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897 封面 羅特列克「娼樓」(慕蘭街的沙龍 1894)

封面畫作:羅特列克〈慕蘭街的沙龍〉

 

分享莫泊桑人性頻寬裡的二個女人

其一「回到巴黎的女人」

另一「科西嘉故事裡唯一的女人」

(二篇同摘錄自莫泊桑短篇小說選 之一 / 志文出版社 新潮文庫269 )

 

 

●    回到巴黎的女人,原名「巴黎之旅」

 

在人類的感情中,大概再也沒有比女人的好奇心更強烈的了。

女人甚麼都想知道,想知道得很詳細,想觸摸夢裡的東西!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女人甚麼事情都做得出來,不管發生甚麼事情,女人也不會後退一步。在這裡我要指出女人的真正問題所在,以及女人的三重精神構造。這種精神表面上是很理性的,也是很冷靜的,但是卻隱藏了三個祕密房間,這三個房間充滿如下三種特質——

第一個房間充滿的是情緒不穩的不安。

第二個房間充滿了外表用誠實掩蓋起來的狡猾,也就是迷信的人特有的詭辯式狡猾。

最後一個房間則充滿下賤的誘惑,微妙的欺騙,以及使自己心情舒暢的謊言,也就是逼得正直的情人自殺,把別的男人誘惑得六神無主的那種紅杏出牆的特質。

 

在這裡要說的是一個女人的艷史。

她是個平凡的婦人,每天為丈夫和二個孩子忙碌不堪,過著最平靜的生活。然而由於她的好奇心從來沒有被滿足過,心裡常常為想知道新奇事物而顫慄著。她不斷想著巴黎,拼命看報紙的社會版,那些有關慶典、化妝、娛樂等報導,使她的慾望更熾烈。

她遙望著巴黎,她中產階級的父母定居在巴黎,她渴望回巴黎一趟。有一天終於如願回到巴黎,她馬上想出兩天甚至兩夜不回家的理由。

走在巴黎大街上,「偶然」向她招手了。休塞‧丹唐街,華麗骨董店的老闆正在招攬一位知名作家,她隨即介入商人與作家之間,以加成的價錢買下個陶製人像轉送給作家,作家婉拒不肯接受,頑強的女人以「今天一整天你肯讓我達成我所有的願望,我就同意不把這個送給你。」這個要求聽起來相當有趣,作家答應了。

「這個時刻你通常做些甚麼?」 「散步。」

「那麼到森林散步吧!」馬車出發了,她要求作家把認識的女人,尤其是淫蕩的女人的生活、習慣、秘密,以及行為都告訴她。

到了傍晚,她問:「你每天在這個時候做甚麼?」

「喝苦艾酒。」就由他帶她到常去的咖啡館,在那裏遇到許多朋友,一一為她介紹,她開心得不得了。

接著,他們吃了晚餐、看了戲。看完戲後,他非常感激的吻著她的手說:

「要感謝妳讓我度過快樂的一天……」

但是她打斷他的話:

「這時候是你回家的時候?那麼……就到府上去吧!」

他們不再說話了,她有幾次從頭頂顫抖到腳尖,想臨陣脫逃,就此打住,但是內心深處卻更想走到盡頭。

在那樣令她激動的夜晚,她像公證人的妻那樣一板一眼,而他比土耳其總督還要激烈。他很快睡著,她被鐘擺的滴答聲困擾,動也不動地想著夫妻的夜生活,湧現出悲哀的心情。

終於到了早晨,一些亮光進來,她想悄悄離開,但還是驚醒了他。

「要回去了嗎?」

「現在,我倒要問妳了,請坦白告訴我,為什麼這樣做呢?」

她漲紅了臉:

「我想知道…那個…那個…甚麼是放蕩……」話說完,她逃離那裡,渾身冰冷回到家裡,腦海中只剩下那正在清掃巴黎街頭的掃帚印象。一進到自己的房間,她哭倒在自己的床上。

 

 

 

●    科西嘉的故事

傳說有二名憲兵從克爾特押送科西嘉的囚犯到阿耶第的途中被殺了,這使「我」想起曾經在科西嘉島上旅行的見聞,其中特別的是幾則殺人報仇事件,一致反映出這裡的居民「有仇必報,有仇不報非君子」的民族性格。

 

我拿著朋友的介紹信來到科西嘉島,朋友的信解決了我住宿的問題。男主人以法語和義大利語夾雜的科西嘉方言誇張地迎接我,接著走進來一個茶褐色頭髮的女人,她握住我的手,眼大而深邃,體態瘦小,露出大門牙大聲說:「歡迎光臨!」男主人隨後帶領我到處遊覽並穿插當地人文,我聽了幾則活生生血淋淋的科西嘉故事。

 

我在科西嘉停留了四天。年輕的太太雖然瘦小,卻充滿魅力,雖然是個農婦,卻具有貴婦人的風度,對待我像她的兄弟一般,像老朋友一樣,親切無比。

當我要告別時,特地請她到我房裡來,我對她解釋說為了感謝在這裡所受到的招待,我會從巴黎寄禮物來,問她想要甚麼。

她堅持甚麼都不要,後來,我幾乎要生氣了,她這才答應說:

那麼,就送我一支小手槍。」

我驚訝得睜大了眼睛。她有如對我坦白甚麼秘密似地,悄聲說:『我想殺小叔。』這一次我可真嚇呆了。

她很快解開用繃帶綁著的那隻無法使用的手臂,讓我看匕首割傷的傷口,傷口已快要癒合,她說:『如果不是我比他厲害,早就被他殺死了。我丈夫不是愛嫉妒的人,他很了解我,而且你也看到他身體有病,是不會胡來的。我是個貞節的女人,從來沒有做過不守婦道的事,可是小叔相信謠言,替我丈夫嫉妒,以後一定會再來殺我的,如果我有一支小手槍就不怕他了。』

我答應一定送她手槍,我也履行了我的諾言,並且在槍把上鐫刻「為了你的復仇」這幾個字。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IMG_7382.jpg 孟若的書,齊全了

 

RUNAWAY  出走》  孟若2004年作品

中文版由汪芃翻譯,木馬文化在20169月出版

書中集八篇小說 都是有關於人生的「逃離」

 

我試著把書中第一篇〈出走〉做個節錄分享

(原書譯文的篇幅占60頁)

 

文中在場的人物有三:

一對年輕夫妻,妻子「卡拉」,她是主角,想離開她的丈夫「克拉克」及其附帶的生活,她受到Part Time雇主賈米森太太「西亞」的賞識與即時幫助而有一次離開的機會。

 

故事的來龍去脈由賈米森太太「西亞」在丈夫喪禮完成之後到希臘度假回來,必得經過克拉克家再往前開半哩路才回到她自己一人的家。站在穀倉門邊的卡拉知道賈米森太太回來了,她有點瑟縮並且去想克拉克是否也有看到賈米森太太回來?

 

 

克拉克和卡拉經營一個小馬場,到處張貼告示招睞人來玩原野騎馬,但只有幾個小學生來上課。另外一點收入是照顧別人寄養的馬匹,有三匹,克拉克還和其中一匹的主人起爭執。克拉克平常待人殷勤得緊,但翻臉比翻書還快,他在不少地方跟人吵過架,他就避免接觸,不得不做的事就讓卡拉出面。而且克拉克因為和馬主人起爭執就連帶冷落馬兒,讓馬兒的心裡受傷,訓練時杵著不肯走。還有他們一頭小山羊芙蘿拉也幾天不見蹤影,這讓卡拉十分擔心。

 

他們住在拖車裡,搭上新的台階,再找舊的鍛鐵欄杆裝上,漆油漆、裝窗簾,讓他們的家像「活動房屋」。當屋裡的氣氛被克拉克弄得低迷的時候,卡拉就到穀倉找點活兒做,山羊芙蘿拉常常過來蹭蹭她,活像一對患難姊妹。卡拉寫了「尋羊啟事」。

 

克拉克接到賈米森太太的電話,催促卡拉過去整理賈米森太太的屋子,卡拉在心理上抗拒著這趟到賈米森太太家見賈米森太太。

一切從他們夫妻倆見到賈米森先生在城市報上的訃聞開始。賈米森太太在四十哩外的大學教植物學,得花相當多的時間通勤,賈米森先生是一位詩人,在過世前幾年獲得大獎。克拉克因此想要以「賈米森先生」對卡拉的騷擾向賈米森太太要錢,他認為方法對就能成功,讓卡拉崩潰,跑去跟賈米森太太全盤托出,然後克拉克再接棒,表示他很驚訝,憤慨不已,說要昭告天下。他要讓賈米森太太自己開口談錢。

「妳被他猥褻,被他羞辱,妳是我老婆,我也受傷,,」克拉克一次又一次跟卡拉說,卡拉一次又一次努力想扭轉他的想法,他卻堅持。

這都是因為卡拉跟克拉克說的並不是真的,但說出的話,即使是玩笑話、謊話也無法收回。事實是她只在賈米森太太或護士忘記關門的時候瞥見那具晦暗、蓋著被子,被藥物麻醉,在租來的醫療床上日益萎縮的賈米森先生的身體。

說實話,平常卡拉就害怕去賈米森家,但她需要那份收入,而且她也同情賈米森太太,想幫她的忙。

 

卡拉設法尋找小山羊芙蘿拉,感受芙蘿拉失蹤所帶來的痛苦幾乎像寬慰,芙蘿拉也許永遠找不到了,但比起她弄出來的賈米森先生那件事,以及她與克拉克起起伏伏的悲慘狀況,至少芙蘿拉走失不是因為她做錯了甚麼。

 

在屋裡,賈米森太太西亞熱切等待卡拉到來。在賈米森先生過世後,她們倆人一起做了不少事,所有與疾病相關的物品都已清除乾淨,看起來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所有與賈米森先生有關的物品都裝進塑膠袋當成垃圾丟了,卡拉沒有質疑半件事,她沒說甚麼「這東西可以給別人用」或是指出那成箱的營養飲料都沒開封過。

賈米森太太覺得她和卡拉是一起完成許多沮喪工作的好朋友,把卡拉和她教過的學生相比,卡拉有點聰明又不會太聰明,體能表現不錯,活潑又不致失控,自然而然快樂的女孩子。

賈米森太太還刻意從希臘帶禮物回來送卡拉。在選禮物的時候跟旁邊的朋友提起卡拉:「就是看到一個有活力,一個健康的人進到家裡來。」朋友說:「我們都會有這樣的時候,迷戀一個女孩子。」

賈米森太太則認為是她沒有生小孩,是一種錯放的母愛,傻歸傻,畢竟還是一種愛。

但今天,眼前的女孩,不是那個冷靜開朗,無憂無慮、仁慈慷慨,在希臘時也陪伴著她的青春生命。在她們喝咖啡的時候,卡拉淚水盈眶,不是因為走失的的羊,而是因為「丈夫」。(他總是看她不順眼,她怎麼做都錯、怎麼說都錯,跟他住在一起快把她逼瘋了。有時她覺得自己瘋了,有時覺得是丈夫瘋了。)

賈米森太太含蓄表達:「其實妳知道該怎麼做。」

卡拉說自己完全沒有錢也沒有地方可去。

當年,高中剛畢業,在馬場認識了擅於駕馭馬匹的克拉克,不顧母親和繼父的勸阻執意離開不錯的家庭,跟克拉克一起過日子

 

賈米森太太聽到卡拉想要到多倫多,在馬場找個工作,而且希望「現在,就今天,立刻」就走,於是,

除了現金,

賈米森太太聯絡了她在多倫多的朋友,好讓卡拉隨即有個可靠的落腳之處,

還打電話查巴士出發時間,

打量卡拉的短褲和T恤,翻出米白絲質襯衫以及棕色長褲,

並給她一塊新的香皂讓她沐浴。

沐浴之後一起坐下來喝點酒,

賈米森太太問卡拉:「妳要打電話給他嗎?或是怎樣?一定要告訴他的,至少在他覺得妳應該到家的時候告訴他,」

「如果我用寫的,妳可以等一下從市區回來後再幫我投信箱嗎?」

卡拉取來紙筆,思考一陣,寫了幾個字。

 

我走了,我沒問提的。

賈米森太太送卡拉到巴士站回程攤開紙條,她確信寫錯只是因為卡拉處在十分興奮混亂的狀態。當時,她們坐下來喝酒的時候的確打開了話匣子。

克拉克是很好的馬術教練,許多女孩喜歡他。那年當秋天來臨,卡拉應該去上大學,但她不肯離開。她的媽媽認定「他會讓妳心碎,一 定的。」她當工程師的繼父稱克拉克「根本是個流浪漢」,又補一句「反正我不是妳真正的父親」。卡拉和克拉克私奔了,她父母的表現也是力促這樣的結局。

 

賈米森太太把紙條投進信箱,回到家,她靜不下來,便去散步,走她先生闢的小徑,以前,每年春天,她教他每一種野花的名字,他從前總說她是他的「多羅西.華茲華斯」(英國浪漫主義詩人威廉的妹妹,喜歡在日記中描述大自然花草)。然而那年春天他看著賈米森太太採摘來的花束,臉上卻流露疲憊和否認——有時看著自己的太太也是這樣的神情。

把思緒拉回現實,卡拉上巴士,她對她充滿感謝,揮手時一副快活的樣子,她已經對這場救贖感到理所當然。

賈米森太太又再打電話給多倫多的好朋友,晚上九點多,朋友尚未回到家,先後都是答錄機,她便拿了一條薄被躺在沙發上,這一大片的窗戶沒掛上窗簾,月亮已經升起了。她在一個搭乘巴士旅行的夢中醒來,發現那引擎的叩叩聲是有人在敲著她的前門。

卡拉嗎?

 

卡拉一直低著頭,以免看到克拉克。

巴士到了鄉間,她抬頭張望,深深呼吸。賈米森太太的存在將她籠罩在安全和清明之中,她心中生出一種陌生的信心。賈米森太太是個敏感而嚴格的人,但她自認不會惹她失望。

巴士疾駛,她突然想到或者他倆當初選其他的地方就能成功了。但她又想到她永遠再也不可能告訴克拉克甚麼,那些馬兒也輪不到她操心,要是小山羊芙蘿拉回來,她也不會知道了。

這是她第二次拋下一切出走。第一次她留了字條在餐桌上,清晨五點溜出家門,跟克拉克在路那頭教堂的停車場碰面,她嘴裡哼著披頭四的歌。那天早上克拉克的心思放在交通上,他短促答話,瞇起眼睛,甚至對卡拉飄飄然喜孜孜的模樣還有些不耐。但是她把他看成是他倆前方人生的建築師。

此時巴士在路上的第一個城鎮停下來,巴士站是個加油站,她和克拉克曾經來過,加油,在骯髒的旅館酒吧嘗嘗地方特產,然後一路唱歌回家。但是過了一陣子,出遊變成浪費時間和金錢,是還不瞭解現實的人做的事。

這時她已經哭了起來,淚水盈眶,她設法讓自己去想多倫多的事,自己下車後要搭的計程車,在電話簿裡查馬場的地址,然後去向他們要工作,自己日復一日住在那些沒有克拉克的人群之中,這一切的不同,就是要把克拉克排除在她的人生之外。

在她努力從克拉克身邊出走的時候,也就是現在,當她出走完成,她繼續生活,她將拿甚麼取代他呢?還有甚麼事,還有甚麼人,是比他更具體更鮮活的挑戰?她努力止住哭泣,卻轉而顫抖起來。

巴士在另一個城鎮停下,這是她上車後第三個鎮,也就是說經過第二個城鎮時她根本沒注意到,她在自己的驚懼中關閉了感官。很快巴士就會開上高速公路朝多倫多去。到時候她就迷失了,早上起床、梳洗,大眾運輸把她帶到這裡那裡,讓她去謀生去餵飽自己,到時候她就迷失了。

這鎮的幾個乘客和行李都上車了,下頭有人正向坐在車上的某人揮別,卡拉將她碩大的身軀、僵硬如鐵的四肢往前拋,跌撞著,大喊出聲:「讓我下車!」

 

「你來接我好不好,拜託,來接我。」

「好。」

 

賈米森太太起身開了門,她很確定聽到敲門聲。

竟然是克拉克來還卡拉出門搭巴士身上穿的那套衣服。

這瞬間被動成為敵對的雙方,氣氛不免緊張,他們的對話,合著西方人的情理和文化:

賈米森太太問卡拉現在人在哪裡的同時看到克拉克的一臉得意,

賈米森太太說幫卡拉是因為她感受到卡拉的痛苦,克拉克說她跳下巴士打電話求他去接她那才真是痛苦,

克拉克說他不喜歡賈米森太太干涉他們夫妻的生活,賈米森太太說她除了是你的太太也是個有血有肉的人,

克拉克說賈米森太太不能再干涉他們夫妻的生活,卡拉也不會再過來打掃,往後就請賈米森太太自己打掃。

(這時候,遠方一團光緩緩在霧中直朝過來,是車燈,魔幻的是一隻小山羊的影子在光圈裡,竟是芙蘿拉回來了,這敵對的兩人有了共同的話題,但話題有時盡,克拉克先開口說時間不早了,帶著芙蘿拉回去,並要賈米森太太趕快進屋裡去別著涼了。這時屋裡電話響了,是多倫多的朋友來電,「啊,計畫改變了。」賈米森太太這麼說

 

夏天終於來了,和煦的風吹著,電話開始響了,大家來問原野騎馬、騎馬課程,一些夏令營也取消室內參觀博物館的行程,轉而對騎馬有了興趣,休旅車載來一車車躍躍欲試的孩子…。

在「出走日」的隔天,克拉克弄到價格合理的材料把訓練跑道的屋頂修好了。

有那麼幾天,兩人忙著日常之餘會不時向彼此揮揮手,卡拉經過克拉克身旁還會親一下他的肩膀。(卡拉也曾在賈米森太太俯著的頭上輕吻一下)

「妳再從我身邊逃走一次,我就剝了妳的皮。」他說

「真的嗎?你會剝了我的皮嗎?」

「沒錯。」他這時整個人充滿生氣,和她初識時的他一樣煥發魅力

 

信箱裡有賈米森太太的信,說她恐怕是參與卡拉的生活太多了,也誤以為對卡拉而言幸福應該等同於自由,她其實只希望卡拉幸福,現在她也明白了卡拉必也能夠在婚姻裡找到幸福。她說卡拉的逃離和紛亂情緒已經帶出她的真實感受,或者也使丈夫體認到她的感受。

她說如果卡拉未來想避開她,她完全能理解,她也感激卡拉陪她度過人生的艱難時光。也以比較長的篇幅談到當時小山羊的出現使敵對的兩個人產生某種連結,稱頌芙蘿拉在她生命中有著天使般的地位,或許對卡拉和克拉克也是。

 

至於卡拉的往後生活,二處重點描摹:

「晚上克拉克的手攬過來,他忙歸忙,卻從不會太累,從不發火,她不覺得配合有多難。」

「只是彷彿有根針扎在她肺裡,她只要小心呼吸就不會感覺到,,」

 

然而小山羊芙蘿拉再度失蹤,讓卡拉總是望向一個方向—當初芙蘿拉最常待著的地方。

一開始,芙蘿拉是克拉克的寵物,純真的熱戀小姑娘模樣,但當芙蘿拉年紀大一點,似乎比較依戀卡拉。

這天使般的芙蘿拉二度失去蹤影,孟若藉著卡拉的思的想為芙蘿拉提出各種可能的去處(下場),好幾種可能,只有一種是芙蘿拉自己離開,其他數種都必須藉克拉克的作為去發展。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IMG_7381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 木心短篇小說集合

《豹變》 木心16短篇小說集

 

 

「我」閱讀木心三十多年,歸納木心先生有三大超級粉絲,

一是以詩人為主要頭銜的。瘂弦喻木心為「兩岸第一人」,當時他是聯合報副刊主編,聯合文學創刊號推「木心專號」,把帶根流浪寫在紐約的木心作品推介到台灣來。木心的作品因為瘂弦的發現而首先在台灣出版,近乎完整的出版。

 

IMG_7381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 木心短篇小說集合

 

第二位是, 美國加州大學文學教授讀到木心作品驚為天人,即翻譯木心小說作品,讓英文世界讀得到木心。

童明以西洋文學教授的底子,時常和木心對起話來,1993年初夏和木心商定十六篇為一本書,計畫先出英文版,再出中文版。

這番醞釀,中文版的部分,直到2016年廣西師範大學成立「木心研究」出版《木心研究專號》系列專書,童明得以按照木心先生的心願,以現在書中的順序呈現十六篇形成木心一部完整的長篇小說,《豹變》出版在2017年的10月。

至於第三位,以後有機會再說。

 

 

IMG_7381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 木心短篇小說集合

 

書名《豹變》 出自《易經》,

大人變虎  (大人,坐擁權位者,變化如虎)

小人革面  (小人,臉上變化甚多)

君子豹變  (君子之變,漫長而艱辛,可比豹變,幼豹不出色,成年的豹,身材頎長,一身美麗皮毛。君子豹變,正是由醜變美,由弱到強的過程。)

 

 

 

 

文章標籤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作客紐澤西,已歸來

 

IMG_3621.jpg

                 布魯倫菲爾德,旭日初昇

 

 

三個月,八八圖文,

自說自話,滿心是勁。

 

想來,不過是個普普通通當了嬤的人,

一軀老媼,在格子裡拚了命記事,

這樣的身心,您就見怪不怪吧。

 

其怪終究要自敗

 

我自己決定

就此作別多年來在雲端相遇磁場相生停步相視的朋友們

此停下部落格的文字鋪陳

 

 

 

白日將盡,柴扉輕掩

轉身進屋的時刻容我呢喃兩句

老了也不錯,老年讓我嚮往

嚮往簡單人事的生活,嚮往單純自愛的心境

活著總要做點事,做點事讓自己活著

掩上柴扉 轉身進屋

彷彿,我的龜字有了一撇

 

 

 

謝多年網友期優游自在足足相忘於江湖

謝雲端痞客邦後台當家的管家的打雜的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季節的氣溫漸漸回暖,

女婿房子的前屋主,愛種植的老太太,

她送的禮物陸續拆封,

最早冒出的是「番紅花」↓

IMG_4171.jpg

淺紫深紫純白的花,還有「一朵」黃色的

PhotoWindow_20180301023148.jpg

 

IMG_5142.jpg

 

IMG_5152.JPG

IMG_5153.jpg

 

女婿給我幾張去年6月前後的綠地景色

↓ 除了鳥和松鼠,後院還出現過兔子

IMG_4488.JPG

 

IMG_4487.JPG

北面有四棵常綠喬木,可能是早年節後移植在地上的聖誕樹,

前人種樹,為後人提供夏日樹蔭,

IMG_4491.JPG

 

IMG_4494.JPG

上圖遠處那一樹粉色花影,枝垂櫻,

本尊近影如下,特別請小兔密切注意,提供花訊↓

IMG_4641.jpg

 

IMG_4497.JPG

夏日屋前有大樹遮蔭,

左窗前那株是「馬櫻丹」,

好巧,在台灣家也有一株馬纓丹,

台灣馬纓丹常綠長花,這兒可是四季分明↓ 

IMG_3565.jpg

 

↓ 小兄妹的成長,有伴,相親相愛

IMG_5182.JPG

 

IMG_5192.jpg

 

IMG_5200.JPG

 

IMG_5203.jpg

 

IMG_4503.jpg

 

 

● 進入回台的登機時程內,

此趟逆風,預計飛行16個小時多些些,

離情在心頭,

唯願我在海外找路的兒孫們健康快樂。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紐約植物園溫室將在3月3日,周六,推出蘭花展,

在前一天,「就是今天」,禮遇會員到場預覽,

在回台之前參觀這個展覽,

深感「非比尋常」,

氣象變化很快,氣象圖一直在修正,

置身其中的描述:大雨先在夜裡下不停,早上八點左右雪也下;再來,大風吹起,到了午後,雪橫著飛,有的往上跳,竄來竄去,橫衝直撞,很像後來電視上演的聲光布袋戲。

 

這樣的風雪雨日,女婿開車帶領一家人到紐約植物園看溫室蘭花展。

在路上,以為可能沒有人到場參觀,

在停車場卻看到不少車輛已進場,

我真是太小看紐約人了

現場不少人士以大相機取鏡,

我就當遠遠的「黃雀」吧,

 

IMG_5270.jpg

 

IMG_5271.JPG

 

IMG_5285.jpg

 

IMG_5288.JPG

 

IMG_5359.jpg

 

IMG_5403.jpg

 

IMG_5406.jpg

 

IMG_5420.JPG

 

IMG_5305.jpg

↑ 毬蘭

↓ 鐵線蕨!

IMG_5310.jpg

 

PhotoWindow_20180303064423.jpg

 

IMG_5321.jpg

 

IMG_5422.jpg

 

IMG_5391.jpg

 

↓ 溫室裡的沙漠植物

IMG_5329.JPG

 

IMG_5330.jpg

 

IMG_5331.jpg

 

IMG_5333.jpg

 

IMG_5494.JPG

↑ 這張女兒送我的

 

IMG_5334.jpg

 

↓ 酒瓶蘭開花?

IMG_5341.jpg

 

● 三個月望眼皆枯枝,今日賞溫室蘭花,視覺落差很大。

大風雪掃斷許多樹枝,屋瓦也傳災情,是風災。

有點像台灣的颱風,但是客氣好幾分。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美東時間3月2日,週五

大風雪來襲,嚴重到班機停飛

 

歷經風雪之險,來去紐約植物園賞溫室蘭花,約午後二點回到家,女兒繼續製作「草莓鮮奶油蛋糕」

 

IMG_5445.JPG

蛋糕事先烤好,涼了才好用。

鮮奶油,用超市買來的Heavy Cream加入白砂糖打發,當作草莓鮮奶油夾心,還有最外層塗料。

IMG_5449.jpg

 

IMG_5453.JPG

 

IMG_5458.jpg

 

妹妹開心等待,這是她點的菜!

IMG_5469.jpg

 

IMG_5471.jpg

 

IMG_5482.jpg

 

外層放上草莓,

沒有裝飾的草莓鮮奶油蛋糕就完成了!

IMG_5483.jpg

等待爸爸接哥哥回家一起跟阿嬤切蛋糕

IMG_5484.jpg

 

IMG_5485.jpg

 

IMG_5486.jpg

 

IMG_5487.jpg

 

切開像這樣 ↓

IMG_5493.JPG

 

蛋糕體是基礎海綿蛋糕,只有四種材料:雞蛋、白砂糖、奶油,以及低筋麵粉,不需要泡打粉就可以做了。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三月伊始,春天來了,

作客在紐澤西布魯倫菲爾德的日子進入尾聲,

今日鋪陳腳程之內的最後一片拼圖,算是「作客紐澤西」的尾音。

 

↓ 從小兔學校所在「SYLVAN Rd」的東端(末端)開始

IMG_2941.jpg

 這裡有數棵梧桐樹

IMG_2942.jpg

 

走沒多遠,只見那「路」伸手一指,出現叉路, 另有一片天地

IMG_2944.jpg

 

這一片住宅臨近高速公路 (高速公路的高層往往低於住宅區)

IMG_2945.jpg

 

一大片的住宅區,圈圍有許多個匝道通往東西南北方向高速公路,

曾經在另一處「Dead End」看到高速公路 就在下面 ↓

IMG_2311.jpg

 

↓ 在此,視線穿過林隙見到車影流過,車聲匯聚有如山中瀑布聲,不絕於耳

IMG_2948.jpg

 

↓ 路的名稱有許多種,「TERR」表示路是短的,末端呈封閉圓,像個「袋」底;或者是與他路T行相交即被沒收。

IMG_2949.jpg

 

下圖,整排房屋屋後方就是高速公路,但有高低落差也有樹林相隔

IMG_2950.jpg

 

雖然與路霸為鄰,並無礙於整個社區視覺的清爽潔淨

 

IMG_2951.JPG

 

↓ 把母國的國旗與移居國掛上同一杆

IMG_2952.jpg

 

IMG_2953.jpg

 

IMG_2954.jpg

連續的「TERR」,顯然是受限於高速公路

IMG_2955.jpg

 

IMG_2956.jpg

 

走到學校附近那座高爾夫球場的另一面,球場很大,距離並不近

IMG_2957.jpg

↑ 從沒見過有人活動,也還不知球場大門口所在

 

↓ 時間差不多了,打開「地圖」,

馬上跳出視窗提醒注意行的安全,

IMG_2959.PNG

(小兔從家裡出發的上學路,長度0.6英里)

 

↓ 回到「就這條路」上,向前走就到了

IMG_2960.JPG

 

↓ 校車在相對冷僻的那一頭等待,這裡的小學沒有學區限制,只要上下學能夠準時即可

IMG_2963.JPG

 

這日天氣溫暖,玩一玩再回家。

PhotoWindow_20180214000731.jpg

雖然小兔「整天都在玩」,但這是正統的玩,不可省略。

IMG_2966.jpg

 

PhotoWindow_20180214001057.jpg

 

另有一天,氣溫14度,大家很開心,

打算讓小兔玩久一點,就在旁邊椅子上坐下來,

看起來是中年級小朋友衝過來爬上一棵樹,

樹小與孩子們的比例不平衡,

是你你會不會勸止?

語言不通怎麼辦?

不會不通,

YES 或NO,國際語言

PhotoWindow_20180216232057.jpg

 

這才發現,2008年種下的一棵樹,

紀念一位在此以仁慈之心仁慈之行奉獻給孩子和學校的人

 

IMG_3940.jpg

 

 

● 在放學回家途中,有二棵樹讓小兔停留,一在校園旁的梧桐大樹,

一在下圖,

IMG_5158.JPG

 

「我不喜歡那個東西(垃圾桶)在那裏!」遠遠地跑過來,邊跑邊說

他愛一棵樹,想為它「清君側」,但力有未逮。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Mar 02 Fri 2018 00:00
  • 母女

 

 

照片看來,Audrey樂在飲食

 

IMG_3896.jpg

Audrey在媽媽製作甜點糕餅時,可以在一旁「看很久」

IMG_3900.jpg

在來米,雪花糕,矽利康模具以水蒸成

IMG_3902.jpg

 

↓ Audrey的家家酒

IMG_4033.jpg

(Audrey隨手找頂「帽子」戴上,與韶安姐姐同一行為模式)

IMG_4034.jpg

 

● 女兒製作的「綠豆糕」,我按許多「讚」

IMG_4052.JPG

「綠豆仁」蒸熟之後打成泥,加了椰子油、奶油

IMG_4058.jpg

↓小火翻炒

IMG_4065.jpg

 

IMG_4071.JPG

填入新式模具密實之後推出(可更換圖案片)

IMG_4067.jpg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這日「星期二」,

蒙特克萊爾上這家假日座無虛席的古巴餐廳正是時候

 

IMG_4790.jpg

↑ 從主街轉進這窄巷到達餐廳入口,

 

IMG_4838.jpg

室外用餐桌椅還真不少

IMG_4836.jpg

 

IMG_4846.jpg

 

↓ 進門左轉,是主場地

IMG_4812.jpg

 

服務人員先送來菜單冰水,同時詢問是否需要甚麼飲料

IMG_4814.jpg

 

↓ 女婿點了西瓜調酒,酒精0.5%,

我的酒量就變好了,

西瓜塊,比較密實,口感像脆瓜,

(我把它跟台灣「沙沙」的極品西瓜比較)

 

IMG_4819.JPG

 

↓ 羊乳酪球,盤底墊了一層蜂蜜

PhotoWindow_20180228224457.jpg

 

↓ 這是古巴餐廳,服務人員和墨西哥餐廳的熱情奔放有差別,

PhotoWindow_20180228224704.jpg

服務人員衣著一款米黃色 整燙平整的制服,頭頂上的帽子有顏色區別,

用餐過程中感覺「師徒制」在臨場進行。

 

↓ 盥洗室

IMG_4825.jpg

男女分開,

遲鈍如我,就在盥洗室內感受到這是個默默在遂行藝術的空間

IMG_4824.JPG

 

於是,反方向往主街方向參觀一下,

牆上掛的畫,

好親切,哪裡見過?

IMG_4876.JPG

 

IMG_4879.JPG

 

IMG_4880.JPG

 

IMG_4883.JPG

 

入口是這一幅

IMG_4885.JPG

 

還有,像畫一樣的「牆」

IMG_4870.JPG

 

IMG_4875.jpg

 

↓ 面對收銀台的樓梯往上,通往後街,

一位媽媽在服務人員的幫忙下和嬰兒車從樓梯下來用餐

IMG_4848.jpg

 

古巴印象,有歷史作梗概,

古巴人民來到曾經不友善的鄰近大國開餐廳,

開得如此盛大,如此悠揚,

就知道政治是一時的前線,

人民才是恆久的大後方。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這幾天,探訪遠在步行之外的紐澤西

這回,行過「格倫嶺」豪宅區,

IMG_4716.jpg

來到「蒙特克萊爾」這個繁華鎮上開開眼

IMG_4722.PNG

 

↓曾經在車子裡一瞥的壁上畫作,這日來到尊前把「牠」看個夠

IMG_4727.jpg

 

IMG_4729.jpg

運動服飾專賣店磚牆上一方光面金屬鏤空的藝術創作

IMG_4731.jpg

 

↓ 春裝上市

IMG_4769.JPG

 

↓ 印地安人的捕夢網

IMG_4767.jpg

 

↓ 土耳其人的水煙休閒用具

IMG_4747.JPG

 

↓ 西班牙建築

IMG_4761.jpg

 

↓ 教堂醒世語:去做,讓夢想實現

IMG_4737.jpg

 

↓ 無人警車,前導後方一段馬路工程

IMG_4748.jpg

 

↓ 從屋頂下來的排水管既轉彎又對稱的融入督鐸建築

IMG_4750.JPG

 

↓ 路口小廣場,多元裝置、靠背座椅,自由發揮

IMG_4745.jpg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美東時間2月27,周二

午後來到Essex County Verona Park ↓

IMG_4894.jpg

作客紐澤西第一次探看的公園,那時湖水結冰遊人稀少

IMG_4892.jpg

冬將盡,樹林雖尚未發新葉芽,但遊人紛紛,

IMG_4896.jpg

 

IMG_4897.jpg

 

IMG_4900.jpg

 

IMG_4904.jpg

 

IMG_4905.jpg

 

IMG_4907.JPG

 

IMG_4923.jpg

 

IMG_4925.jpg

 

IMG_4928.JPG

 

IMG_4930.jpg

 

IMG_4932.jpg

 

IMG_4934.jpg

↑ 請不要餵「鵝」

↓ 一群雁鴨 (加拿大雁鴨,Canada goose,大魚老師提供)

IMG_4937.jpg

 

IMG_4938.jpg

 

IMG_4952.JPG

 

IMG_4940.jpg

 

IMG_4944.jpg

 

IMG_4946.jpg

 

IMG_4954.jpg

 

IMG_4956.jpg

 

IMG_4958.PNG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在Bloomfeild,偌大的住宅區卻沒有一座公園是可以走得到的,心裡納悶,紐澤西只有「郡立」的大公園嗎?

這日,女婿的車沿著 「High St」延伸,來到「Memorial Park」,比較像社區公園的公園,是在鄰近的「納特利」

 

IMG_4609.PNG

 

二條小溪夾一片草地

IMG_4564.JPG

柏油路步道隨小溪蜿蜒,

水上有鴨群,牌告卻是「不要餵鵝」,飢餓的鵝 長脖子和硬嘴是很可怕的

PhotoWindow_20180227023452.jpg

也有兒童遊戲區

 

IMG_4574.jpg

 

IMG_4578.jpg

↑ 溪邊的花樹有數棵是立著小小碑體的「生命紀念樹」

 

IMG_4580.jpg

 

↓ 公園邊的住家

IMG_4608.JPG

 

● 回到「克里夫頓」一家中南美風味小餐館吃午餐

IMG_4610.jpg

 

IMG_4611.jpg

大餃子,封皮是烤製的,清楚的印出招牌

IMG_4618.JPG

 

IMG_4619.jpg

 

PhotoWindow_20180227023747.jpg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作繭自娛,小人兒的生活趣

 

IMG_2081.jpg

 

IMG_3002.jpg

 

IMG_3006.jpg

 

IMG_2996.jpg

 

IMG_2999.jpg

 

IMG_3473.jpg

 

IMG_3476.jpg

 

IMG_4143.jpg

 

IMG_4147.jpg

 

 

 

● 美東時間2月26,周一

IMG_4546.JPG

準備上學時間,

聽聞小兔呼叫,

我從樓上下來,

他問「現在幾度」,

我回頭取手機,

邊走邊先看天氣圖,以便口傳,

我要照下他和Mokey的互動 ↑

 

Mokey起身轉向後院,

在這裡我是客,遵守女兒的規矩,不曾讓Mokey出門(雖然我很想),

Mokey也不曾「提出要求」,

牠只是「看」。

 

PhotoWindow_20180226213717.jpg

小兔說:「Mokey,媽媽說你不可以出去,」

(小兔你如果把媽媽的話一視同仁一併聽取,那有多好?)

 

PhotoWindow_20180226213814.jpg

小兔就當起守門員

PhotoWindow_20180226213921.jpg

態度執著認真而溫和

 

我到門外,順便照一張順光的今日小兔,

小兔又說了,還帶點苦惱:

你怎麼把那雙鞋子穿到外面?」

(小兔你如果把媽媽的話一視同仁一併聽取,那有多好?)

 

IMG_4562.jpg

 

以上,不是重點,

重點是今天小兔在不知不覺中把自己穿戴整齊連背包都背上了,

在最前線等著爸爸送他上學,

這是他的「第一次」,我肯定。

又聽到他說:「爸爸,我等你很久了。」

再聽到他爸爸說:「喔,對不起。」,

 

我要說的是,我可以放心回台灣了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有個午睡醒來,

Audrey說:「穿襪子,我需要逛逛…」

 

IMG_4343.jpg

 

小兔常常垂著眼皮不知道在「思考」甚麼,說也是用英文說,阿嬤就先投降了。

IMG_4319.jpg

 

小兔「卡」在衣服只穿一件(在家裡、在教室終年都是一件),明明很冷,冷到臉色不對,冷到一直叫餓一路狂問:「你們都沒有帶任何食物嗎?」,他就是不肯穿上一路被「別人」恨恨帶著的他的外套。

終於,出口到了,大馬路那邊,動物園的大門所在,對面一家麥當勞,,

過馬路的行人按鈕,很先進,輕輕一觸就行了。

 

PhotoWindow_20180225055133.jpg

在麥當勞門口近近看到儲存備用的「粗鹽」,除雪用 ↑

 

吃過午餐,也聽夠阿嬤狂唸,小兔終於穿上第二件衣 ↓

PhotoWindow_20180225055309.jpg

 

↓ 下著毛毛雨,水面有圈圈小漣漪,看不出來,文字說的算

IMG_4354.JPG

 

IMG_4348.jpg

這座郡立公園附設餐廳,餐廳有庭園

IMG_4352.JPG

 

兒童遊戲場更是「有容乃大」,

遊戲場設門,門閂總在高處,任何人進出馬上拴上,以防幼童走失。

 

IMG_4423.JPG

「獅子」是此郡的圖騰,海盜船的船首是隻獅子 ↓

IMG_4362.jpg

 

PhotoWindow_20180225061427.jpg

 

↓ 把鞦韆盪得好高的小女孩 令我羨慕

IMG_4367.jpg

 

IMG_4411.jpg

Audrey自得其樂

PhotoWindow_20180225060825.jpg

 

小兔喜歡有伴,喜歡邊玩邊聊邊聊邊玩,

可是難得碰上「知音」,

在家裡竟也成為大家走避的對象,

尤其他媽媽和她媽媽一樣喜歡耳根清靜…

 

PhotoWindow_20180225060929.jpg

 

↓樹,樹幹像台灣長了黑眼睛的白千層,蛻皮,粉嫩的新生,美麗的顏色

PhotoWindow_20180225052417.jpg

↑ 小兔說它叫「birch Tree」,樺樹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