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心 文學回憶 

(中國的中世紀文學\唐詩 \杜甫懷古一首)

 

〈詠懷古蹟〉

搖落深知宋玉悲,風流儒雅亦吾師。

悵望千秋一灑淚,蕭條異代不同時。

江山故宅空文藻,雲雨荒台豈夢思。

最是楚宮俱泯滅,舟人指點到今疑。

 

宋玉是屈原的學生,為老師寫過賦 最初為徒時,是天才(屈原)的朋友,後來自升為天才。杜甫年幼時,不敢自比屈原、宋玉,只是個景仰者,到了他寫這首詩時,無疑是大詩人了,絕不在宋玉之下,但杜甫還是稱宋玉為師。

 

再下來,又有一個杜甫的學生(朋友),步了這首詩的韻:

《漂泊春秋不自悲,山川造化非吾師。

  花開龍岡談兵日,月落蠶房作史時。

  蕭瑟中道多文藻,榮華晚代乏情思。

  蹤跡漸滅瑤台路,仙人不指凡人疑。》

 

這個中國詩人寫這首詩時,二十四歲,詩境已開拓為尼采型的自強者了。

或曰:「你有甚麼資格在講文學史的時候夾進自己的詩?」我答:「請容許我作天才的學生和朋友。如果杜甫還在,我會把我的詩寄給他。」

溫州夏承燾先生,號稱近百年第一詞家,浙江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我們長談、通信,他每次寄作品來,都寫「木心仁兄指正」,他快近六十,我當時才二十幾歲。

我之所以在課堂上偶爾夾進自己的詩文,用心是:古典、古代、古人,與我們相隔遠了,火腿雖好,有的難免有哈喇味;罐頭食品固是老牌名牌,但我把自己當生菜沙拉送給大家開胃解膩,用心不可謂不好,老吃客很喜歡生菜的。

 

   〈摘自木心文學回憶錄  中世紀—十七世紀之卷   INK出版〉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木心 文學回憶

(摘記三\希臘的神話)

 

●希臘也崇拜人間英雄。大力士赫拉克勒斯不是神,是英雄,或可稱半神。他是朱庇特(宙斯)與人間公主阿爾克墨涅所生之子,神后朱諾嫉,放毒蛇咬嬰,赫拉克勒斯在搖籃中擰蛇死,神后知道不能再害他,待其長大令其歷險一生不得快樂,途見兩婦,一是善神一是惡神,要做保護神,赫拉克勒斯取善做保護神,從此一生所為者善。後與公主婚,生三子,神后仍嫉,使赫拉克勒斯發狂弒妻與三子,後進修道院,安心。

不久通訊神墨丘利令其服苦役,實為除十二害。其一是得西方之神的女兒們的金蘋果,赫拉克勒斯遍尋不得,人勸其問普羅米修斯。赫拉克勒斯上高加索救出普羅米修斯,普羅米修斯也不知金蘋果在何處,稱一神以肩頂天者阿特拉斯知,得見,神稱你代我肩天,我去取。神往,取得金蘋果,仍要赫拉克勒斯肩天才送他金蘋果,赫拉克勒斯允,稱只需肩有墊,阿特拉斯信,復肩天,赫拉克勒斯取果而走。

十二件工作完成,赫拉克勒斯遂自由。

赫拉克勒斯象徵白晝,嬰孩時即縊死黑暗的蛇,終生勞苦無止息。那十二件大事或指黃道十二宮或指一年十二個月或指白晝的十二時。

希臘眾神之上有一命運,諸神無可抗拒,為歷來思想家承認。

 

       〈摘自木心文學回憶錄 古代之卷   INK出版〉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3月16日,

加州聖地牙哥的一位居民Line來了這樣三言兩語:

  新冠疫情

  中國打上半場

  世界打下半場

  海外華人打全場

 

許許多多堅強的心靈在完成他的自我,在私有生活、生命領域裡立下里程碑。

 

 

●小小院子陽光照耀,石蓮花上都是光

IMG_8595 3%2F16

 

IMG_7068.jpg

 

IMG_6974.jpg

 

IMG_8537 3%2F15

 

IMG_8547.jpg

 

IMG_8548.jpg

 

IMG_8549.jpg

 

IMG_7064.jpg

 

IMG_8541.jpg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話說孤挺「千禧」枝頭四花苞相繼綻放,

中空的花莖負擔不了一場大雨,

折腰了,

移到窗台當瓶花,

↓韶安照了它

IMG_8500 (1).JPG

 

在韶安之前,阿公照,阿嬤照,普通普通一般一般;

韶安一出手,叫人「驚豔」,

讚美,讚美,讚美,

收好讚美韶安繼續討阿嬤開心,

讓阿嬤尖叫了↓

IMG_2362  2020%2F3%2F14

 

↓找Audrey來扮演「拇指姑娘」強壯版

IMG_3104 2020%2F3%2F14

 

↓把哥哥投籃的姿態延伸出去,來點別的

IMG_4594.JPG

 

 

讚嘆,讚嘆,讚嘆,

讚嘆小施主王韶安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木心 文學回憶

(摘記之二\希臘的神話)

 

 

●雅典娜,和平神,智慧象徵,她是朱庇特(宙斯)的女兒。有一天朱庇特頭痛請阿波羅醫,不果,請維納斯的丈夫伏爾坎以斧頭劈開朱庇特的頭,雅典娜跳出。自她出生,愚蠢永遠被趕出。

 

●普羅米修斯進入奧林匹斯山偷得火種,人類即懂得如何用火、如何保存。天神懲罰普羅米修斯,縛其於山頂,白天被鷹啄,傷口在夜間癒合,白天再被啄,夜再生,如斯。

人類得火善,天上朱庇特不悅,創造一女人潘朵拉,以做一壞事出名。

她與普羅米修斯之弟成夫婦,一日,集風神、貿易神、通訊神於一身的墨丘利給她一密匣,潘朵拉好奇,趁丈夫不在,打開,飛出憂愁、疾病、災難、悲傷、嫉妒……散入人間,潘朵拉急關匣,只剩希望在內,墨丘利將希望鄭重送給人類以補不幸。

 

●那耳喀索斯(Narcissus),獵人,美少年,非神。仙女厄科(Echo),囉嗦女神,迷戀那耳喀索斯,話更多。那耳喀索斯初與厄科聊,不耐,逃,逃姿美,厄科更迷,追。

那耳喀索斯不知自己美,厄科知道,厄科求維納斯懲罰他。

厄科因愛憔悴,形逝,僅餘聲,模仿人聲的尾音,故成回音女神。

維納斯的懲罰開始了,一日,那耳喀索斯獵後,熱,渴,至清泉捧水喝,見水中有美容看他,極美,無人能比,四目相視,默認,笑,那耳喀索斯伸手摸臉,臉消失,靜待水平,臉復現,更美,臉現狂喜,那耳喀索斯欲擁抱,觸水,形復逝。那耳喀索斯守在水邊,默視。

久,病倒,又去水邊,又見美容。那耳喀索斯決心不撫不擁不吻,永遠默視水中美容。

他守水邊,黑夜不見,晨復現,終年如此,那耳喀索斯守影憔悴而死。

維納斯憐其身死,變其為水仙花,佇立水邊。

 

       〈摘自木心文學回憶錄 古代之卷   INK出版〉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木心 文學回憶(摘記之一)

 

●文學是人學

 

●陶潛我以為他是中國最偉大的文學家,文學境界最高,翻譯成法文,梵樂希拜倒:這種樸素是大富翁的樸素。

 

●人類的快樂不是靠理性、電腦、物質,而來自情感、直覺本能、快樂行動。

 

●古人類最大的快樂是甚麼?唯物主義稱始於勞動,唯心主義稱始於性愛。都不然,古人類最大的快樂是戰爭勝利,打敗敵人,求生存得延續,必有唱跳歡樂;勞動是苦的,做愛是悄悄的,唯戰爭勝利是大規模的、開放的,故有聲,聲有歌,歌有詩。

 

●史前希臘神話是否定之否定,是獸性的,是動物性的。被忽略的史前期告訴我們,人性是如何來的:有獸性的前科。

 

●神話是大人說小孩的話,說給大人聽的。多聽、多想,人得以歸真返璞。

 

●中國神話,好有好報惡有惡報,太現實;神權、夫權、誰管誰,滲透神話令人懼怕。希臘神話,無為而治自在自為。

 

●一則寓言

在萬國交界處有一片森林,林中有一獵人定居,起木屋,僅能容納一人、一槍。有一年冬,狂風暴雨的黑夜,有人焦急敲門。開門,一位老太太迷路了,求躲雨。才安頓,又有人敲門,啟,一 對小女孩,迎進來。頃刻門又響,啟,一位將軍出戰迷路,帶著數十個兵,於是迎進來……再有人來,是西班牙公主,攜眾多馬車……都要躲雨。雨終夜,屋裡有笑有唱,天亮了,雨止了,眾人離去。

甚麼意思呢?只要心意誠,神祇就大,智慧更大。

 

        〈摘自木心文學回憶錄 古代之卷   INK出版〉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 2019新冠肺炎病毒影響許多人的日常生活,

為減少群聚感染,中小學延後二周開學,2/25新開學日。

 

↓開學前一日,

下午的社區時光

IMG_7666.jpg

 

IMG_7662.jpg

 

IMG_7655 2020%2F2%2F24韶安

以上,韶安攝影

 

●防疫期間,社區最有感,

父子練球

IMG_7647 2%2F23

 

嬤孫悅讀 (小龐攝)

IMG_6605 2020%2F1%2F27 小龐照的

 

韶安和哥哥,用低筋麵粉無鹽奶油以一個上午的時間烤出一盒餅乾,分享老少朋友,

小朋友在球場野餐,

路過見到這情景,笑了。沒照片也沒關係。

IMG_7528 2%2F22自製餅乾

 

 

●排隊買口罩,這期間的街景

IMG_7468 2%2F21排口罩

 

●去年11月,出國前,為了養護院子的護欄而到大賣場買防鏽噴,順便在其內的「大樹」買口罩,最小單位一盒,50個,又逢BOGO買一送一,

這100個口罩足以安家,也夠分享。

● 開學了,快樂平安,平安快樂!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2月14日

(一)‧去年11月,鄰居馬太太在我三度插枝移植她的「台灣野牡丹藤」失敗後(三度經冬歷春也是一段歲月!),她親自出手,插枝在一小盆,在今年2020/1/5一手提著給了我,笑著說:「這確定是活了的喔。」

我把它移植到大盆,

期望值很高,

40天之後的現在,抽出四支枝,好大方! ↓

IMG_7204 2%2F14

 

↓ 以下攝自馬家

IMG_7523.jpg

 

IMG_7518.JPG

《別名 寶蓮燈》

 

 

(二)‧有一種孤挺花,「千禧」,

在我眼很不俗,

老同事老鄰居老朋友層層關係之下,我好容易得到分享,

去年秋天移植一植株,期間一側芽生出,

現在,花柱緩緩高出,

IMG_7215 2%2F14

 

何時花苞綻放?

等,等,等,輕輕等,總有時。

 

IMG_7290 2%2F16

↑ 2月16

↓ 2月26

IMG_7713 (1) 2%2F26

 

↓ 3月4日

IMG_8277 3%2F4

 

↓ 3月5日

IMG_8284.jpg

 

IMG_8285 3%2F5 雨

 

↓ 下午5點,雨停了

IMG_8287 3%2F5

 

↓3月7日

IMG_8325 3%2F7

 

IMG_8326.jpg

 

↓3/10,雨終朝

IMG_8410.jpg

 

↓3/11

IMG_8423.jpg

 

↓ 3/12

IMG_8439 3%2F12早上7點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臧否莫泊桑筆下的人物
(依據莫泊桑長篇小說《她的一生》改編的電影《女人的一生》)

 

*通篇之中有二個天性純一生謹守道德的人:珍和父親

*心地慈愛的母親,身形臃腫遲緩行動。珍在母喪之後展讀母親珍藏的信件:有來自父母關懷的家書;有表姐妹期待夏日相聚快樂溫馨的感謝信;最意外的是母親也珍藏著婚後與情人幽會的書信:「妳為什麼要跟妳不愛的人一起生活?」「我多麼期望你常在我身邊。」 珍的母親把這樣的秘密珍藏到死。

*珍的丈夫,在與珍結婚前即侵犯珍一起長大親如姐妹的女僕,女僕跟隨著珍出嫁,與男主人的關係暗中存在,懷孕,堅不吐實,生子之後被「男主人」逐出。

*珍的父親送給這位有若女兒的女僕一塊地,女僕根據這塊地,努力發展出她健康強壯的人生。在珍的丈夫死亡後,主動回來照顧珍,決絕地忍受珍的發洩,最後也是由她到倫敦接回珍的小孫女,給珍的晚年帶來希望的光。(人在犯了過錯之後努力站起來,彌補自己該承擔的過失,完成自己的人生價值觀,這是另一個女人的一生,在小說的另一面隱藏著,靄靄含光。)

*固守神的誡律的神父是大家精神的依靠行為的標竿,備受信任的神父把家道中落的子爵這個假面登徒子帶到珍的家庭促成與珍的婚事。後來,在珍向神父告解丈夫長期假藉巡視田園實則與鄰界城堡女主人幽會一事,神父以上帝為名,堅持珍應該挺身告知城堡男主人,珍很遲疑,她堅信說實話會重傷良善的人,信寫就了卻沒有寄出。神父堅持上帝要真相,上帝不容人們隱藏真相,隱藏真相即是說謊,神父親自出馬,他的正義堅持,造成珍的丈夫與城堡男女主人的三亡。


丈夫死了之後,珍的一生,由小時不肯上學(神父又出現了,但無功而返)長大愛上奇特的女人從遠方(倫敦)不停向母親要錢要到傾家盪產的敗家子繼續糟蹋。(向母親要錢的說辭,句句都是要害,令人嘆為觀止)

 

●莫泊桑筆下,《女人的一生》,就是由丈夫和兒子來造就。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親愛的人生 有去有從

       〈接續「多莉」前文

 

  • 我帶了個皮箱,寫了張字條,說我得去考據某作家的一些事實越寫越多,說這世上沒有哪個謊言勝過我們為自己說的謊,繼續寫,讓譴責塞進越來越小的空間。我把它帶在身上,打算寫夠了再郵寄。車子很快就上了高速公路,我要去哪裡?不快點做決定我就會出現在多倫多,撞見過去人生的幸福、與法蘭克林息息相關的地點與人物。
  •  

我轉往一個我倆沒有去過的城鎮。在市中心的汽車旅館找了間房

我想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並不罕見,在書上或真實人生裡都不算罕見,所以它們也有歷久不衰的解決辦法,比方像我這樣快速離開。

但你總得止步,得停下來。所有的地方、所有的人都在高喊「這就是人生,我們需要更多的人生。」

鎮上郊區出現幾間窗戶釘了木板的小屋,這是在汽車旅館出現以前,人們過來住這種小屋,度過寒酸的節日。我也曾待過這裡,當時它們已淪落,淪落到只能接待下午出現的罪人。我那時是實習老師,跟我來的男人年紀大許多是個老師,他家裡有太太、有小孩。那個太太不能知情,那會傷透她的心。我當時不在乎;就讓她的心破碎吧。

我在街上餐廳喝了葡萄酒,然後花很長的時間等食物送來。食物送來,我幾乎食不下嚥,一個人坐著,一個人吃飯,古怪又孤獨。

回汽車旅館,我吃了留著好久不知還有沒有藥效的幫助睡眠藥。隔天醒來,早上六點,有些大卡車已經從車位移走。我知道我人在哪裡,也知道我做了甚麼事。我盡快著衣,然後離開。櫃台的女人說晚點會下雪,還對我說保重。

高速公路已經很塞,還出了車禍,時間更是延宕。我心想法蘭克林可能會出來找我,他也有可能會發生車禍,我們說不定從此天人永隔。

我並沒有把葛玟當成介入的第三者。她那粗短的腿、顏色俗氣的染髮、滿臉的皺紋,模樣像誇張的漫畫人物,你沒有辦法責怪這種人,也不會認真看待他們。

然後我到家了。看見他的車,感謝老天,他在家。不過,他的車沒有停在平常的位置,那個位置停了另一輛車,葛玟的車。

我深受打擊,這一路上,我把她當成已經掃到一旁的人,在她製造最初的騷動後,再也無法在我倆的生命裡維持人格。我的信心包覆著我。我滿懷欣慰回到家,蘭克林也平安待在家。

蘭克林打開門,平穩走下階梯,在我伸手想抱他時阻止了我:「等等。」

等等?她在屋裡?

「回去車上,我們不能在這裡談,太冷了。」

等我們坐進車裡,他說:

「人生真是難以捉摸。我妳道歉也無濟於事。」他繼續說:

「問題甚至於不在於人,而像是某種氛圍,某種咒。當然這是人引出來的。重點在氛圍包圍著人,附身一樣,氛圍具體化了,妳懂嗎?像日蝕或甚麼現象,突然出現。」他搖著頭,沮喪。但我看得出他很想談她的事,我內心變得冰冷刺骨:

「別再說了,拜託別再說話!」出於憤慨和寬慰,我開始哭泣。

「好,我對妳是有點生氣我發現妳跑掉了,我到底該做何感想?我害妳不好過,,,停下來,別哭。」

我不想停,痛哭的感覺好舒服。然後我想到新議題:

「她的車停在這裡幹嘛?」

「他們沒辦法修,算是廢鐵,但是上面有些沒壞掉的東西,現在屬於我了,我們。」因為他給她買了一部新車。

「一輛車?新的?」

「夠新了」,「她想去北灣市,她有親戚在那裡…,她有個兩三歲小孩得照顧诶…」

有個兩三歲小孩,這是葛玟沒有對我提到的。

「她有請你買車給她嗎?」

「她沒有開口要任何東西。」

「所以,她現在介入我倆的生活了。」

「她現在在北灣市。我們進屋吧,我甚至沒穿外套。」

在進屋時,我問他有沒有告訴她他寫的詩,或是讀給她聽。

「沒有,都沒有,天啊,我……」

我進廚房最先看到的是那閃閃發亮的玻璃罐,我拉來一張椅子,站上去,把這些罐子擺回櫥櫃的最上層他在下面一個個遞給我。我腦子想的是我以前嗤之以鼻的那些詩,她到底有沒有聽到他唸給她聽?或者放在哪裡讓她慢慢讀?

她說詩很美嗎?或者說那是淫穢之作?

他把我從椅子舉下來,他說:「我們負擔不起口角。」

確實不行,我忘了我們有多老,忘了一切真實狀況,但記得一直有折磨和抱怨。

我看見我丟進郵件箱的鑰匙被拿出來躺在原本的地方,我想到我寫的信,我應該攔截它。

假如我在信寄到之前就過世了呢?突然逝世,也是人生一種可能。我是否該留張字條,在字條上說,倘若你收到我寫給你的信,就把它撕了。

法蘭克林會照做。

換作是我,我就不會聽話,不管我承諾過甚麼,我照樣會拆開信。

他會服從,他能夠這樣,讓我把憤怒與欽佩雜在一塊兒,而這種情感涵蓋我倆共度的一生。

 

〈以上,是「我」回頭敘述的一段齟齬。〉

 

  • 本篇章以一對老夫妻開車漫遊開頭:

有個秋天,我們有過關於死亡的討論。當時法蘭克林八十三歲,我自己七十一,我們計畫自己的葬禮是「甚麼都不做」。那一天我們討論著「趁人生美好的時候離開」的大事。進入細節,意見分岐,停止討論。「我們再也負擔不起口角,負擔不起齟齬」。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時空翻轉 漣漪邂逅
節錄自艾莉絲‧孟若「多莉」一文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比丈夫年輕,丈夫一直保持有份量的活動(運動),而且還算是個詩人。
我從高中數學老師退下來之後,自己找個事情做,我為加拿大一些作家撰寫「井然有序,而且帶點娛樂性」的傳記。

有一天,一個女人帶著一堆化妝品來到門前,她說遲遲沒有來拜訪是因為她聽說我從不化妝,「但是,」她說:「應該讓妳自己發聲,妳拒絕的話,說個不就行了!」
我請這個女人坐下來喝咖啡。看著不化妝的我,她說:「要不是做這行的話,我也不要化妝。」打開話匣子,她以發問的方式讓我從高高的櫃子裡拿出菸灰缸,掏出自己的菸,寬慰地在椅子上往後一靠。

我跟她談一些被遺忘的寫作者(多為男人,那時連數學老師都少有女性擔任),我發現她並不恭維在家寫作的男人,我改變話題,問起她的家人,她說了一堆人名,最後一位是她已經過世的丈夫:「去年走的,不過他不算我正式的丈夫,妳懂吧。」
「我的也不是,」我說。「我是說,他還活著。」
她用非常愉快的幽默感跟我講她的故事以及她女兒的故事,她有個成功的女兒,合格的護士,已經退休,但她不能與她同住,因為這樣的話她必須戒菸。
我付了她錢買了些化妝水,她保證下次在附近就會帶過來。

丈夫回家,我跟他講了她所有的事,包括我還蠻喜歡跟她的交談。我說她的名字是葛玟。
我的丈夫法蘭克林,他說我應該更常出門去走走,他代我申請代課老師。

葛玟很快就帶著化妝水出現,也沒有再試著推銷其他的東西。我又煮了咖啡,我們輕鬆談話。我送她一本書,她保證一定會讀。她說她從來沒有認識像我這樣的人,有學識,又好相處。
她出去發動車子時已經天黑,車子無法發動,試了又試還是發動不了。法蘭克林回來,葛玟的車擋在前面,我趕緊出去說明狀況。葛玟爬出駕駛座,法蘭克林試著幫她發動,但也沒有成功。
既然別無他法,只好請她留下來晚餐和過夜。她一臉愧疚,不過抽根菸後就自在多了。我問葛玟是否想打電話給家人,我也希望有人開車過來接她。
她掛上電話,說明沒有人有空來帶她,接著和走回廚房的法蘭克林撞上彼此。
「呵,老天爺!」葛玟說
「不是,只是我。」法蘭克林說
他們說不知道怎麼會沒有看到對方。我想他們意識到張開雙手擁抱彼此是行不通的,他們帶點嘲弄跟氣餒的口氣重複彼此的名字:
「法蘭克。」(年輕人是不稱法蘭克林的)
「多莉。」(葛玟多琳,暱稱多莉)
他們沒有忘記我也在場,至少法蘭克林沒有。
「妳以前聽過我提過多莉吧?」
他的口氣堅持我們回歸尋常,而多莉則堅持要說明這是個超自然的話題,關於他們認出彼此。
「這世上沒有人知道我的這個名字,多莉。」
而我,奇事必須在我眼前變成樂事。這整個相認的驚喜得迅速拐個彎、改頭換面。我甚至為了這件奇事拿出一瓶酒,我們興高采烈,不停評論事情有多麼湊巧。
她跟我說她認識法蘭克時是個保姆,在多倫多照顧兩個英國來避戰的小孩,屋裡有其他傭人,她整晚都能休息。邂逅法蘭克是在他最後一次離營休假接著他就要去海外參戰,於是他們有段大家能想像的瘋狂時光。他或許給她寫了一、二封信,但她忙得沒時間回。戰爭結束,她搭船把二個小孩送回英國,在船上認識一個男人,並且嫁給他。但婚姻維持不久,她又回到家鄉。
她這部分的人生我還沒聽過,倒是對她與法蘭克林共度的那二星期耳熟能詳,也許讀過法蘭克林詩的人應該也都知道,想當然耳,我當時對於法蘭克林告訴我的以及他寫進詩裡的總總,我選擇不予回應。聽到這裡,我要是以為法蘭克林會拿他的某個東西當作禮物送她,似乎也會是我搞錯了的事。
法蘭克林累了,先去睡了,真的睡了。我和葛玟一起把沙發床鋪好,她點起菸,說她抽完這支菸就睡了,叫我放心,她絕對不會把房子燒了。
原本我痛恨放著髒盤子不管就去睡覺,但是突然覺得好累,也不想在葛玟的幫忙下完成這些事,我打算明天早早起再來清理。
只是我在陽光中醒來時,廚房裡有嘩啦聲、早餐的味道以及菸味,也有交談聲,法蘭克林在說話,也聽見葛玟的大笑,我匆忙穿上衣服、梳理頭髮,後者通常是我在這麼早的時候懶得做的事。
昨晚我感覺到的安全感和愉悅感蕩然無存,我發出很大的聲音走下樓梯。
葛玟站在水槽前,排水碗架上一排乾淨得發亮的玻璃罐,那是我閒置一百年沒洗過的。
法蘭克林說他出去發動車子再試試看,還是沒湊效。他聯絡了車行,他們有人下午可以過來看看,但是法蘭克林認為不如由他把葛玟的車子拖到車行,早點檢修。法蘭克林說葛玟最好跟著一起過去,跟車行談談,畢竟那是她的車。
葛玟跟著法蘭克林走出去,回頭對我喊說她對我真是感激不盡。
我好想追上去把他們痛揍一頓。
我走來走去被悲痛的激動淹沒。
相當短的時間,我走出門,坐進我的車,經過我家郵箱時把家門鑰匙丟進去……

 

【兩隻腳套上四個輪子,何去何從?

   垂眉眼前思考,放遠天際邏輯,,親愛的人生 … ,待續!】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久別的重逢

 摘自艾莉絲‧孟若「火車」篇章

 

● 戰爭結束後一位搭火車返鄉的戰士在某個站「跳車」,人站起來之後朝著家鄉的反方向走。

最先遇的人家,一位女性,擁有區區一頭乳牛,正在母牛廂房裡認真地擠出冬乳。(主人屋裡堆滿到天花板的舊報紙,她的爸爸生前是《多倫多電訊晚報》專欄作家,雙親死後她繼續留在雙親的房子裡生活。)對於這位無預約無預期的訪客,她供應出簡單的第一餐。之後,訪客無意啟程,而她也並沒有非得請他立刻離開的不安。

不返鄉戰士就此落腳,一直借住在這位年長他16歲的貝麗小房子裡,他跟著她做土地上的活兒,也年年在冬天來臨之前修補房子,附近門諾教徒兄弟有一些工作分派給他賺取酬勞。

過了許多年,貝麗得了腫瘤,進城在大醫院進行切除手術,他跟隨著到城裡照顧「朋友」。貝麗受到醫院妥善照料,他有許多時間在城裡到處晃,就在佇足觀望救護車載走一個公寓管理員之後,他接受了公寓主人的請求擔任起這棟大樓暫時的管理員。

有一天,一位婦人手上拿著地址來尋找失聯的女兒,那時是業主坐在櫃台後方,而他在往地下室的階梯上,他光聽聲音就知道那是他從軍之前的女朋友伊蓮的聲音。以前,他們是那種在任何天氣都可以散步的戀人二十年後兩人置身在同一場所不同層面空氣、聲音流通的空間裡,他只要轉身上幾個階就可以把她看得清清楚楚,但是他停留在暗處,直到伊蓮離開。之後,他花了三天處理好這棟公寓該維修的事項,領出所有的錢,跳上深夜的火車打算到一個伐木小鎮去,他相信這個鎮必然有工作給他。

(節錄自孟若小說「火車」。文中著墨在「重逢」的文字篇幅約占全文2.5%,但是這個重逢把一位很久以前從火車跳下來的男人又趕上了火車。)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Jan 02 Thu 2020 18:04
  • 作別

 

美東時間,2019,12,28 晚間,

臨別之前,背起Audrey,再小兔,

在屋裡繞圈圈,繞圈圈,繞圈圈,

輕笑聲中作別。

 

IMG_5865.jpg

 

IMG_5983.jpg

 

IMG_5988 9%2F28 晚間八點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親愛的小龐 韶安:

2019聖誕節,小兔、Audrey起個大早拆了屬於他們的禮物,

父母和聖誕老人都送禮物,好幾樣,拆得很開心。

(看到你倆同步偷笑)

 

IMG_5639.jpg

 

IMG_5679.jpg

阿嬤這日晚起,阿公說小兔花很長時間組合這個彈珠台,讚嘆小兔的耐心

IMG_5680.jpg

 

↓另個組合,阿嬤攝影紀錄

IMG_5651.jpg

 

IMG_5652.jpg

 

IMG_5660.jpg

 

IMG_5661.jpg

 

 

 

↓完成後,麋鹿車試運轉

IMG_5671.jpg

 

IMG_5669.jpg

 

IMG_5678.jpg

 

聖誕節的相關活動,光是在家裡就不少呢,阿嬤慢慢整理。

晚安安!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親愛的小龐 韶安:

這一篇阿嬤請你們看圖想像美國東北地區的小孩在冬季的室外活動

 

IMG_5382.jpg

兒童遊樂場標誌

IMG_5268.jpg

遠望其中一角

IMG_5266.jpg

酷酷小兔來也

IMG_5265.jpg

 

IMG_5269.jpg

奔跑繞場之後才選定遊樂項目

IMG_5280.jpg

之後就很難發現小兔本人

IMG_5278.jpg

Audrey,4歲,爸爸媽媽跟著她移動

IMG_5286.jpg

 

IMG_5272.jpg

 

IMG_5303.jpg

 

IMG_5437.jpg

 

IMG_5387.jpg

 

IMG_5392.jpg

 

IMG_5400.jpg

 

IMG_5421.JPG

 

IMG_5441 12%2F23

 

●我看見一位阿嬤帶著三個小孫子在這個 playground玩,很忙很忙,說很多話。我很慶幸你倆長大到可以到「六福村」玩,自己玩。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