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去紐約給Stella帶一本三十三年前我買的三民書局出版的『紅樓夢』,厚厚一本12號字。另加二本志文出版社改版新出的『莫泊桑小說選』之七、之八。

在我想來,她在畢業後就業前,這段不知是長是短的等待期間,如果沉得住氣,懷抱「好整以暇」的篤定心情,那是很適合讀小說的。

想起小時候—

小四到初三這期間家裡開著以漫畫和小說為主的租書店。店裡小說分三大類:武俠、偵探推理、文藝。禹其民的籃球情人夢,華嚴智慧的燈,瓊瑤的窗外…這一塊文藝小說沒擄獲我的心,即使讀以連載小說為主的『皇冠』,我在其中期待的是丹扉的「雜文」-反舌集。那年紀的我還不愛讀小說,連出租率最高的武俠小說,也淺嘗即止,以至於錯過金庸到如今。相較之下,偵探小說看得比較多,但卻有一種「讀幾本就差不多了」的感覺。二年前讀「達文西密碼」,就感覺小時候讀過呢。

不愛小說,可能是漫畫已先入為主。當年的熱門漫畫書,我記得陳定國畫的取材自中國古典小說、戲曲,像女扮男裝朝廷為相的孟儷君、移山倒海的樊梨花;葉宏甲的真平四郎,情節令人關心;劉興欽的牛伯伯、阿三哥、大嬸婆,我比較喜歡其中的阿三哥。也到長大後才知道佩服劉興欽的「創作」。而當時最叫我著迷的是葉宏甲。

上了初中,學校圖書館閱覽室,一進去就左轉,靠牆一小櫃文星叢書,我初中三年的下課時間只讀那櫃子裡的書。「偏食」的結果就是不夠健康。老是低頭看書的人,在真實人生裡「只會看文字不會看真人實事」,想想,這是不是另類殘障?

 

現在到了知天命的年紀,最愛看小說和傳記。(傳記,老了才看,想來真是可惜,如果年輕有為前就喜歡讀傳記,多好。)

 

現在的現在,最愛莫泊桑。
千里迢迢帶到紐約,希望涉世未深的女兒,先從小說裡看人、看人生。她已遇或將遇的人世間的善與惡,真與假,美與醜,由莫泊桑來與她深談吧!


全站熱搜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