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我在信箱裡拿到兩張貼紙(如照片一)。誰送的?猜給你看!
一‧送報生?不會,我訂國語日報,這報,無廣告無政黨無藍綠,她的送報生也是。
二‧社區的服務中心?不會,這社區像國語日報一樣,從不媚俗。多年來各候選人的宣傳車都沒進來過;連候選人是住在本社區的,在競選期間,他插了旗幟的車,夜裡就停在社區外,等選舉完畢,他的車才回家過夜。他自動自發這麼做。政黨選擇或傾向,是『個人』的事,社區完全中立,絕不和個人意志綁在一起。

能在我家信箱放東西的還有一種人--我的鄰居。有1.5百戶之多,這很難猜,我只有靜候謎底。


昨晚,三個國中生來上「作文課」。觀察、思考是我們師生共同培養的習慣,所以,哲,一進門見了老師馬上問:「啥!老師,妳穿綠色的,今天有出去嗎?」
「老師妳是挺扁還是倒扁?」霖,一臉認真謹慎問。他倆是我「前同事」的孩子,同事還在教育第一線上努力。
「不會吧…」暄,是那位很早起料理早餐和便當的U的小女兒,我的鄰居。
政治太口水,我們不想濡染,也就速速『言歸正傳』。

「小孩子」,有些聰慧過人如小巴,會把資訊聯結、判讀。
我還不是退休老師時,有次學生對他們剛領到的一把塑膠圓凳子有意見-本班的凳子全是綠色的。「我不喜歡綠的-我不是民進黨!」「我保證你也不是國民黨!你乳臭未乾誰理你!」「我也不要綠色的!那是興農牛--我支持兄弟象!」……一路走一路聊。突然一位女生動手拉拉我:
「老師,告訴妳喔,社會老師是『深藍』的!」--咱們當老師的不在課堂上談『政治和宗教』,這是公約。所以,我就說:「妳就知道!」「當然,我就知道!」好有信心,我抱著「算命的心情」,問:「那妳看我呢?」一片寂靜,我好得意!
『妳是淡藍的-淡淡的藍!』一個清晰的女聲隨即響起。
「我有說過什麼嗎?!我很守規矩的耶!」我為自己辯護。而精彩的、令人難忘的話語出現了---
『妳讚美過校長、訓導主任,還有隔壁2班的方老師,還有呂秀蓮縣長,妳從來沒讚美過阿扁總統!』「哇!哈哈-妳確定?!」『我確定!因為我一直在等!』
我伸手把她摟過來:『對不起,讓妳久等了。』

往事歷歷如昨。
言歸正傳,誰在我信箱放兩張倒扁貼紙,仍然是個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該有禮貌 的頭像
該有禮貌

焚化爐附設的溫水游泳池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rystalsmc
  • 請問<br />
    校長 訓導主任 隔壁班的方老師 和呂秀蓮 看得到這篇文章嗎<br />
    需不需要設為隱藏<br />
    以便保護那位天真無邪的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