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記6月4日的雨隙梭行小見聞

在回程的捷運上一位我估量是「三、四年級」的小朋友靠過來:

「你喜歡照相對不對?」

我看著他點頭:「算是。」

「我也喜歡照相。等一下還有一部列車開過來,,,」

我把手機給他:「你這麼了解環境,請你幫我照幾張,我是觀光客。」

 

以下四張組合就是這位萍水相逢的小朋友照的 ↓

PhotoWindow_20170604202814.jpg

 

這位小朋友為他年輕的父母導盲。

母親左手拿電子手杖右手搭在小朋友右肩,

自己的右肩給後方戴墨鏡的男士搭著,

三人成行,一起走平路,上電扶梯,進車廂,就座。

而後小朋友到「車頭」大窗前來找我「搭訕」。

 

 

 

 

那日出門,我參考花花傳來的台鐵時刻表和轉乘資訊,

走我未曾走過的交通動線,

感覺就像在他鄉異地一樣,需要認真。

 

在台鐵區間車廂裡有點小見聞。

我在桃園站上車,週日的7:50,有空位。

坐在車廂門邊、廁所邊的位置。

對面那張連座椅,三位年輕人,有點擠的坐在一起各玩各的手機電子遊戲,他們還有位同伴,坐在我旁邊,也玩手機遊戲。

先是對面一位,手指邊玩 嘴巴邊發射「台語三字經」,侵犯第二人稱的娘。這年輕人的肥胖手臂雙色刺青,雲紋花紋,滿。

接著聽到我旁邊這位,把台語三字經加長加重為「五個字」,

再三放送,(他肯定輸得很慘)

整個車廂,好像只有我關心他們,別人,看都不看。

 

鶯歌站到了。上車的乘客多。

3加1,這四位「高中生」全站起來閃邊去,讓座。

坐我旁邊的年輕人站起來,我看到他下手臂內側刺青,右手這邊刺的是「莫忘初衷」,矢尖體。

 

我腦子碰撞又打結,

回到家了還不忘這車廂見聞。

坐在我前方的韶安正削竹筷為筆,

竟然就把我的感受畫出來了! ↓

 

IMG_8242.JPG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