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F27 月圓之夜

              11/27 月圓之夜

 

「你是蕭小姐?」

「是。」

「月初在這裡幫我止血、叫救護車?」

「不是,我沒有。」

連續一周早上700740在路口盯選摩托車女騎士,尋找有幾分像的。有那麼一次也僅有一次,在停紅燈時間問到一位竟然一樣姓「蕭」的小姐,有了以上對話。

 

在做這件蠢事之前,我是到醫院去尋找路邊伸出援手的蕭護理師。住院中心、門診間,又問又探,一位白衣天使把我帶到一個角落,牆上一座壓克力信插,一疊「意見反映表」在其上。我橫跨了表列的制式欄位直接書明我要找蕭護理師的緣由投入後方同為壓克力透明材質的信箱。

等了三天,沒有訊息,我才想回到路口去散步看看。

 

終於,聖保祿醫院回電來了。說他們找到蕭護理師,傳達了我的感謝之意,又說蕭護理師希望我恢復健康,小心走路,這樣就最好了。連請問蕭護理師的全名都吞吐回應。我請求把我的名姓和電話給蕭護理師,請她方便的時候打個電話給我。

 

蕭護理師來電了。她稱我「可愛的阿姨」,哈哈。也才知道那天她是在對向奇怪於一個老太太坐在地上,到前方路口迴轉過來看看,「滿臉是血,垂掛的皮膚約有一個50元硬幣大小」。

迴轉,這番不忍人之心何等動人!! 這也解了我一直納悶的,到聖保祿上班該往桃園方向,怎麼往大溪方向?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