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上》

「喂……我們在電視上看到了……脫線透頂……妳是白癡嗎?范爸交代妳幾次了,梨花帶雨,欲語還休,只能哭,不能說。妳居然還在機場大罵記者。噢My God,妳那邊有沒有電視?妳看看特寫鏡頭妳那是甚麼嘴臉?妳翻不了身了妳知道嗎小姑娘?十幾家有線電視每一個整點新聞會反覆重播妳那張猙獰的臉……啊?妳現在哭有甚麼用?妳他媽把眼淚留著到記者會再流好不好……」

不會吧?他心裡嗤之以鼻卻又對他們這樣誇張賣弄背後的真實性深信不疑。那個前一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一個老牌喜劇演員在荒山一棵蓮霧樹上上吊自殺的新聞。他記得一連十幾天他一回房打開電視,新聞全狗血淋漓像翻攪屍體內臟般追蹤這件死亡之謎的「線索與內幕」。死者的前後任妻子陸續(她們穿著黑色套裝戴著黑墨鏡在鎂光燈曝閃下低頭疾行的模樣簡直像孿生姊妹)帶著各自兒女回國奔喪,演藝界的老中青三代全一個個跳出來爆黑幕,箭頭全指向這位和安金藏*(書中一角色)通電話的女主角。第三者。不倫之戀。喜劇演員暮年跌進一場年齡差距甚大的激狂戀情。重點是這個女主角不是台灣女人。她是個童年經歷過文革抄家,輾轉赴美來台灣發展的上海姑娘。當初的崛起也是因為在喜劇節目的串場時間以一種和台式綜藝節目無厘頭惡搞風格非常不搭軋的形象出現。

仔細想想,她真像大陸某些年畫剪紙剪出的假人兒,疏眉淡影、小眼小嘴,孩童般的個頭,總是一臉正經對那些男主持人一臉涎饞黃色笑話反應不過來。出了事,媒體上繪聲繪影。好像說「圈內」的大哥們普遍對她的不上道不爽啦,經歷過文革吃人的世界所以比台灣女孩剽悍許多啦,據說這位喜劇演員就是被她一步步算計著逼著人財兩失最後才走上絕路……

 

                 摘自上冊8《那晚上》】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