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心 文學回憶 

(中國的中世紀文學\唐詩 \杜甫懷古一首)

 

〈詠懷古蹟〉

搖落深知宋玉悲,風流儒雅亦吾師。

悵望千秋一灑淚,蕭條異代不同時。

江山故宅空文藻,雲雨荒台豈夢思。

最是楚宮俱泯滅,舟人指點到今疑。

 

宋玉是屈原的學生,為老師寫過賦 最初為徒時,是天才(屈原)的朋友,後來自升為天才。杜甫年幼時,不敢自比屈原、宋玉,只是個景仰者,到了他寫這首詩時,無疑是大詩人了,絕不在宋玉之下,但杜甫還是稱宋玉為師。

 

再下來,又有一個杜甫的學生(朋友),步了這首詩的韻:

《漂泊春秋不自悲,山川造化非吾師。

  花開龍岡談兵日,月落蠶房作史時。

  蕭瑟中道多文藻,榮華晚代乏情思。

  蹤跡漸滅瑤台路,仙人不指凡人疑。》

 

這個中國詩人寫這首詩時,二十四歲,詩境已開拓為尼采型的自強者了。

或曰:「你有甚麼資格在講文學史的時候夾進自己的詩?」我答:「請容許我作天才的學生和朋友。如果杜甫還在,我會把我的詩寄給他。」

溫州夏承燾先生,號稱近百年第一詞家,浙江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我們長談、通信,他每次寄作品來,都寫「木心仁兄指正」,他快近六十,我當時才二十幾歲。

我之所以在課堂上偶爾夾進自己的詩文,用心是:古典、古代、古人,與我們相隔遠了,火腿雖好,有的難免有哈喇味;罐頭食品固是老牌名牌,但我把自己當生菜沙拉送給大家開胃解膩,用心不可謂不好,老吃客很喜歡生菜的。

 

   〈摘自木心文學回憶錄  中世紀—十七世紀之卷   INK出版〉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