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不想上學的孩子還是去上學,不然,壓力更大、未知更多。

●5/5,化療前一天,安排抽血與「抗原快篩」採檢。

新冠疫情「爆發」,5/4那一天確診2萬8420例,可以想像重災區的「新北」的重要醫院篩檢量必然大爆發。隔天就要上亞東醫院,而且有「快篩」這項,槍林彈雨一般,心情很沉重。完全沒想到醫院有所應變!

亞東醫院調配耳鼻喉科的一門診間 ↓

5%2F5

把院內病患和社會人士分流,當下讓我這個病人安適不少,慶幸醫院領航快速應變。

 

●5/6到化療中心報到,向護理師展示手指甲「白」(與肉不密切連接的現象)到二分之一處,腳指甲也是:「我的指甲快要剝落了?」;另外表示上次化療,三周以來,手足一直都很麻。請求她跟在門診中的蕭醫師聯絡,說我請求調低處方的劑量。源於4/26的門診,醫師讚美我身體各項指標都好,他給我標準劑量的處方(年輕人和老年人,上下各有一級)。我想想越想越委屈,我邁入69,台灣人逢9避凶會說是70,我是老年人無誤,副作用又那麼強,所以在化療中心執意請求調降劑量。這個請求成功,寬心一些些。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