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四點,早起的鳥兒唱起歌。

樂樂隔窗凝視那灰黑的天空。等待。

在不時的觀望下

灰黑天空漸漸向灰靠近,然後灰帶白。

 

樂樂轉身,拉長身子,伸出前腳,跨到書桌,隨即一縮,把自己的四肢和尾巴收攏。面朝向臥室裡睡床的方向,定定望著我,好像人面獅身等待法老王。

 

此時我就是醒了也不下床。

讓樂樂等待一會兒。畢竟四點多還是早了點。

 

『來-來-』,樂樂等待的極限到了,因為窗外鳥兒叫得聒噪熱烈。人面獅身貓站起來,把背弓到最高點,然後躍下,向法老王走去,啟動樂樂鬧鐘,叫法老王起身。

 

『來-來-來啊-』樂樂說的可是清楚標準誰都聽得懂的國語,配上貓的腔調,華美極了。我愛聽。好了,儀式完成,下床吧。

 

ㄥ,ㄥ,--樂樂好高興,跟前跟後,小跑步,回頭望,高坐在往上樓梯,三階五階趕在前頭引我打開樓頂的門。不折不扣是隻猴急的貓。

 

門一打開,咚咚咚咚,虎克帶著惺忪睡眼趕到。咱們新的一天開始!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該有禮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