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禽流感疑慮中 社區服務中心在樓頂張開一張張捕鴿網 謝絕鴿子等飛禽停留。

 

這是必要的安撫人心的措施。想當年女兒還小,發現鴿子在冷氣機下與她保持定點距離同居,緊張兮兮,要我去拜土地公請土地公請鴿子搬家。唯恐鴿子讓她「燒壞頭殼」。

 

 

我家和隔壁、再隔壁、再再隔壁這區塊的連結樓頂並不需要捕鴿網。

 

三隻貓分二班輪流上樓頂「晃悠」。雖是家貓,但天生是獵人,容不得眾鳥在此「悠囀」。

 

但是,最近有一隻綠鴿子,常造訪我們的樓頂。優雅的走步,旁若無人也無貓。歐洲來的!

 

大貓白樂樂(白,是毛色;樂樂是喚名。有勞記住,以後三貓一定會不時出場),巴掌大就養在家裡,牠不吃生食,但牠沒忘記他是天生的獵人。抓到小鳥,銜來獻寶,換得尖聲嚇阻,他馬上轉口給二貓花虎克。虎克嗚嗚發出警訊:別管!你們誰也別管!鑽進「成人不宜」的某處,啃得只剩羽毛,再出來咂嘴洗臉。



可這隻優雅的綠鴿子,卻能與貓在一個平面,彼此渾然不覺好一陣子。

 

樂樂首次單貓見到牠。牠一派自在,走牠的步數啄牠的草籽,渾然不覺天敵的凝視。

 

良久,樂樂左款右擺壓低身子,再凝視。之後出擊。第一次,樂樂撲空;第二次,樂樂觸到光滑的翅羽;第三次,牠飛越到對面樓,不玩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