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二首   余秀華

 

對吐出的毒我毫無羞恥之心

我的骨頭在這一次次嘔吐裡白起來白進月光

 

如同每個清晨我雙手合十祈求神光

抵達心臟

把我在塵世裡的積垢一一洗去讓一棵樹

在這裡婆娑

 

然而這愛依舊彷彿不能隱退於光芒的塵埃

背叛骯髒眼淚罪惡一直在我們的肉體裡

讓我們不得不恨也不得不愛

 

我把毒吐在正午陽光盛大的時候

這不加掩飾的罪惡我毫無羞恥之心

 

雖然我不知道我肉體的潰爛會不會在這一次次疼痛裡

慢慢復原

 

     ( 收錄在 <搖搖晃晃的人間> )

 

 

 

 

 

你能否來打掃我的枯萎:把凋零的花扔出去

黃了的葉子剪除

但剩餘的枝幹暫且留著:芬芳過的途徑要留著

 

 ─  我的暮年就交給你了,這一顆皺巴巴的心

也交給你

你不能夠怪我,為這相遇,我們走了一生的路程

 

所以時間不多,我們要縮短睡眠

把你經過的河山,清晨,把你經過的人群

都對我重複一遍

 

 ─  你愛過的我替你重新愛了一遍

然後就打起了瞌睡

心無芥蒂

 

     ( 收錄在 <月光落在左手上>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該有禮貌 的頭像
該有禮貌

焚化爐附設的溫水游泳池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拉拉
  • 在這兒連讀了幾首新詩,
    過癮之餘,有些反思,
    謝謝分享! :)
  • J
  • 月光落在左手上,就成了頁頁詩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