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心 文學回憶

(摘記之二\希臘的神話)

 

 

●雅典娜,和平神,智慧象徵,她是朱庇特(宙斯)的女兒。有一天朱庇特頭痛請阿波羅醫,不果,請維納斯的丈夫伏爾坎以斧頭劈開朱庇特的頭,雅典娜跳出。自她出生,愚蠢永遠被趕出。

 

●普羅米修斯進入奧林匹斯山偷得火種,人類即懂得如何用火、如何保存。天神懲罰普羅米修斯,縛其於山頂,白天被鷹啄,傷口在夜間癒合,白天再被啄,夜再生,如斯。

人類得火善,天上朱庇特不悅,創造一女人潘朵拉,以做一壞事出名。

她與普羅米修斯之弟成夫婦,一日,集風神、貿易神、通訊神於一身的墨丘利給她一密匣,潘朵拉好奇,趁丈夫不在,打開,飛出憂愁、疾病、災難、悲傷、嫉妒……散入人間,潘朵拉急關匣,只剩希望在內,墨丘利將希望鄭重送給人類以補不幸。

 

●那耳喀索斯(Narcissus),獵人,美少年,非神。仙女厄科(Echo),囉嗦女神,迷戀那耳喀索斯,話更多。那耳喀索斯初與厄科聊,不耐,逃,逃姿美,厄科更迷,追。

那耳喀索斯不知自己美,厄科知道,厄科求維納斯懲罰他。

厄科因愛憔悴,形逝,僅餘聲,模仿人聲的尾音,故成回音女神。

維納斯的懲罰開始了,一日,那耳喀索斯獵後,熱,渴,至清泉捧水喝,見水中有美容看他,極美,無人能比,四目相視,默認,笑,那耳喀索斯伸手摸臉,臉消失,靜待水平,臉復現,更美,臉現狂喜,那耳喀索斯欲擁抱,觸水,形復逝。那耳喀索斯守在水邊,默視。

久,病倒,又去水邊,又見美容。那耳喀索斯決心不撫不擁不吻,永遠默視水中美容。

他守水邊,黑夜不見,晨復現,終年如此,那耳喀索斯守影憔悴而死。

維納斯憐其身死,變其為水仙花,佇立水邊。

 

       〈摘自木心文學回憶錄 古代之卷   INK出版〉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