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旅館》摘筆記 Room21外國(1)

〈外國〉以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作家工作坊」為背景

 

圖尼克突然想起,這裡,那裡,還有另外那裡,全是過去那幾天,獨享這安靜時刻待過的地方。他臉紅地發現:在這片風景裡,甚至在這整座小城,只有他一個人吸菸。他遺留各處的菸蒂,像最私密的廢物赤裸裸在這片綠色草坪各處展示著。沒有人出現來譴責他,也沒有人在他離去後將那些刺目的小白殘褪之物清掃掉。

他老羞成怒地想著:在這整座近乎精神官能症,全城禁菸的妖幻之境,我是唯一堅持記憶著香菸曾是人類文明中極重要一個角色(哦不,一個忠實的朋友,像狗或貓那樣,人類有幸在他們孤獨不幸的自我之外,創作出來的感情餵哺的生命體)。這整座小鎮裡的人竟全馴良地接受這種不人道的禁菸令,那是多麼無情、喪失人性的一種集體生活!

當然這一切不過都是他的一種幻覺罷了。整個小鎮只有他一個人吸菸?適才在旅館樓下,河對岸那一邊的緩坡,一個巴勒斯坦的中年人(他也是這旅館諸多「老外」中的一個?)在樹蔭下靠近他,兩人靜默地打菸、點火。那個頭頂微禿兩眼炯炯精光的真正離散者後裔,愁苦地向他抱怨(圖尼克僅能破碎地聽懂那像清真寺晨禱的重複經文的某些單字)No smoking I can’t do anything…不能吸菸……這太荒謬了……這個國家……不是最自由的國度……不能吸菸……這一點也不自由……

也許圖尼克血液裡那個西夏幽靈又在作祟:他人國度中的一小撮顛覆分子……混跡藏身在他人之族中心有貳志的異族。借用宿主生產胺基酸最核心的染色體程式中心的病毒螺旋體。在他的城市、他那終日吵吵鬧鬧拉對方去檢驗漢人血液純度的島嶼,他是「他者」,是其心殊異的胡人。在這靜美單純,來往姑娘全睜著善意信任、母牛般美麗的國度,在這一片圖畫般的綠草地上,他卻又為他們想用精神閹割手術剪掉他銜在嘴上那根細細冒煙的白色○○而憤怒不已。                                 P290/291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