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135 (1).jpg 羅特列克 紅磨坊的舞會

封面畫作 羅特列克〈紅磨坊的舞會〉

 

馬里尼揚神父很為自己的名字感到驕傲,因為這名字和戰爭有關聯 (馬里尼揚是義大利城市,十六世紀時,法軍在這裡大破瑞士軍隊),他身材修長瘦削,性情激烈高昂,充滿狂熱信仰,內心從未產生絲毫動搖。

他認為自然中的萬物全都是值得讚嘆的絕對理論所創造出來的,「為什麼」和「因為」總是保持著平衡,黎明是為了快樂的醒來,白天是為了農作物結實成熟,雨水是為了滋潤農作物,黃昏是為了激發睡意,而黑暗的夜晚則是為了安眠而創造出來的。

 

   ~ 以上,莫泊桑「月光」的開頭

 

 

但是,他厭惡女人,本能地蔑視女人,在他看來女人是比詩人所說的還要齷齪好幾倍的魔鬼。女人誘惑了第一個男人,讓他墮落。而現在女人依然繼續從事那個該詛咒的誘惑工作。女人的存在奇妙地擾亂了男人的心。而且,比起那受到永劫之罰的肉體 他更加憎恨女人那滿懷愛情的靈魂。

 

他常常感覺到女人的愛情轉向自己,雖然他知道他是不會被攻陷的,但是看到女人這般渴望愛情,他就怒不可遏。

他能夠寬大對待的,只有那些經由虔誠的祈禱變成對人類無害的修女。不過即使這樣,他對她們也還是很嚴厲,因為在她們被鎖住的內心深處依然活躍著愛情,身為教士的他,也依然感覺到那份愛情,從她們的溫柔順服中,從她們的輕聲細語中,從她們畏怯的眼神中,以及從他嚴厲斥責她們時她們所流下的眼淚,在在讓他感覺到那該詛咒的愛情存在。

每次從修女院的大門出來,他總要撢一撢他的法衣。

 

他有一個外甥女,這個小女孩和她母親就住在隔壁一棟小房子裡。他衷心期盼外甥女能成為修女。

她是個活潑淘氣的姑娘,每當教士開始說教,她就哈哈笑起來。教士生氣了,她就緊緊抱著他親吻他。這樣的擁抱喚醒了隱藏的父愛,讓他感受到快樂。

他和她並肩走在鄉村路上,他把神的故事說給她聽。她幾乎充耳不聞,滿懷活著的幸福感,望著天空、綠草和花朵。她也會去招惹飛翔的蟲子,大聲說:「你看,多可愛啊,我真想吻牠。」她讓教士感到焦慮不安和憤怒,他又看到了女人心中總是早早就在發芽的永遠根絕不了的愛情。

 

有一天,幫馬里尼揚神父處理家事的女人告訴他,很小心地告訴他,他的外甥女有戀人了。聽到這個消息他幾乎要窒息,他大叫「這是不可能的!」,但是那個村婦也不甘示弱,手交叉在胸前,她說:「神父先生只要在晚上十點到十二點之間親自到河邊看看就會明白。」

 

一整天神父都氣急敗壞,火冒三丈,卻一句話也不說的等待夜的降臨,教士面對這難以撲滅的戀愛是憤怒的,被一個小姑娘欺騙蒙蔽,身為她的教父,更是氣憤。

吃過晚餐,甚麼事也做不了的等到鐘敲了十點,他拿起手杖準備出門,那手杖是他走夜路用的粗大橡木棒。

他打開門,卻在門檻停下腳步,從沒見過的明亮月光震懾了他,他陷入恍惚境界,有如醉鬼喝酒那樣大口大口吞下空氣,深深呼吸,心靈陶醉,幾乎忘了他是為了外甥女的事要出門。

 

心靈和身體同樣籠罩在月光下 他覺得自己茫茫然,像一個普通人在失望時所有的力氣倏然消失,他坐下來,紋風不動,靜靜凝視,只想從神所創造的事物中去崇敬神。

兩排高大的白楊樹在月光貫穿中變成銀色,河水覆著一層柔軟透明如棉花般的東西,神父連靈魂都受到難以抵抗的感動,他再次駐足了。

模糊的不安浮現,為什麼神要創造這些呢?如果夜晚是為了休息,為了安眠,為什麼這樣的夜晚比白天更迷人,月光把黑暗照得這樣透明,靈魂這樣感動,肉體如此慵懶,這撒在大地上的濃情密意,是為誰創造?

神父無法明白。

 

這時候,遠方牧場那邊兩道人影依偎著走了過來,看起來卻像只有一個人,神父心跳劇烈,覺得自己看到聖經裡描述的路得和波亞斯相戀的場面,在腦中湧現如詩如歌的字句、熱情的叫喚、充滿愛情的詩篇。於是,他心中喃喃:

「大概神為了把人們的戀愛覆上理想的帷幕,所以才創造了這樣的夜晚。」

 

他從那相倚相偎繼續前進的兩個人面前後退了

的確是他的外甥女沒錯,但是他猶豫了,這明亮的光輝將戀愛明確的包圍起來,難道不是表明神允許人們戀愛嗎?

想到這裡,他就像闖進不該進入的殿堂,又緊張又慌亂,低下頭,逃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該有禮貌 的頭像
該有禮貌

焚化爐附設的溫水游泳池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凱洛
  • 啊~這一篇有人性了
    被大自然提醒
  • 莫泊桑是自然主義者,是否?

    該有禮貌 於 2018/07/16 09:17 回覆

  • 台媽
  • 應該是被月光之美給懾住 寫下內心深處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