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以軍 西夏旅館 摘之2

在這旅館裡,來來去去進出的客人,可以說甚麼稀奇古怪的人都有:有日本黑幫老大和台灣小歌女一夜情的私生子;有華青幫的ABC,有台巴(巴西)混血;有從母姓的外省老兵和年齡小五十歲的原住民小母親的第二代;有假婚或被人蛇偷渡來台卻躲在我們店裡陰暗角落瞄客人的哈爾濱姑娘湖北姑娘或川娃兒;有一次還有一個港仔勾著一個讓整屋子女孩全黯然失色的美艷貴婦進來,她的手臂上掛著正牌的LV,後來問起,女孩說父親是新疆維吾爾族,母親是香港人,七○年代愛國從軍樂遷回祖國,後來她是以烈屬身分申請赴港;極難得極難得會跑進來一兩個穿著癟腳西裝,混充大人買酒喝的,我們那些越南新娘印尼新娘寮國新娘生的英俊男孩……我的意思是說,在這個店裡,不乏這些不同年代不同原因胡亂遷徙東突西竄的人們,像不負責任的花卉專家亂實驗各種花粉傳播後,留下的叫不出名字的新品種,我們這裡,多的是他們生下來就和世界格格不入的悲傷故事。……一九三○年代,我的外祖父就是搭香蕉船從高雄港到橫濱港,一九五五年我父母從大陳島一江山隨撤守國軍來台,一九六○年代我母親從馬來西亞跳機來台打工,或是祖父是反共義士外祖父是台灣國總統,從這裡到那裡,他們真的在地圖上比給我看那些眼花撩亂的遷移路線和航道呢。

                 【摘自上冊7《改名》】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