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日,阿嬤跟著阿公暫別家人和家貓,由阿公開車移動到苗栗一個沒有電視沒有網路也沒有有線電話的地方。

幹嘛?

深呼吸。

 

幾乎是每周來回。去的時候,南下,感覺輕快,很快就到;回的時候,北上,比較緊張,車上二老共同營造的氣氛也差很多,十之八九不如南下的。不知道為什麼,慢慢研究。

 

二高,北上,竹東芎林到關西之間,路旁一座某姓氏的祖先靈骨厝,建在邊坡樹林之後方,我每每看到祂。每每,未免奇怪。我納悶,祂並不在直視範圍內,卻每每叫我偏頭或轉頭看見。我「驚覺」這巧合,帶著調侃的心情:看這一次還看到否?我提前閉目養神,偶爾提臀坐正,卻在一個偏右的側身,又與之交會。

世上巧合那麼多?

那麼,我記住,下回一過竹林出口我就目不斜視,看你奈我何?

我當然成功,我沒昏庸到連自己都管不住!而且我四兩四,向來氣定神安無驚恐。 

 

昨天冒雨從苗栗回桃園,3號高速公路上並不多車,雨勢也不若台3線強勁。左邊車道超過來一部聯結卡車,二台車,滿滿都是站立著的豬。想是送去屠宰場的。一時不忍卒睹,頭一轉,我又見到祂! 

 

忍不住發問:叫我什麼事?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