吃驚。媽媽也不會不信。」

「我當然有吃驚,只是沒有尖叫罷了。」

「過去妳和爸爸吵架的時候,」克萊頓說,「記得嗎?我們剛搬到鎮上,他還在家的時候,你們經常那樣吵架。妳知道那時候我怎麼想嗎?我常想,你們當中的一個就要過來拿刀捅死我了。」

「不是那樣的。」佩格說。

「就是。我就是那麼想。」

佩格在桌邊坐下,用手摀住嘴。克萊頓的嘴抽搐著,不由自主地把它扭成一個小小的、嘲諷的、抽搐的微笑:「我從前躺在床上時就是那麼想的。」

「克萊頓,我們兩個無論是誰,永遠都不可能會傷害你。」佩格說。

羅伯特相信他該插嘴了。

「這個就像 地震或者火山爆發。是一種發作。地球會發作,人也會。不過這算是一種偶發事件。」

「地震和火山爆發並非是偶發事件,」克萊頓指出,「如果那個叫發作,那也是定期發作。人會定期發作,尤其是結了婚的人。」

「我們就不會。」羅伯特說。他看著佩格,好像在等她贊同。

佩格卻看著克萊頓,臉上僵硬,帶著一種無法道歉的痛苦。

「不會。」克萊頓說,「不,你們不會。」

 

 

IMG_6846.JPG

新北石門老梅石槽

 

羅伯特告訴他們他去散個步。

克萊頓說得沒錯。許多汽車沿路探頭探腦。車裡坐的或許就是聊過交換過資訊的那些人。此刻與汽車合為一體,以一種野蠻原始的好奇,在這裡來回摸索。

他避開車路,走向與他家門口的死巷交叉的另一條死巷。雪完全覆蓋了平時用來分隔小路和曠野的籬笆。不知不覺中,他已經翻過籬笆。積雪硬到這種程度。

 

大約在羅伯特和佩格結婚前半年,一晚,他和他的第三位出軌情人「李」在他公寓裡喝酒,他們討論著把家族姓氏縮寫刻到銀器上的做法是有意義的還是令人厭惡的 ── 突然之間,爭論爆發。他們對彼此說著能想到的最殘忍的話,激烈唇舌之後,變成一種帶著微妙厭惡的低語……。

他們意識到他們當時的困窘之境。

他帶著殘忍的快樂顫抖起來,為了說出的話覆水難收而激動。

他們因為發出的攻擊和收到的攻擊而狂喜。

「這是我們認識以來第一次說出真話!」

 

「有些事情我真希望能永遠、徹底地忘掉。」羅伯特告訴佩格,要及時止損、停損,棄絕過去的惡習,包括昔日對他人的欺和自我欺。他說他過去是一個情感的揮霍者,放縱自己陷入糾纏,以避免自己過著正常體面的生活。

「因為逃避而鑄成的錯誤,我卻誤以為是出自激情。」羅伯特這話聽來矯揉造作,其實發自肺腑,他因為努力和寬慰而渾身是汗。

作為回報,佩格也告訴他一些事情。

「我們和大衛的父母同住。那裏沒有足夠的熱水給寶寶洗澡。我們搬到鎮上,住在洗車房旁邊那裡,大衛周末才過來。

大衛小時候得過腎病,一整個冬天休學在家,讀了一本關於北極的書,可能是唯一一本不是被動讀的書。他夢想著那裡,把車開得越來越遠,就這樣從視野裡消失。」

在大衛離開之前發生甚麼事,婚姻的結,不會無痛斷開。肯定還得有一番撕扯和劈砍。但她沒說,他也沒問,甚至沒朝那方面多想。

 

羅伯特在發硬的雪地上認真快走,經過餐廳,但打算穿過公路走遠一點,歸途再進餐廳暖暖身子。

等他回頭進了餐廳,餐廳裡,人們還是在聊這個,形容同樣的場景,重複同樣的問題、同樣的可能性。看到羅伯特,問佩格怎樣了。

   走在這魔幻的土地上,他並不覺得累。如果說有甚麼感覺,那就是他覺得自己變輕了。走著走著,離鎮上越來越遠,空氣清澈,吉爾默的燈光分外明亮。硬雪地上鋪著細小雪花,像塵土一樣精細,閃閃發著亮光。

他很靠近一片大樹林了。在那裏有甚麼吸引了他的目光。樹下有亮光,奇形怪狀聚合體,當中有黑洞。直到他走得很近,幾乎可以碰到那些怪物之一了,才發現那不過是些舊車,汽車卡車甚至還有一部校車,被推到這裡,古怪地互相搭著,部分盛滿了雪,部分被雪覆蓋。那些黑洞就是它們的空腔。破碎的車頭燈,閃閃發亮。

他想向佩格講述這件事。

他是湊得多麼近,才看出讓他迷惑不解的不過是些廢車,然後他感到失望,又有點想笑。

他們需要有些新話題。

現在他有點想回家了。

 

 

 

 

 

 

文章標籤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