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泊桑有篇名為『小兵』的短篇,主角是二名在軍旅中的小兵。他倆結伴在小森林裡共度週日。離鄉背井的他們對遙遠的各自的故鄉的懷念滲入他們的體內。每週他們從山下雜貨店帶點簡單的吃食和打一瓶葡萄酒,上山來坐一整天。時間到了,循來時路回營區。這固定路線包括在橋上凝視流水和把空酒瓶留在雜貨店下次裝酒。

後來有位養牛的姑娘加入他們。「姑娘在他們身邊坐下來 三個人很融洽地並肩坐著 雙手抱著膝蓋 眼睛望向遠方 說著自己出生村子所發生的小事件和各種瑣事。」
二位小兵的週日野餐,因養牛姑娘的路過,而激發人善意的情感。兩人談論該為養牛姑娘帶點好吃的東西來,以回報她給他們好喝的牛奶。三人共構的週日小世界,平和。

直到姑娘和「魯克」走進樹叢,「尚」才了解朋友為什麼一星期裡外出二次。「於是他心中感受到有如灼傷般的悲傷 傷口般的疼痛 以及被朋友出賣的斷腸痛苦」

 

「尚看到從樹叢出來的那二人身影 就像鄉下的未婚夫妻似的--告別之前 他們又互相吻了對方 隨後姑娘對尚投了一個帶有親切說再見 以及要他保密這樣的含意的微笑 這才轉身走了 今天她似乎也沒想到讓尚喝牛奶」

「到了平常的時刻 他們起身踏上歸途--接著來到橋面上 像平常的星期天那樣 他們在橋的中心停下腳步 望著流水片刻--
尚倚著欄杆 也許看到水流中有什麼吸引著他的東西 身體逐漸越過欄杆--
魯克說:喂 難道你想喝河水嗎?-
但這句話還沒說完 尚的身體全部就像受到頭的牽引似的 懸空的兩隻腳在半空中畫出一道圓弧 這個藍色與紅色的小兵 嵌進水中消失了--頭出現在水面上 但那也是一下子而已 頭隨即又回到水裡去了 -- 在更遠的地方看到了手 一隻手從水裡伸出來 不過也立刻縮了回去 - 隨後就什麼也看不到了」

【以上斷章取材自志文出版的莫泊桑短篇小說。共度週日,分享故鄉記憶和葡萄酒的二個小兵,因為其中一人有了親蜜愛人,而有所改變。但週日三人共處仍維持著--世界在變,個人的小世界也在變,變是生命的本質,離鄉背井參軍備戰的尚已承擔生命中的大變動,卻為了朋友「合情合理」的改變而投水,令人錯愕。它的深層原因到底在哪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該有禮貌 的頭像
該有禮貌

焚化爐附設的溫水游泳池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nn600
  • 莫泊桑的寫法很含蓄, 在他的那個時代, 這些顯然都是禁忌.
    純情的兩個少年, 只感受到內心彼此的好感而無以對之定名.
    年輕人一道出遊, 聊天, 甚至形影不離, 都可以是純粹的友誼,
    若會痛苦一至於斯, 其實應該就是另一種情了.
    在欣賞電影聖羅蘭生平中, 讓我見識到同性之間也會有那麼曖昧的眼神投注, 一是驚異於演員竟然可以把如此內裡的情表現得如此讓人深有體會, 同時也就在那麼頃刻之間, 讓我對人間另一個面向的感情深感同情. 不都是一種至極的表現, 只不過不符合一般的或說造物者的常規, 我反倒同情起他/她們了.
    莫泊桑在那個年代就寫出這樣的故事, 可見其觀察力之敏銳. 更讓人讚佩.
    而今天點到這一篇, 也更了解你閱讀的心得和力道, 真比我深入得多多.
    看來我是個比較愛熱鬧的人, 總是找新題材, 換新節目, 反倒顯得浮淺咧.
    ynn
  • 我愛你是我的事與你無涉 ~

    尚不像另一個投水的男人那樣大聲疾呼 因為尚說不出口或是他覺得這是他的事 他自己承擔

    該有禮貌 於 2015/09/28 12: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