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莫泊桑的魂魄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端午假期

兒孫悠遊在花東縱谷的美景中五天四夜的小旅行

 

不必為兒孫下廚,好像就沒甚麼花時間的事了,就讓自己深深地陷在扶手椅裡,閱讀。

 

 

IMG_9974  

 

我把扶手椅轉向,這樣,背有書桌加靠,腳有矮櫃擱放。桌、椅、櫃,一前一中一後,共同負擔「奉承」我的責任,讓我感到無比的安全舒適與尊貴。而窗外的蟬聲,喔,屋頂消失了,我在綠葉的蔭下以各種舒服的姿勢閱讀。而且讀的是不得了的人寫的書,譬如莫泊桑,譬如木心,還有想入非非的李郁淳〈一個人的東非130天大縱走〉而且,不時因為融入閱讀的情境而思想活潑而竊竊發笑而受到啟發:老了,人生沒有多少時間了,要快樂啊!

 

 

莫泊桑的短篇小說集,即使沒有絕版,也不容易買到吧?

(其實我並不知道書市的真實情況)

 

既然我是這麼想,那就分享一篇莫泊桑的作品:

 

 

 

 

人生再見 莫泊桑1884 05 04

 

 

在咖啡館裡有兩個朋友剛吃完晚餐他們從玻璃窗看著外面的大街感受巴黎夏夜特有的溫濕的風在這陣風的吹拂下心中不禁嚮往遠方的森林……

 

其中一個叫西蒙的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說道

 

人老了真叫人傷感年輕的時候這樣的夜晚心情總是無比的輕鬆愉快最近只是越來越沉悶人的一生過得可真快」他大概四十五歲已經發福頭髮全禿了

 

另一個叫做比爾埃年紀大了許多身材瘦削精神很好他說

 

我也覺得自己在不知不覺中變老了雖然我每天都很開朗且精力充沛照鏡子時也覺察不出自己的年齡在增長但歲月催人老的步驟就是那麼緩慢一點一滴的變化是不易察覺的因此即使在兩三年之間真的變老了自己也不會知道更不會失望的

 

而女人真是可憐的動物女人的魅力幸福等等一切僅能在短短十年美麗歲月中獲得肯定

 

在我到了五十歲左右時心情也幾乎和年輕人沒有兩樣渾然不知自己在變老所以日子過得安詳而幸福

 

後來我確知自己變得老邁不堪後意志變得很消沉……不過現在已經認命了

 

我也和一般男人一樣經常戀愛可是真正付出感情的只有一次那是十二年前的事了那時戰爭剛結束我在亞特爾塔海岸和她邂逅…………女人三五成群地聚在這狹長海灘嬉戲陽光灑在各式各樣的太陽傘上發出艷麗的光芒景象明朗亮麗令人心胸為之開闊…………

 

就這樣我看到這位令我衷心愛慕的女人從水裡冒出來我立刻為她陶醉整個心隨她而去,……我感到自己是為了愛這樣的女人而活這種突如其來的激盪使我頭昏眼花

 

於是我透過第三者認識了她我產生了從未有過的迷惑她將我的心思全部攪亂了我感到像這樣被一個女人所支配是既可怕又快樂的她的一顰一笑舉手投足都使我陶醉使我神魂顛倒她的每一種特質在我看來都是無與倫比的

 

她已經結婚只是她的丈夫只有星期六日在家我根本不把她的丈夫放在眼裡而且不知怎地也毫無嫉妒心

 

我無法形容自己有多愛她她實在很美,那種美是溫柔、青春、新鮮各種特質的揉合。從來沒有女人讓我覺得這樣可愛、高雅,她簡直就是魅力的化身,就連普通的五官,擺在她臉上就是美得那麼出奇。這是我不曾有過的奇妙感覺。

 

我們交往了三個月,然後我帶著落寞的心情啟程前往美國。可是,她的倩影縈繞在我心底,揮之不去,讓我覺得她還在我身邊,深深左右我的心神。十二年光陰逝去了,我不曾忘記她,我對她的愛情始終不渝,但已經化狂熱為平淡。這是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十二年的時光對一個男人來說,並不算甚麼,不知不覺就晃過。

 

去年春天,一個朋友邀我去梅遜‧拉菲特用晚餐。

 

在火車就要開動的時候,一個身材肥胖的婦人帶著四個小女孩上了我坐的車廂,像這種腦滿腸肥的家庭主婦,我連正眼都不瞧一眼的。

 

她大概因為趕車的關係,喘得上氣不接下氣,胸脯劇烈的起伏著。她的四個小女孩,一上車就幾哩瓜啦喋喋不休。我覺得心煩透頂,於是打開報紙看。

 

火車經過阿尼亞爾的時候,這個胖女人突然對我說:

 

『對不起,請問你是不是卡爾涅先生?』

 

『是的,沒錯。』

 

這時,她突然笑了起來。她笑的樣子倒不失為是一個有教養的女子風範,只是似乎帶著一絲傷感。

 

『你還認不出我嗎?』

 

我猶豫了半天,確實覺得這張面孔好生熟悉,但怎麼也想不起在甚麼地方見過。

 

『這個……我確實見過妳,只是想不起大名了。』

 

她的臉色微微泛紅起來。

 

『我是朱莉‧魯非維爾。』

 

再也沒有比這個時刻更令我吃驚的了。一瞬間,地球彷彿停止了轉動。在我心裡,只覺得一張神秘的布幔逐漸裂開,行將揭露布幔背後隱藏著的可怕而痛心的事。

 

這就是十二年來我魂牽夢縈的女人?十二年真有那麼久嗎?久得足夠讓她生下一群兒女,也久得足夠讓她變成一個黃臉婆?過去我心目中美得無與倫比的她,真的可能變成一個我連正眼都懶得瞧上一眼的女人?極端的痛苦壓迫得我胸口鬱悶無比,我的恨不禁轉移到大自然,我恨造化如此作弄人,讓我心中美麗的女神淪落成這般庸婦。我詫異地直瞪視著她,好不容易才拉起她的手,但淚珠已湧上眼眶,我為她的青春痛心,也為我心中美麗的形象毀滅而無比自憐。

 

她也很激動,結結巴巴地說:

 

『我變了許多吧?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一切都會成為過去的。如今我已當了母親,是一個平凡的母親,也不愧為好母親。對我來說,很多事都成了過眼雲煙。我也想到有一天見到你時,你一定不認得我了。可是,你也變了,我觀察了許久才敢和你相認。因為你的頭髮完全白了,和你以前完全兩樣。這也難怪,都已經過了十二年了!十二年啊,我最大的女兒也都有十歲了。』

 

我看她的女兒,似乎已經具有她年輕時期的影子,只是尚未成形。頓時,我感到人世的光陰,就像這列火車般迅速地向前直奔,不留下軌跡。

 

火車到達梅遜‧拉菲特時,我低頭在這曾經是我女友的婦人手上親吻了一下。臨別的時候,我不知該說甚麼好,客套幾句,就步出了車廂,不管說甚麼,感覺都是那麼可笑。

 

這天晚上,我回到家,單獨攬鏡自照。看了好一段時間,才勉強回想起自己年輕時的鬍子是褐色的,頭髮是黑色的。如今我已經老了。再見了,人生。」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他死的時候是某個高等法院的院長他是個光明正大的裁判官他那挑不出一絲毛病的生涯在法國所有的裁判所都成為了話題律師年輕的檢察官和裁判官都把頭低低地垂下去表示深深的敬意向他那骨架粗大的臉問候。那張臉雖然蒼白、瘦削,不過卻被晶瑩燦爛、眼眶深陷的眼睛照亮了。

他把一生都獻給了追究罪惡,保護弱者。對騙子和殺人犯來說,再也沒有比他更可怕的敵人了。這是因為他們認為他可以看出隱藏在心底的念頭,一眼就可以看穿他們意圖中的一切秘密的關係。

所以在他八十二歲逝世時,舉世都為他哀悼,給予他無比的光榮。一列穿著紅色長褲的士兵,守護著他的遺體向墓地前進,繫著白色領帶的人們則在棺木上訴說悲嘆的話語,灑下看起來是真實的眼淚。

但是公證人在他總是鎖著重大犯罪者訴訟紀錄的辦公桌中,發現如下一份奇特的文件,不禁一陣錯愕。

文件標題是這樣的 ─ ─

 

為什麼會這樣?

 

一八五一年六月一日 ─ 我現在剛從法庭出來。我給布隆戴爾下了死刑的宣告。為什麼他要殺掉自己的五個孩子呢?我們經常會遇到在斷絕生命中感受到快感的人。是的,那確實是快感,或許也一定是最大的快感。因為殺害跟製造是非常類似的。製造,然後殺害!這兩個字將宇宙的歷史、將一切的存在、將一切的萬象全都包容在內。殺害為什麼會讓人陶醉呢?

 

六月二十五日 ── 一想到有一個人在旁邊活著、走著、跑著……有一個人?人是甚麼呢?就是體內擁有動作的原理,具有調整那動作的一個活的東西。這東西不依存任何事物。這東西的腳並沒有跟大地相連。人是在地上蠢動的一粒生命。雖然不知道這生命粒來自何處,不過卻可以隨心所欲地予以殺害。於是就甚麼也沒留下來。腐爛,消失。

 

六月二十六日 ── 既然這樣,為什麼殺人是犯罪呢?是的,為什麼呢?事實上正好相反,那是自然的定律。所有的人都負有殺害的使命。他為活而殺,為殺而殺。 

── 殺害就存在於我們的體質中。非殺害不可!動物在其生涯中,每天在所有的瞬間,都不斷地殺害。── 人也不斷為了養活自身而殺害。但是由於他也有為快樂而殺的慾望,所以發明了狩獵。

孩子們殺害所看到的昆蟲,以及手摸到的小鳥和小動物。然而要滿足存在於我們心中那難以壓抑的殺戮慾望,光是那樣做並不夠。只是殺害動物並不能充分滿足。我們熱切期望殺人。

古人為了滿足這個熱切的期望,將人當成祭品。但是現在出於社會生活的必要,殺人成為罪惡,殺人犯要被判刑,處決!

然而由於我們若不委身給叫做殺人的這個絕對自然的本能就無法活下去,所以不時發動戰爭來滿足這個本能,並且全國國民一起去屠殺別國國民。這樣一來,血就不斷奔流,其淫蕩性讓軍隊狂亂,讓市民陶醉。甚至連女人和小孩,夜裡也在油燈下讀著殺戮的殘酷故事而陶然沉醉。

所以如果問具有進行屠殺人類使命者是否受到輕視,絕對不是那樣的,世人給予他們多得幾乎背負不完的榮譽。讓他們穿上金光閃閃的衣服,艷麗的長褲。讓他們頭上插著羽毛,胸前綴滿飾物。給予他們勳章、嘉獎和一切總類的尊稱。

他們擺起臭架子,受到尊敬,受到女人愛慕、受到民眾喝采。但這也只不過是他們負有讓人血四濺的使命而已。他們拖著殺人的道具,在街上昂首闊步,而後路上經過穿著黑衣的人們則用艷羨的眼光看著他們。因為殺人是經由自然投注在人心的巨大戒律。再也沒有比殺人更美、更光榮的了!

 

六月三十日 ── 殺人是戒律。因為自然熱愛永恆的年輕。看起來就像是以一切無意識的行為在叫著「快點!快點!快點!」似的。自然是愈殺人就變得愈年輕。

 

七月二日 ── 人,人是什麼呢?人是一切,人是無。人經由思考,反映出一切的事物。人經由記憶和學問,將自己成為世界的縮圖,將其歷史收容在自己體內。每一個個人作為事物與事實的鏡子,成為宇宙中的小宇宙!

但是去旅行,去看看各民族的蠢動吧!這樣一來,你就會發現人已經是什麼也不是!是無,是零!坐著船,到遠離群眾熙攘擁擠的水邊看看吧!這樣不久你就會除了海岸外甚麼也都看不到了。人變得無法辨認出來地消失了。人就是這樣渺小,這樣沒有意義。

去搭快車旅行歐洲,從升降口向外邊看看吧!人、人,經常是無數未知的人。人在田野間蠢動,在街道上蠢動。那都是些只知道掘地的愚鈍農民,只知道為男人做湯、生小孩的醜惡女人。

到印度,到中國去看看吧!在那裏你也會看到有如在路上被踩死的螞蟻那樣,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地被生下來、活著、死去的數千萬的人在四處動來動去。

並且也住到泥土小屋的黑人國度,以及在被風吹揚的褐色帳幕下過著日子的白色阿拉伯人的國度去看看吧!這樣你就會知道絕對沒有擁有自己獨特思考的孤獨的人。民族就是一切!人,在沙漠中流浪的部族的人究竟是什麼呢?

那樣的人就是所謂的賢者,不怕死。在他們之間,人根本不值得一提,所以將那敵人殺死。這就是戰爭。以前在宅邸和宅邸、鄉土和鄉土之間,就這樣進行著戰爭。

是的,去旅行世界,去看看無數未知的人的蠢動吧!未知?啊,那正是解決問題的所在。殺人之所以會成為罪惡,是因為人受到登記的緣故。

人一生下來,就登記在冊子裡,被命名、被施以洗禮。而法律則予以保護!就是這樣!沒有被登記的人,並不算數。所以在荒野或沙漠中去殺吧!根本不必在意!自然熱愛死。自然不會懲罰。自然!

神聖的,實際上只有戶籍!是的!是戶籍在保護人。人正因為登記在戶籍簿裡,所以是神聖的!要尊敬戶籍,也就是叫做法律的神!可以跪拜!

但是國家可以殺人。因為國家擁有變更戶籍的權力。戰爭殺掉二十萬人時,就把死者的名字從戶籍簿抹消掉。用書記官的手把那削除掉。那樣做一切就都結束了。

可是因為我們無法改變市政府的紀錄,所以必須尊重生命。在叫做市政府的寺院中君臨的光榮的神啊!戶籍啊!我向你表示敬意。因為你比自然還要強大。哈、哈、哈……

 

七月三日 ── 殺人一定是奇妙的,並且充滿無窮滋味的快樂。思考著活東西的人在眼前,然後在那身體上開出一個小洞、唯一的小洞。接著看著成為生命的紅色東西,也就是血流出來。這樣一來,眼前就只是一塊柔軟的、冰冷的、動也不動的、失去思考的肉體而已!

 

八月五日 ── 我經由審判、定罪、判決的殺人過了一生。用斷頭台殺掉要用刀子殺死的你們。這個我,我!如果我做了我所殺掉的殺人犯做的事情,又有誰能夠看穿呢?

 

八月十日 ── 誰能夠看穿我呢?誰會懷疑我呢?特別是如果我挑選了跟我的殺人沒有任何利害關係的人的話?

 

八月十五日 ── 誘惑,誘惑宛如蛆蟲般鑽進我的體內。蛆蟲慢吞吞地爬著鑽了進來。然後在我的身體和精神的每一個角落走來走去,使我的念頭中只有一件事,也就是殺人這件事而已。

蛆蟲更鑽進了我的眼睛裡,讓我的眼睛渴望看到流血,看到死亡。蛆蟲又進入我的耳朵裡,在那裏,不斷地響著有如要被殺的人那斷氣慘叫般的未知的、可怕的、會把人胸膛撕裂,會讓人腦筋發狂的某種聲響。

隨後蛆蟲爬到我的腳上,我的腳被煽起想到進行殺人的場所去的慾望。並且蛆蟲也爬到我的手上,手被殺人的期望激動得哆嗦了。做為比別人還要優秀、自己的心的主人,對追求洗鍊感覺的自由男人來說,殺人一定是非常快樂、稀奇、合適的事情的!

 

八月二十二日 ── 我已經無法忍受了。於是作為初次的嘗試,先殺小動物看看!

我的男僕尚在鳥籠裡養著一隻五色的金翅雀,吊在僕人餐廳的窗前。我支使他出去處理事情,然後將小鳥抓在手中。手中可以感受小小心臟的鼓動。小鳥全身濕熱。

我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不時試著用力掐緊看看。於是小鳥的心臟跳得更快了。那真是幾乎令人難忍的快感。我差點就把小鳥掐死了。不過即使掐死,也應該是看不到血的。

於是我拿來剪刀,那是剪指甲用的小剪刀。然後在小鳥的喉嚨上輕輕剪了三下。小鳥張開喙嘴,掙扎著想要逃走。不過我並沒有放鬆。啊,我抓得緊緊的。即使那是瘋狂了的狗,我也不會放鬆的。

隨後我看著血流了下來。血紅而透明,閃閃發光。這是多麼美啊!我非常想喝那血,於是就用唇端沾了一下!可口極了。可是小鳥的血只有一丁點兒。所以觀賞的時間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久。要是可以看到公牛流血的話,那不知道有多美好呢!

隨後我像殺人犯那樣,像真正的殺人犯那樣做了。首先將剪刀洗乾淨,接著洗手,把水倒掉,把小鳥的身體拿到院子裡去,準備埋掉。然後埋在無花果樹下。不必擔心會被誰發現。以後我要每天吃一粒這棵無花果樹的果實。一點也沒錯,只要我們知道方法,是可以充分享受人生的。

僕人哭了。他相信小鳥逃走了,作夢也沒想到來懷疑我。哈、哈、哈……

 

八月二十五日 ── 我無論如何非殺人不可,無論如何!

 

八月三十日 ── 終於實行了。那是多麼簡單呀!

今天我到維努森林去散步。當時我甚麼也沒有想。是真的,我沒有一點邪念。可是路上有一個小孩,一個小男孩在吃著奶油麵包。他一看到我,立刻就停止吃麵包,說:

「裁判長先生,你好。」

就在那一瞬間,我想到:

「殺掉這個孩子如何?」

於是我問他:

「孩子,你一個人玩嗎?」

「是的。」

「這個森林裡沒有別的人嗎?」

「是的。」

想要殺掉那個孩子的念頭,宛如酒精般讓我陶醉了。我認為那個孩子一定會逃跑的,就裝出若無其事的神情,靜靜地靠近過去。然後突然抓住他的脖子,使出全身的力氣,用力掐下去。

那個孩子用驚恐的眼睛凝視著我。那是怎樣的眼睛啊?又圓又深,透明清澈,真是一雙驚人的眼睛。我從來沒有那樣粗暴地感動過……但那也只是一瞬間而已。他用小小的雙手握住我的手腕,全身有如被燒焦的羽毛般扭動著,不過不一會兒就動也不動了。

我的心臟怦跳起來。啊!我想起了那隻小鳥的心臟!我將屍體扔進水溝裡,上面用草蓋好。

隨後回到家裡去,飽飽地吃了一頓晚餐。啊!殺人實在太簡單了。那天晚上,我感到非常快活,身心都舒暢極了,覺得就像是恢復了年輕似的。我在省長的宅邸裡度過了夜晚,大家都稱讚我才華洋溢。

但是我沒有看到血!我的心情極為平靜。

 

八月三十日 ── 屍體被發現了,開始搜尋犯人。哈、哈、哈……

 

九月一日 ── 逮捕了二名流浪漢,不過沒有證據。

 

九月二日 ── 那個孩子的父母親來見我,哭得非常傷心!哈、哈、哈……

 

十月六日 ── 完全找不到線索。人們議論紛紛,說一定是哪個流氓下的毒手。哈、哈、哈……要是能看到流血的話,我現在的心情一定會非常平靜的。

 

十月十日 ── 想要殺人的熱切渴望,在我的骨髓中跑來跑去。那就跟二十歲時折磨我的愛的熱情沒有兩樣。

 

十月二十日 ── 又殺了一個。午飯過後,我到河邊去散步,看到一個釣客在柳樹下睡著了。那是中午十二點。旁邊的馬鈴薯田裡,插著一把最合適不過的鋤頭。

我抓起那把鋤頭,取了回來。然後有如棍棒般高高揮起,用鋤尖只一剮,釣客的腦袋就裂成了兩半。

噢!那個人的血汨汨流了出來!跟著腦漿一起,粉紅色的血滿溢而出!靜靜地流進河裡。之後我踩著沉重的腳步走了起來。要是被人看到了,哈、哈、哈……我一定會成為偉大的殺人犯轟動世界的。

 

十月二十五日 ── 釣客的命案引起了巨大的迴響。一般人都說是跟被害人一起釣魚的外甥所下的毒手。

 

十月二十六日 ── 預審法官斷定那外甥是真正的犯人。鎮上的人也都相信。

 

 十月二十七日 ── 那外甥非常不會反駁。他堅決地說他到村子裡買麵包和乾酪去了,聲稱一定是在他不在的時候,有人把他的舅舅給殺了!但是誰也不相信他所說的!

   

十月二十八日 ── 那外甥被拷打得思緒亂成一團,快要招供認罪了!哈、哈、哈……審判本來就是這樣的!

 

 十一月十五日 ── 對那外甥鐵證如山的證據,不斷搜集過來。他有資格繼承舅舅的遺產。在這場重罪審判中,我擔任的是審判長。

   

一月二十五日 ── 死刑!死刑!死刑!我宣判他死刑!哈、哈、哈……檢察長有如天使般地說了出來!哈、哈、哈……還有一件事。我要去看他被處死!

   

三月十日  ─ 結束了。今天早上那外甥被送上斷頭台。他死得可真漂亮!真漂亮!我感到非常愈快!

 

人的頭被斬斷時,看起來實在太美了!血像波浪般,完全像波浪般噴湧出來。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把身體泡在那血中。要是可以躺在那血的下面,讓頭髮和臉浴著血,變成鮮紅,變成鮮紅再起來,那應該正是羽化登仙的喜悅!啊!要是被人知道的話!

 

從現在起要稍微等一下。現在已經可以等了。因為要是弄不好,即使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很有可能會露出馬腳來的。

 

 

 

 

 

這部日記又滿滿地寫了很多頁。不過完全沒有記述新的罪惡。

 

這部日記交給了精神科醫師去分析,據他們說,跟這個瘋狂的怪物同樣巧妙、可怕的狂人,還有很多存在於這個人世間,只是我們都沒有覺察出來。

 

 

 

                        ( 莫泊桑   一八八五年九月十日 )

 

 

 

 

 

以上,抄錄自志文出版社蕭逢年翻譯的《莫泊桑短篇全集 8 》

 

 

4972個字,讓我忙了幾個小時。

 

 

告訴兒孫我正忙著在抄莫泊桑的一篇小說。

 

 

兒子說人家抄心經你抄莫泊桑。

 

 

我說這很重要。

 

 

我想藉十九世紀的這一篇小說來提醒朋友,從古至今

 

『跟這個瘋狂的怪物同樣巧妙、可怕的狂人,還有很多存在於這個人世間,只是我們都沒有覺察出來。』

 

 

 

 

最近發生的驚悚事件:

 

 

 

五子命案模仿洪若潭滅門案

 

 

 

 

                  

龔重安割八歲女童咽喉

 

 

 

2014鄭捷在捷運車廂隨機殺人事件

 

 

 

鄭捷殺人事件民間版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覆滿森林的山丘上矗立一座古老城堡,城堡中一間路易十五式的小沙龍裡,壁上繪著牧羊人追求牧羊女的畫,一張很大的靠背椅上,半躺著「紋風不動、有如木乃伊般乾瘦的手垂在靠椅兩邊,模糊的眼睛望著遙遠的原野,像是在追尋自己青春時代的幻影似的」的老婦人。
老婦人旁邊一張天鵝絨椅子上坐著一位年輕的姑娘,雙手敏捷的為祭壇的裝飾刺著繡,眼睛卻帶著夢幻般的色彩,彷彿在沉思著什麼。

老婦人「也想知道這世界又發生了些什麼事情」於是要求年輕的姑娘唸一會兒報紙。年輕的姑娘拿來報紙瀏覽了一遍:「奶奶,都是政治新聞,不唸也罷!」
「當然,不過,有關戀愛的,一點都找不到嗎?現在的法國真是再也聽不到什麼有趣的風流韻事了。我們那個時代,常有為情私奔或者爭風吃醋,現在的年輕人究竟怎麼了?」
姑娘找了好久,找到一則『愛的悲劇』,這是一則潑硫酸事件。祖母焦躁地反覆地說:「太不應該了,那太不應該了!找找看還有沒有別的?」
年輕的姑娘又找到一則裁判的報導-『陰鬱的悲劇』-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在年輕情人的甜言蜜語下失身,後來知道他是一個專門玩弄女性的薄倖郎,悲傷之餘,她想到了報復,……那個男子一生注定要殘廢了,但是少女在民眾的喝采聲中得到赦免。

這次祖母真的生氣了:「現在的人都瘋了嗎?人生中唯一的魅力就是神所賜予的戀愛,從前,人們毫不猶豫地奉獻出他們的愛情,現在的年輕人卻又是硫酸又是手槍的。簡直就像是在甜美的西班牙酒裡放進泥巴一樣。」
「可是,奶奶,她受到信任的人的欺騙,而且那男的不是好東西,……。」
「哎呀!現在的人教給妳們這些年輕的姑娘什麼思想啊!」
……………… ……………… ………………
【奶奶說了好多話,中心思想是結婚與戀愛是兩回事,結婚是相同的人找相同的金屬像鎖鏈一樣繫在一起,為了財富與孩子而共同努力,人生即使只結一次婚,但戀愛二十次也可以……。奶奶認為<革命>改變了大家,做什麼事總是誇大其辭,相信平等、永遠的熱情,詩人教人應該為愛情而死;而在她那個時代,詩人為了教人一次又一次的戀愛而作詩。】

年輕的姑娘聽了,臉色蒼白,幾乎說不出話來。年輕的姑娘發抖的手握緊了老婦人木乃伊一般的手:「奶奶,拜託妳,不要再說了!」她跪在地上,眼裡充滿淚水,向神祈求一個偉大、永恆、忠貞不二的愛情。
她那仍然相信十八世紀風流哲學家所倡導的愛情觀的老祖母在年輕姑娘的額頭上輕輕吻著說:
『妳要小心,要是相信那種傻事,妳會真的得不到幸福的!』

* **
阿嬤我,在此呼喚二十一世紀的祖父、祖母、阿桑、阿姐、阿哥……到此一遊會會十九世紀的莫泊桑後,留下你的話語談談在你腦中的『二十一世紀愛情觀』。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前言

『回憶』和『舊家具』這二篇書信體的自白,書寫人的身分都是獨居的老婦人。內容雷同。『回憶』的篇幅稍多,可涵蓋『舊家具』。我的斷章以『回憶』為主。

□ 懷念的索費先生:雖然是你的好意,不過這個春天我是不會到巴黎的。我將在我的家裡,隱藏在你所說的「我的洞穴」裡。我像是一個對一切事情都感到疲倦、恐懼,不肯離開自己巢穴的老野獸。我已經不再是有新的好奇心和快樂以及喜悅的那種年齡了。我有的只是往昔的喜悅而已,而且那種喜悅也不過是認命。我就像年輕人活在希望裡那樣悄悄活在回憶中。


□ 那首詩向我訴說許多事情,深深刻在我心上,支撐了我這顆貧弱的心:在同一個家裡,出生,活著,而後死亡。


□ 我現在已經不能離開這個家了,離開我出生、生活,然後想在這裡死去的家!我每天生活雖不很開朗,但是回憶從前在這裡生活的片段,卻使我感到溫暖。

□ 一個人的孤獨生活,不會有問題的,因為我被多年來所熟悉的東西包圍著,它們像是活著的人一樣,向我說出一生中所有的事情。


□ 年紀已大,我現在很少看書了。可是我會無止境的思考--不如說是在作夢。


□ 為什麼我們女人會有很多人陷入不幸呢?那是因為在年輕時被教育得過分相信幸福的關係。我們並沒有培養出戰鬥和痛苦的觀念,因此受到第一次打擊時,內心就崩潰了。


□ 我們攤開靈魂等待幸福的心情就像瀑布一樣激昂。但來臨的,一半都不到,於是我們立刻哭了起來。


□ 幸福存在於我們耐心的等待中。幸福就是期待,快樂的期待,是信賴,是充滿希望的地平線,也就是夢。


□ 可是,我並不是對著未來作夢,而是對著過去作夢。


□ 人生苦短,尤其是從開始到結束都在同一個地方度過的人生,真的是短暫。


□ 「神聖遺物的房間」,不用的東西全堆積在那兒--那是記載一家人歷史的有如親友般的家具,這些東西因為和我們生活在一起,所以有了個別的人格和容貌。在幸福或不幸福的日子裡,成為無言的伴侶。


□ 這個春天我哪兒也不去。說實話,我很害怕,因為我已變成這樣的老太婆了。我很想像聖布福先生所說的那樣,在同一個家裡出生,活著,而後死亡。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莫泊桑有篇名為『小兵』的短篇,主角是二名在軍旅中的小兵。他倆結伴在小森林裡共度週日。離鄉背井的他們對遙遠的各自的故鄉的懷念滲入他們的體內。每週他們從山下雜貨店帶點簡單的吃食和打一瓶葡萄酒,上山來坐一整天。時間到了,循來時路回營區。這固定路線包括在橋上凝視流水和把空酒瓶留在雜貨店下次裝酒。

後來有位養牛的姑娘加入他們。「姑娘在他們身邊坐下來 三個人很融洽地並肩坐著 雙手抱著膝蓋 眼睛望向遠方 說著自己出生村子所發生的小事件和各種瑣事。」
二位小兵的週日野餐,因養牛姑娘的路過,而激發人善意的情感。兩人談論該為養牛姑娘帶點好吃的東西來,以回報她給他們好喝的牛奶。三人共構的週日小世界,平和。

直到姑娘和「魯克」走進樹叢,「尚」才了解朋友為什麼一星期裡外出二次。「於是他心中感受到有如灼傷般的悲傷 傷口般的疼痛 以及被朋友出賣的斷腸痛苦」

 

「尚看到從樹叢出來的那二人身影 就像鄉下的未婚夫妻似的--告別之前 他們又互相吻了對方 隨後姑娘對尚投了一個帶有親切說再見 以及要他保密這樣的含意的微笑 這才轉身走了 今天她似乎也沒想到讓尚喝牛奶」

「到了平常的時刻 他們起身踏上歸途--接著來到橋面上 像平常的星期天那樣 他們在橋的中心停下腳步 望著流水片刻--
尚倚著欄杆 也許看到水流中有什麼吸引著他的東西 身體逐漸越過欄杆--
魯克說:喂 難道你想喝河水嗎?-
但這句話還沒說完 尚的身體全部就像受到頭的牽引似的 懸空的兩隻腳在半空中畫出一道圓弧 這個藍色與紅色的小兵 嵌進水中消失了--頭出現在水面上 但那也是一下子而已 頭隨即又回到水裡去了 -- 在更遠的地方看到了手 一隻手從水裡伸出來 不過也立刻縮了回去 - 隨後就什麼也看不到了」

【以上斷章取材自志文出版的莫泊桑短篇小說。共度週日,分享故鄉記憶和葡萄酒的二個小兵,因為其中一人有了親蜜愛人,而有所改變。但週日三人共處仍維持著--世界在變,個人的小世界也在變,變是生命的本質,離鄉背井參軍備戰的尚已承擔生命中的大變動,卻為了朋友「合情合理」的改變而投水,令人錯愕。它的深層原因到底在哪裡?】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本文要與各位分享的『保羅的情人』,被認為是莫泊桑唯一一篇以描寫性異常(同性戀)主題的短篇。

『保羅的情人』,前半描述「上議院議員的兒子」保羅帶著女朋友吃喝玩樂;後來在水上咖啡座遇到四位搭乘獨木舟前來的名女人,保羅對這四位知名的女同性戀者有著「深刻而本能的難以控制的憤慨」;但是保羅的情人對保羅嚴厲批評辱罵她們深不以為然,她宛如在替自己辯護似的:「這和你沒關係吧?她們做自己喜歡的事,難道不是一種自由嗎?在管別人閒事之前,想想你自己吧…。」「對,我要找警察把她們送感化院!而且事先警告妳,不可以和那些女人說話,絕對不可以!」情人聳聳肩:「告訴你,我要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去做,如果你不願意,你就請回吧!現在就走,我不是你的女人,不想受你擺佈。」
一番僵持中,四位名女人像女王一樣進場,其中二位朝著保羅和保羅的情人這兒走過來。沒想到她們和保羅的情人是舊識,互相叫喚,還眼光灼灼。雖然保羅緊握著情人的手,而且連指頭都在發抖,但情人還是選擇對他說:「你走吧!」

更大場面的衝突因而產生,女人嘴裏吐出的言詞對保羅形成污辱,保羅害怕會發生醜聞,「便轉過身面對河流,靠在欄杆上,背向勝利的三個女人。」

 

憤怒的保羅一直都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但就是辦不到。

情人去又回,保羅很感動,但更大的衝突稍後即到。

在情人執意參加的舞會中,保羅默默仰頭看月昇,把情人給忘了。
發現情人不見了,保羅拚命找。找到島上去。在焦躁的尋人過程中,他有想要就此離開。但他還是辦不到。「瘋狂的留戀和激烈的慾望」牽制了他。

保羅承受的最後一擊:「就在他旁邊的樹後面,傳來微微的叫喚聲-正是他曾經聽到的那種激情的叫喚聲」。

保羅的震驚,就像「發現手腳都被割掉的情人屍體時那樣;又像是看到違反自然的奇怪犯罪或污衊的冒瀆神的行為那樣」。

最後,「他用絕望的、敏銳的、超乎人性的聲音,可怕地叫了一聲他情人的名字,然後以驚人的跳躍,像動物般的跳到河裏去。」

【這是我讀到莫泊桑小說中第二位因情感創傷難忍而往水裡跳的男性--待續】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思想句摘錄
□ 墓地使我感到安詳的悲哀,我就是需要這種東西。
□ 另外,我之所以喜歡墓地,因為那兒住著非常多的人,就像一座畸形的城市一樣。…每一個時代的巴黎人,最後都永久住在那裡。
□ 在墓地裡還有不輸博物館會使人產生濃厚興趣的紀念碑。
□ 墓地裡主人的親友,各自吐露出哀悼的情感,祝福那個世界中的亡者幸福,希望有一天再相會--其中有一大群說謊的傢伙。
□ 墓地這個地方很不錯,可是好像還不是我該來的時候……一陣悲傷湧現。

 

【附註:斷章取材自莫泊桑短篇小說「墓地裡的女人」。以第一人稱『我』敘述到墓地上情人的墳。巧遇哭墳的一位年輕的、美麗的未亡人,而發展出「在墓碑上結成的關係維持了三星期左右,可是任何事情都會厭倦的,我以不得已的旅行做藉口,和她分手」的短暫戀情。之後對她的回憶又盤桓在心,潛意識認為到墓地可以見到她。「有一對穿喪服的男女向我這邊走來」,「她看到我,霎時臉紅了,就在彼此錯身時,我碰了她一下,她很快的向我眨了眨眼,彷彿在對我說『請裝作不認識我』也像是說『請你有空再來』。」--那個在墓地裡獵取對象的女人,究竟是什麼人?…這也是職業嗎?就像在人行道徘徊那樣在墓地徘徊嗎?竟然在墓地拉客!或許只有她一個人想到這種令人驚奇的方法吧!確實,這是很深的哲學,誰會想到在悲傷的場所,巧妙的利用對愛情的強烈留戀來賺錢呢?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