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滿森林的山丘上矗立一座古老城堡,城堡中一間路易十五式的小沙龍裡,壁上繪著牧羊人追求牧羊女的畫,一張很大的靠背椅上,半躺著「紋風不動、有如木乃伊般乾瘦的手垂在靠椅兩邊,模糊的眼睛望著遙遠的原野,像是在追尋自己青春時代的幻影似的」的老婦人。
老婦人旁邊一張天鵝絨椅子上坐著一位年輕的姑娘,雙手敏捷的為祭壇的裝飾刺著繡,眼睛卻帶著夢幻般的色彩,彷彿在沉思著什麼。

老婦人「也想知道這世界又發生了些什麼事情」於是要求年輕的姑娘唸一會兒報紙。年輕的姑娘拿來報紙瀏覽了一遍:「奶奶,都是政治新聞,不唸也罷!」
「當然,不過,有關戀愛的,一點都找不到嗎?現在的法國真是再也聽不到什麼有趣的風流韻事了。我們那個時代,常有為情私奔或者爭風吃醋,現在的年輕人究竟怎麼了?」
姑娘找了好久,找到一則『愛的悲劇』,這是一則潑硫酸事件。祖母焦躁地反覆地說:「太不應該了,那太不應該了!找找看還有沒有別的?」
年輕的姑娘又找到一則裁判的報導-『陰鬱的悲劇』-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在年輕情人的甜言蜜語下失身,後來知道他是一個專門玩弄女性的薄倖郎,悲傷之餘,她想到了報復,……那個男子一生注定要殘廢了,但是少女在民眾的喝采聲中得到赦免。

這次祖母真的生氣了:「現在的人都瘋了嗎?人生中唯一的魅力就是神所賜予的戀愛,從前,人們毫不猶豫地奉獻出他們的愛情,現在的年輕人卻又是硫酸又是手槍的。簡直就像是在甜美的西班牙酒裡放進泥巴一樣。」
「可是,奶奶,她受到信任的人的欺騙,而且那男的不是好東西,……。」
「哎呀!現在的人教給妳們這些年輕的姑娘什麼思想啊!」
……………… ……………… ………………
【奶奶說了好多話,中心思想是結婚與戀愛是兩回事,結婚是相同的人找相同的金屬像鎖鏈一樣繫在一起,為了財富與孩子而共同努力,人生即使只結一次婚,但戀愛二十次也可以……。奶奶認為<革命>改變了大家,做什麼事總是誇大其辭,相信平等、永遠的熱情,詩人教人應該為愛情而死;而在她那個時代,詩人為了教人一次又一次的戀愛而作詩。】

年輕的姑娘聽了,臉色蒼白,幾乎說不出話來。年輕的姑娘發抖的手握緊了老婦人木乃伊一般的手:「奶奶,拜託妳,不要再說了!」她跪在地上,眼裡充滿淚水,向神祈求一個偉大、永恆、忠貞不二的愛情。
她那仍然相信十八世紀風流哲學家所倡導的愛情觀的老祖母在年輕姑娘的額頭上輕輕吻著說:
『妳要小心,要是相信那種傻事,妳會真的得不到幸福的!』

* **
阿嬤我,在此呼喚二十一世紀的祖父、祖母、阿桑、阿姐、阿哥……到此一遊會會十九世紀的莫泊桑後,留下你的話語談談在你腦中的『二十一世紀愛情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該有禮貌 的頭像
該有禮貌

焚化爐附設的溫水游泳池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