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要與各位分享的『保羅的情人』,被認為是莫泊桑唯一一篇以描寫性異常(同性戀)主題的短篇。

『保羅的情人』,前半描述「上議院議員的兒子」保羅帶著女朋友吃喝玩樂;後來在水上咖啡座遇到四位搭乘獨木舟前來的名女人,保羅對這四位知名的女同性戀者有著「深刻而本能的難以控制的憤慨」;但是保羅的情人對保羅嚴厲批評辱罵她們深不以為然,她宛如在替自己辯護似的:「這和你沒關係吧?她們做自己喜歡的事,難道不是一種自由嗎?在管別人閒事之前,想想你自己吧…。」「對,我要找警察把她們送感化院!而且事先警告妳,不可以和那些女人說話,絕對不可以!」情人聳聳肩:「告訴你,我要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去做,如果你不願意,你就請回吧!現在就走,我不是你的女人,不想受你擺佈。」
一番僵持中,四位名女人像女王一樣進場,其中二位朝著保羅和保羅的情人這兒走過來。沒想到她們和保羅的情人是舊識,互相叫喚,還眼光灼灼。雖然保羅緊握著情人的手,而且連指頭都在發抖,但情人還是選擇對他說:「你走吧!」

更大場面的衝突因而產生,女人嘴裏吐出的言詞對保羅形成污辱,保羅害怕會發生醜聞,「便轉過身面對河流,靠在欄杆上,背向勝利的三個女人。」

 

憤怒的保羅一直都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但就是辦不到。

情人去又回,保羅很感動,但更大的衝突稍後即到。

在情人執意參加的舞會中,保羅默默仰頭看月昇,把情人給忘了。
發現情人不見了,保羅拚命找。找到島上去。在焦躁的尋人過程中,他有想要就此離開。但他還是辦不到。「瘋狂的留戀和激烈的慾望」牽制了他。

保羅承受的最後一擊:「就在他旁邊的樹後面,傳來微微的叫喚聲-正是他曾經聽到的那種激情的叫喚聲」。

保羅的震驚,就像「發現手腳都被割掉的情人屍體時那樣;又像是看到違反自然的奇怪犯罪或污衊的冒瀆神的行為那樣」。

最後,「他用絕望的、敏銳的、超乎人性的聲音,可怕地叫了一聲他情人的名字,然後以驚人的跳躍,像動物般的跳到河裏去。」

【這是我讀到莫泊桑小說中第二位因情感創傷難忍而往水裡跳的男性--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該有禮貌 的頭像
該有禮貌

焚化爐附設的溫水游泳池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