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旅館》摘筆記 Room21外國3中〉

*以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作家工作坊」為背景

○第二天一早,他跑到Downtown那家轉角銀行的自動提款機領錢。還是因為語言障礙,使他在半猜半按那些選項指示時出了不少差錯,後來他發現這裡的提款上限是一天只能領四百美元,且從機器匣口吐出的全是二十元面額的舊鈔。他回旅館,翻箱倒櫃找出一枚撕破的信封,把那疊二十元鈔塞在裏頭附了張小紙條:「Forget it!」從門底縫踢進女孩的房間。

第三天他還是如法炮製。同樣一疊難看的二十元舊鈔,這次他去附近學生書店買了一個淡綠色漂亮信封,同樣寫下:忘了它。再踢進女孩的門縫。

那後來幾天,他發現女孩在躲他。事實上,他也像作了甚麼虧心事一般,出房門開房門皆輕手輕腳,並且聽覺變得無比敏銳隔牆聽見女孩房間沖馬桶水聲、電視聲或開衣櫃抽屜聲音皆神經質地心驚。香港仔來找他幾次一道吃飯,但南韓女詩人和緬甸女孩不約而同地消失了。

他沒再把錢塞進她房間,事實上,他存摺裡也彈盡糧絕了。他羞恥地想著:如果我更有錢就好了。像許多年前看過那部好萊塢電影裡的勞勃瑞福。神秘的富翁、貴族氣質,有一位像中世紀武士旁的忠心僕傭幫他開著加長型的豪華房車。對賭場遇見心儀的極品女孩便提議用一百萬美金買她,陪他一晚。女孩的年輕丈夫簡直抓狂,這太可笑了,妳是高級妓女嗎?但那是一百萬美金!何況他們真的需要那筆錢。

多麼齷齪,卻又多麼優雅。那是個上帝的實驗,年輕戀人的不渝承諾禁得起這一傢伙把他們壓扁輾碎的巨額數字嗎?

你買得起甚麼嗎?一千出頭的美金。也許夠她在這昂貴的國度買一件厚外套加上一些她帶回去給孩子們的巧克力。她的國度裡軍人們正拿著衝鋒槍在殺僧侶和學生。而在他的國度,網路上人們為這世界新聞的回應爭吵是:「緬甸的二二八。」「綠狗,你們的陳水扁八年來貪瀆掏空這個島,不久我們就跟緬甸一樣窮。」「殺人兇手的後代還敢在這兒拉屎,你們外省人殺了多少我們本省人。」…… 〔待續〕(P304/305)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