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上有位學生,她的外婆是我的小學老師。老師退休了,學生常想起外婆,一想起外婆就找我說話:「我外婆退休了,但她看起來比妳年輕耶!」字字鐵釘!我當然不服:「怎麼可能?!她是我老師耶!」學生也不服:「就是!頭髮白成那-樣--,看起來就比外婆老--真的,不騙妳!」

 

 

聽起來很荒謬,一定是真的。

 

 

也許,把頭髮染一染可以不讓學生想起阿嬤、外婆或姑婆。

 

但是,你一定聽過「白髮吟」:親愛的,我已漸老,白髮如霜銀光耀…。在初中的音樂課上學唱這首歌,當時的感動綿延至今更見溫度。我珍愛我每一根銀絲,不染就是不染。寧可退休。(青少年護髮,老年人也是。)

 

退休的想法剛滋生,某日放學,學生像箭一樣射向操場,連值日生也跑了。瞥見一扇氣窗沒關好,我決定把它關好。雙手一按,躍上窗台。我辦到了!以掙扎之姿。照道理,我看不到全部的自己,可我掙扎的模樣在瞬間以多角度在腦海播放。我,我,我很狼狽。想了想:好,給我記住!狼狽轉為懦弱,先坐在窗台上,好一會兒,慢慢ㄙㄨㄢ下來。而,對值日生沒信心也成為退休的理由! (待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