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尚、梵高,這幾位生前未成大名的藝術家,在世之日常年鬱鬱寡歡。他們的人生境界,我想,唯一的快慰,就是在於自信,知道將來是榮耀千秋,平日裡懷著這一片對自己的真誠,飲食、休眠、工作,日子過去、過去、過完,他們唯一的快慰就是這麼一點自信。 〈木心〉

 

早晨走進畫室 畫兒們齊聲高叫 先生畫得真好木心

 

 

 

 

 

● 陳育虹的詩 到處 2011,父親辭世十四年,母親寄語

 

到處

到處都是你的指紋

滑鼠,馬克杯,電視遙控

我的臉頰,筆,門閂

開門關門到處都是你

 

曾經一起走過許多太陽許多月亮

現在我用所有的光所有的陰影找你

長城。嘆息橋。哭牆。

而世界像一個黑色瞳孔

街道等不到你

 

到處都是沉默

沉默填滿的房間曾經你睡入我

記憶如水紋無邊

那曲線,一隻折翅的鳥重複的飛翔

你的臉是水紋

 

擴散,太陽熟透了

銀腹蛛懸盪在最後一絲光纖

必須掉落

我必須找到你,一個漸強音

到處都是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該有禮貌 的頭像
該有禮貌

焚化爐附設的溫水游泳池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