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341 (1).jpg

 

在太陽初昇時徒步出發,踏著朝露,從田間小徑向海的邊緣走去,心情是多麼舒暢啊!

為什麼我們對於大地愛的回憶,如道路的轉彎處,山谷的入口,河流的顏色在一瞬間留下快樂的回憶,會是那麼清晰,那麼安詳,永遠存在心底。

 

我無法忘懷那個值得紀念的一天。那天,我沿著布列塔尼大西洋岸,向費尼斯第爾的尖端走去。那是個春天的早晨,足以讓我的心境年輕二十歲。

我走小麥田和大海之間一條幾乎難以辨認的小路,我腦子裡甚麼都不想,信步向前走繼續二周前就開始的繞布列塔尼海岸一周的旅行。

甚麼都不想!滿懷深沉而無意識的肉體喜悅,就像動物在青草地上奔跑,小鳥在藍天飛翔那麼快樂。

眼前五艘巨大的漁船載著要去布爾努班參加慶典的男女老少,他們在船上,在海上唱著讚美詩,我的靈魂被震懾,停下腳步,我開始像年輕男孩那樣做起夢來。

那個做夢的幸福年代消逝得多麼快啊!

但是,一個人獨處時,如果能夠立刻投入幻想,如果具有這種神秘力量就絕對不會為孤獨煩惱,不會墜入悲傷,不會變得陰鬱,不會在那裏嘆息了。在那塗著金粉的世界裡,人生多麼美妙!

我開始編織我的夢,我在幻想甚麼呢?我永遠在祈求,永遠在等待財富、榮譽和女人。

我一邊大步走,一邊撫摸小麥金黃色的穗,就像在愛撫頭髮一樣。

 

轉過一個小岬角,我看到一片圓形小海灘那邊有一間白色的房子矗立在岩上。

為什麼看到那間房子,我雀躍萬分呢?我也不明白。

在這樣悠閒的旅途中,人們常會走到似乎早就知道的地方,不但眼熟,還可能熟悉到自己都要吃驚又驚喜的地步

啊,蓋在高高石階上的房子,西班牙金雀花正怒放,我馬上愛上那間房子,我希望一輩子住在這裡。

往大門邊走過去,看到柵欄上掛著「吉屋出售」的板子。我一顆心碰碰跳,好像這間房子要借給我了,要送給我了,我全身哆,為什麼呢?為什麼呢?我完全弄不明白!

 

「吉屋出售」,那麼,這房子已經飄浮在空中,不屬於誰了。一切東西都有可能是我的,我感受到難以言喻的喜悅。雖,我非常清楚我不會買下那房子的,因為我沒有錢。不過,這些都無所謂,這間房子是要出售的。

關在籠中的鳥是牠主人的,飛在空中的鳥是不屬於任何人的,所以也可以屬於我。

我走進庭院,啊,多美的庭院!

我在最高層,眺望地平線,正前方的岬角上有兩塊巨岩,一塊站在綠地上,一塊俯臥,看起來像是一對被施了魔法下了咒的奇異夫妻。好幾個世紀以前,這片海灣杳無人跡,但這二塊岩石已經存在,現在,它們凝視這間後來蓋的房子,然後又會看到房子腐朽粉碎被風吹散。

 

我像回到自己家一般,按響門鈴。一個女人開了門,看起來像貝基教會的修女,我也覺得好像早就認識她了。

我問:「妳不是布列塔尼人吧?」

她答:「我是在洛林出生的。你來看房子嗎?」

我走了進去。

牆壁、家具,一切看起來那麼熟悉,沒有在門口看到我常用的手杖讓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我進到客廳,美麗的客廳,可以從三扇大窗看到海。壁爐上的平台擺了幾個中國花瓶和一個女人的大照片。我立刻向照片走過去,覺得自己認識那個女人。

從來沒見過面的女人,但我明白那就是她!我在等待、在呼喚的那個女人!在我的旅途中,當我進去我住宿的旅館之前,當我去搭乘火車之前,她剛好從那裏離開的那個女人!

的確是那個女人,毫無疑問,正是那個女人!從她凝視我的那雙眼睛,從她英式鬈髮,特別是她的嘴唇,我知道她就是那個女人。

我問:「這個人是誰?」

女僕冷淡地回答:「夫人。」

「那麼,她是妳的主人?」

「不,不是的。」

「那麼,這房子是屬於她的?」

「不,不是的。」

「那麼房子是誰的?」

「我的主人,杜爾尼先生。」

我指著照片又問:「那麼,這個人是誰?」

「是夫人。」

「妳主人的妻子?」

「不,不是的。」

「那麼,是情婦了?」

女僕沒有回答。對找到這個女人的男人我瞬間生出一陣嫉妒和憤怒。

我又問:「他們現在在哪裡?」

「主人在巴黎,夫人我就不知道了。」

我全身顫抖了起來,裝出甚麼都知道的樣子,加重語氣說:

「告訴我事情的經過,也許能幫妳主人甚麼忙。老實說,我認識這個女人,這是個壞女人。」

老女僕凝視著我,她很快信任我了,不然她要信任誰?

「哦,是這樣嗎?她讓我主人遭遇巨大不幸。他們在義大利認識,主人就像自己的妻子般把她帶回來。去年,他們來這裡旅行,看到這間瘋子蓋的房子,因為只有瘋子才會住在離村莊八公里遠的地方。夫人喜歡這房子,要和主人住在這裡,夫人高興,主人就買了下來。

去年夏天到今年冬天幾乎都住在這裡,但是有一天我們找不到夫人,到現在,不知道她怎麼了。」

我高興得簡直要站不穩了,我想抱著眼前的老女僕在客廳四處飛舞。

啊!這個女人走了,逃走了,她厭倦了,丟下他走了!我是多麼幸運啊!

老女僕繼續說:「主人難過得要命,回巴黎去了,留下我和我的丈夫在這裡把房子賣掉,價錢是兩萬法郎。」

我一心只想著那個女人,我突然覺得我離開這裡時一定會碰到她,她一定會回來看這可愛的地方,而那個男人不在這裡,她會非常喜歡這房子的。

我往老太婆手中放了十法郎,抓了照片,拔腿就跑,一路奔跑,不忘盡情地親吻鏡框裡的那張臉。

我一邊尋找她的身影。

她自己創造了自由,多麼叫人高興啊!

也許今天,也許明天,也許下個星期,我就會碰上她的,她在等待我的到來。

 

這樣想著,內心歡喜雀躍不已,

我吸吮著海風,

覺得陽光在吻著我的臉。

我感到幸福極了,在所懷抱的希望中陶醉了,繼續走下去,確信不久就可以碰到她,帶著她回到「吉屋出售」的漂亮地方。

 

一個只有我們兩個住在那裏,她一定會永遠心情愉快地住在那個地方!

 

 

 

人的精神,甚麼事都做得到的。」

                  ~   莫泊桑「頭髮」的結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該有禮貌 的頭像
該有禮貌

焚化爐附設的溫水游泳池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主日
  • 我努力地看,努力地想,卻解不開奧妙!
  • 主日
  • 我努力地看,努力地想,卻解不開奧妙!
  • Big Fish
  • 奇妙的男子,這算是豔遇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