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棵玉蘭花,好高了,「阿公」一直期待她開花,也就是阿公很在乎她長那麼大還不開花,想到就叨念兩句。還一度懷疑她是「公的」,要她開花,沒指望。直到一位專家告訴阿公,玉蘭花沒有公的,開不開花,開多少,取決於日照。他才又靜心等。

今年春天一到,矮叢含笑花開,一旁高大的玉蘭,葉子油亮,但不見半朵花。摘下含笑花,阿公心裡有沒有怎麼想,阿嬤不想問。阿嬤總是這樣涼涼的,沒什麼熱度,冰霜老美人。

 

「開嘞!開了!玉蘭花開了!」阿公進來叫人去見證玉蘭花處女秀。此地沒有別人,我責無旁貸。「慢慢」從閣樓下來,開門出去,再下台階,在平台上探頭看,這位置剛好在玉蘭花樹冠的上方。果然看到玉蘭有花開。「妳聞到香味沒?」「有啊!有啊!」我連說二次「有啊」就是「還沒有」。阿公「耳聰鼻子靈」,他聽得到、聞得到的我未必聽聞得到,三十年都這樣,還要「辯論」嗎?阿嬤是明理的人,可以相信「沒有」其實是「有」,而採取固定的表達方式:有啊!有啊!

 

玉蘭花開了,對阿公意義非凡。少年時代的他,買一株玉蘭花送給愛玉蘭花的媽媽。他的媽媽我的婆婆,就跟花花說的一樣,得到孩子的禮物會回饋「增強作用」的有智慧媽媽。這玉蘭花繫住母子的心。等這孩子老了,心境沉潛了,有空回到過去回味人世間至情,庭園裡的玉蘭花和夢裡的玉蘭花,都是母親的愛!

 

玉蘭花開了,天上人間都聞到,要感恩,莫要感傷啊。

 


全站熱搜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